【本地最Pop攝影師】陳啟藍 慢攝.香港


他會拍攝商業海報和雜誌封面,他會為流行曲MV擔任美術指導,他亦鍾情濕版攝影藝術。他是本地攝影師Pazu Chan陳啟藍。除了媒介本身引人入勝,Pazu透過保存期達一世紀的濕版攝影,紀錄常被遺忘的香港故事,緩慢地、耐心地對抗歷史洪流的洗禮。


m:metro Pop P:Pazu


m:你認為香港是否一個充滿創作靈感的城市?

P:不少人認為香港很多地方也被拍攝過,或某些故事也有人做了,但對我來說,仍有很多東西可以做,可以拍攝。我覺得未來數年還有更多題材和故事可發掘。我沒特意去做些很「香港」的作品,只是做我認為有趣的東西。在香港成長,她的電視電影文化給我最多感覺。我很愛看那些很舊的邵氏電影,武俠片、鬼片或笑片,裡面有很多甘草演員,失去他們,電影會打折扣;你看到他們的樣貌便覺熟悉,但又叫不出名字,很少人會真正談論他們,於是我希望專為甘草演員做一個project。

去年拍攝了六位,今年會加多十四個,製作攝影集和展覽。在尋找的過程中,發覺有不少已離世了,這事突然變得很趕,給我很大衝擊。當我還能在電視中看到重播,好像一個時代在無意之中已經逝去了。


陳啟藍跟metro Pop合作的濕版攝影,曾找來河國榮、鄭家生等演員拍攝。


m:生活在香港,給予你怎樣的創作養分?

P:有不同階段。一開始創作,約七、八年前,我想要做一些「不香港」的東西,希望能像外國展覽的作品,或看上去像某些雜誌的reference。一直做下來,我便發現,其實不需要去抗拒,因為香港是一個中西文化混合的地方,用一個舊詞形容是「半唐番」,根本很多時候我做出來的作品就是如此。那我不需要去避開,或刻意尋找新事物。愈來愈明白,只要去做自己想做的,已經有特色在。


m:為何喜歡濕版攝影?

P:我最近也回想這問題。最初接觸濕版攝影,仍未見過它的真身,只在網上看到。然後我開始搜尋資料,為何會有如此效果,過程如何,便覺得很吸引,找了老師去學,之後自己做test、買器材、溝藥水、不停嘗試,這過程約有一年半。當然它的好處是:質素高、還原度佳,它是一種存在至少120年前的工藝。但這些好處,在某角度來看是太客觀,這對我來說或許沒意義。

當我回看自己的作品,通常是一些大部分人沒在意的東西,例如黃色雜誌、難民來港、甘草演員。濕版是我所認識的攝影技巧中,完成品可保存得最持久,約有100至150年。我希望透過它去紀錄一些少人留意,而且快將消失的東西。




m:如果你可以頒一個獎給「香港人」,你會頒甚麼獎?

P:我不覺得我有資格去頒獎給人,我當是自己接受,因為我是香港人。我希望被頒予「幽默大獎」。我相信處理所有問題,幽默解決到很多事情,你可否對著它笑,可否寬容去看,可否不太負面,這是我看所有事情的方法。


PROFILE

Pazu Chan
濕版攝影師
「萬像鏡社」創始人,涉足於本地及亞洲媒體、雜誌、音樂唱片、平面廣告、藝術團體的美術及攝影工作。個人攝影展包括《人民大廚》、《香水》等。曾爲陳慧琳、周筆暢、許志安、RubberBand等歌手擔任MV的美術指導。

RELATED POSTS

#573
TEXT.LORRAINE
PHOTO.B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