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攝影師鍾有添:黑白是光影的形狀


「黑白是光影的形狀,彩色則是光形的顏色。」

這席說話,引述自電影資料館現正舉行的節目《光 形—1970年後黑白電影美學》的序言。因為這一番話,我找回曾獲提名金像獎最佳攝影的資深香港攝影師鍾有添(Henry),漫談黑白到底是無色,還是純粹的光形。

黑白處理能夠化繁為簡,將我們從現實中的花花世界中隔離出來,專注於作品中質樸、原初的主體。

素顏的電影

「黑白並非無色,是層次豐富的灰,也是最為純粹的光與形的展現。」攝影師鍾有添如是說。縱橫電影界多年,Henry拍過的電影不計其數,最矚目的一次,莫過於2002年憑電影《遊園驚夢》揚威中外,獲得香港電影金紫荊及法國多維爾亞洲電影節的最佳攝影大獎,技驚四座。但大家未必知道的,是他原來影黑白相片出身的,而且是正宗的「紅褲仔」跟師傅學藝。「當年相機並不普及,拍照都是用底片,哪有這麼多攝影教學?黑白色調該怎去拿捏、去構圖,全靠到圖書館將關於攝影的書藉都讀了一遍。」現在黑白攝影大流行,有些人認為成品不出彩,一鍵轉換成黑白,向藝術性靠攏。Henry表示,年輕時拍攝都沒有色彩的輔助,反而訓練到自己對光源與線條的觸覺。

電影資料館最近舉行的黑白電影專題節目,原題名為「空色」,亦因為Henry對黑白的解讀,而修正成現在的「光形」。到底黑白是不是沒有顏色呢?在此之上,策展人何思穎就引用艾拔•柏加:「彩色電影就像是為維納斯塗上紅唇。」他認為維納斯在濃妝艷抹之前,本就是天然的美人。同理,黑白電影的美感是遙遠的,卻足以抵達心靈體驗的真實。

光影 X 線條

問到黑白攝影的秘訣,Henry快人快語,只道出「光影」、「線條」兩個概念。他提到黑白攝影其實是攝影基本中的基本,例如,如何洞察光源與構圖的相互關係,善用光線來凸出主體;有些黑白相片總是予人「過燶」的感覺,Henry就笑言問題出在基本功。「相片是平面的,黑色與白色的地方不應重疊,要訓練自己觀察顏色與線條的能力。」近年的黑白攝影總是牽帶著極簡主義,Henry近年拍的黑白相卻偏向生活隨感,沒有刻意營造。他總結,最佳的學習方法就是多出走去影,影得多,自然會有進步。練到變成即時反應,就是歲月留給你的禮物了。

黑白攝影是一場訓練,沒有彩色補足,光源和線條的控制就更顯關鍵。

黑白相在表現光影線條上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而攝影,恰好就是光與影的藝術。

#624 Coverstory

TEXT: 一樹

PHOTO: Nick、作品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