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斜槓世代】音樂人曹震豪 寫歌引發Slash共鳴


在每天繁忙的上下班時間,擁擠在水洩不通的街道,步回公司,又離開公司,然後像「沙甸魚」般,逼在密不透風的車廂之中,幾乎是每個都市人的寫照。

若不幸遇上風災,或是訊號故障,被困在車站裡動彈不得的你,總會閃過這個念頭:「返工如此辛苦,到底是為了甚麼?」

所謂的「返工」,不止一種模式,像近年愈來愈普遍的「斜槓族」(Slash),就吸引不少「打工仔」投向其懷抱。且讓三位來自不同創作範疇的Slash,以三種不同角度,解構「Slash世代」各種日常。

曹震豪(Wallis)
獨立音樂製作人,2011年正式出道,同時身兼唱作歌手、電影配樂、廣告配樂、演員和酒廊歌手等身分。

斜槓青年 有誰共鳴

「邊一個發明了返工?」本地樂隊My Little Airport這首歌,相信是不少「打工仔」的心聲。返工為了甚麼,也曾是流行歌手曹震豪(Wallis)縈繞心頭的疑問。每星期數晚,他會到酒廊演唱,除了製作音樂外,亦會為廣告和電影配樂,簡單言之,就是一名音樂人Slash。

「當返工可以每日去接freelance,才算好玩。」返工到底為了甚麼?Wallis選擇將他的想法寫在歌曲裡。

「我經常提醒自己,別因在外面『撈』得太多而迷失,忘記最想做的事。」

隨著愈來愈多在職者投身「Slash世代」,斜槓族的概念在現今社會,不算甚麼新鮮事。身為音樂人Slash的曹震豪,正是留意到這社會趨勢,選擇透過音樂為斜槓青年發聲,道出他們的某些想法。「也許是基於吸引力法則,身邊大部分友人都是Slash。當我為了製作這張專輯,而對Slash世代進行資料搜集時,更對這個現象有感。其實身邊一直不乏喜歡『炒散』,或同時做多份兼職的人,只是之前沒有這類標籤。原來有許多人都不甘心滿足於只做一份工作,也不甘於只收一份薪金。」


年前看過關於Slash的文章,讓Wallis想將Slash這題材寫成歌曲。

沒有老闆的錯覺

對很多Slash族來說,能夠當「自己的老闆」,是投身Slash的一大吸引力。不過許多人以為Slash就是自由自在,所有事情皆由自己作主,不需要「向老闆交代」;偏偏Wallis的其中一首創作,卻以"Boss"為題,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只有一種人是沒有老闆,就是無須工作的人,即使是家庭主婦,也有她們要『服務』的對象。作為一個在音樂行頭的Slash,我的老闆就是客戶,無論是創作配樂、在酒廊唱歌,抑或歌手身分,我的責任就是要滿足客人。」


除了流行歌手的身分,Wallis也是一名酒廊歌手。

平衡每個崗位的比重

擁有多重身分的多元生活,是「Slash族」的最大特色。遊走於不同崗位的他們,總有好幾項要同時兼顧的領域,如何平衡各種比重,以及調節心態,成為一種學問。努力想在本地樂壇闖出一片天的Wallis,自言亦曾為此感到迷惘。「我很在意能否做好歌手的崗位,結果不如預期時當然會不開心。雖然也曾試過感到界線模糊,但我經常提醒自己,別因在外面『撈』得太多而迷失,也時刻反問自己,到底有甚麼事情最想做,最該付出心機和時間的,又是甚麼崗位,這才是最重要的。」

#631
TEXT:C LONG
PHOTO:NICK、受訪者提供
VENUE:巨星Superstar Live Music Lounge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