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細心留意過,前面那位陌生人的後腦勺?


打開本地攝影師賴憶南的最新攝影集《眩點‧視點》,便會不知不覺地站在他的原始視點,察看他眼裡的城市,察看他的世界。想不到在全書輯錄的100張黑白照中,其中一系列的作品,居然是途人的後腦杓。就連封面,都是一神秘戴帽男的背影。


攝影師解釋,他最初也不以為意,只覺得人的背面很有趣,後來才洞悉自己被台灣名導楊德昌的電影《一一》潛移默化。電影裡的小男孩洋洋同樣拿著相機四處拍別 人的後腦杓,百思不得其解的成人們一問之下,洋洋才交出饒具哲思的答案:「你自己看不到啊,我給你看。」人在正常情況下看不見自己的背面,所以看到的世界 只是全部的一半。對攝影師來說,這永恆的盲點也在說故事,讓站在背後的人推敲。別人眼裡平凡不過,過目即忘,甚至不會留意的地方,卻成為他無窮無盡的想像 空間。


攝影集的名稱,感覺像描述拍攝的狀態:流動的景象目眩紛亂,惟有按快門把一刻定格,才顯影出一個清晰的視點,甚至有新發現。攝影師指過程的確大概如此,但「眩點」其實也有「原點」的意思,製作這攝影集時,他在回溯個人的攝影原點,那是城市中令他著迷的視覺元素。

賴憶南當過好一會兒港台電視部攝影師,流動影像拍得多,慢慢對捕捉靜止畫面更著迷,原因是變數較少。除了後腦杓照片,攝影集也輯錄了好些看起來像重曝的照片,其實是在玻璃上複疊的虛實光影。


這些作品的靈感也是來自《一一》,楊德昌運用玻璃拍攝的手法非常嫻熟。當攝影師也試著用類似的視點拍攝,畫面裡的元素和層次更豐富,成品恍如現代城市的獨有意象。雖然被攝者明顯在攝影師和讀者面前,但始終有著一物之隔,看得見而觸不到。這種曖昧不明,似近還遠的距離,不也就是城市中人與人的關係寫照?



《眩點‧視點》
尺寸:W223mm x H148mm
出版:brownie publishing ltd.
FOLLOW
賴憶南
導演、「現在攝影」創辦人


metro pop #485
text/Nicky
photo/賴憶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