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在香港】日本人看港男、港女


宅男、腐女、 肉食男、 乾物女...從日本傳入香港、用以形容男女特質的詞彙多不勝數。經過在香港的多年生活,對於充斥著「大男人主義」的日本人,他們眼中的港男港女又是怎樣的?

插畫師奈緒子(女):「記得有年情人節,香港的朋友問我跟丈夫過得怎樣,我說丈夫給我買了個鍋子,對方卻罵我為何不叫丈夫買些比較貴的物品,反而當我老公出差時,他的女同事都會叫他買手信回來。我覺得日本女生沒那麼多要求,就連跟男生同行,都是跟在對方的三步之後。也許是這些原因,香港男生會比較喜歡日本女生吧。」

音樂人波多野裕介(男):「我在香港的酒店演奏時,曾經看過有對正在鬥氣的男女,女的走得很快,男的在後面追趕,卻被女方當眾一把推倒,真的嚇得我幾乎彈錯琴鍵,就算並非『大男人』,也會覺得很難受吧!在這方面,我覺得香港的男生是太過好人和友善了。至於我自己,也許有點『大男人』吧,但很慶幸太太在外面都會給我面子,回到家只有我們兩人,說甚麼也沒所謂喇。」


對於「港女」這個詞語,裕介也表示有所聽聞,但覺得這種物質主義,只是生活在大都市的衍生物,並笑言為沒有「港女」特質的女生,創作了個叫「香女」的詞語,以此來介紹自己的太太Jean。

插畫師小野寺光子(女):「我經常會來香港旅遊或工作,而我每次來到這裡,總會遇到友善的人,印象最深刻是某次遇到的香港男生。我不清楚巴士站的位置,問他該往哪裡走,然後他就花了10分鐘,帶我走到那個巴士站,閒談時還得知他原來也很喜歡日本文化呢。」


小野寺光子(Mitsuko Onodera) 

鍾情香港文化的日本插畫師,現時身兼香港旅遊發展局的東京旅遊大使。當初因為張國榮和王家衛而迷上香港,自此以後每年來港至少四次,最愛到牛池灣的街市,以及新舊交融的西營盤,為畫作尋找靈感素材。

《日本大放送》主持理惠(女):「香港的男人讓我覺得很溫柔,很懂世故,總是會『Ladies first』,這跟日本男人有很大分別,雖然並非特別『大男人』或『小男人』,但這些禮儀卻讓女生感覺受到尊重。舉個例子,在日本都是女生為男人倒酒,當我來到香港後,發覺原來男人也會做這些功夫,讓我很開心,也感覺男女的關係比較對等。」

香港教育大學教授片岡新(男):「若論人和人之間的身體接觸,我認為香港要比日本來得多,即使是老夫老妻,在日本也甚少會拖手而行。常說日本人比較『大男人』,但結了婚的男人其實沒甚麼權利,老婆在外面讓丈夫威風,但錢財都歸老婆管。至於香港和日本女生的分別,我感覺香港女生比較懂得表達自己,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甚麼,日本女生相對較為含蓄。」

#614
TEXT:C LONG
PHOTO:網上圖片、BILL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