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擱筆數年,一鳴驚人的女作家


「文學獎只是一時的,要找到自己的風格,才能繼續寫下去。」
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向來是本地文字創作人都想奪得的殊榮,今屆小說組別則由劉綺華摘下桂冠。評審大為賞識,甚至稱許其寫作野心不小,惟她本人直到頒獎禮當日都仍謙指自己本夠班,冠軍寶座受之有愧:「其他文友都覺得我已經寫得不錯,但對我來說,這個獎來得太快了,我還未找到自己的風格,其實最好是讓我多寫幾年,狀態穩定下來才得獎。坦白說,現在我只是發表過一兩篇小說而已。」旁人聽來,或有兩分得戚囂張,出自劉綺華之口,卻只有再三的謙虛。貴為冠軍人馬,她最近卻仍擔心自己投到文學雜誌的小說稿件會遭拒登。
劉綺華起初在大學時期寫詩,當年,編輯前輩關夢南盛讚,有了自信,便繼而一股作氣寫詩,但興許是太過用力,糟蹋了天份,後來關夢南反勸她,不應再如此寫下去。畢業過後,出來社會任職編輯,放下創作,擱筆五、六年。一年多前,有感編輯工作未找到自己的路,她又重拾紙筆,改為寫小說。
談到得獎作品〈鯊魚〉,劉綺華坦言:「本身並不是為了文學獎而寫的,去年底的初稿,我就寫了一萬多字,故事是以我的家人為藍本。」作品中探討到逃難來港的老一輩香港人以及年輕一代的價值觀落差,帶有鮮明的個人感情,不強行說教,卻展現了真誠和生活化的筆觸。寫作如是,文學獎如是,刻意為之,反而過度用力,無心插柳,便成就了一鳴驚人之作。

持續寫作的條件

重拾寫作,劉綺華有旺盛的熱情,卻無多大信心。自言經歷了幾年低潮,常有感於黃碧雲、董啟章或黃錦樹這些「神檯級」前輩作家才華洋溢,自己或有天份,卻是凡人一名。想要寫好作品,劉綺華笑言自己無風格,多年來都嘗試從名家著作中偷師:「比如說,〈鯊魚〉的寫法其實是來自石黑一雄的作品。」作品寫完了,就戰戰競競找文壇前輩如崑南點評:「有一次,我以為寫得不錯啦,結果被他罵得狗血淋頭,我低落了一整個月。」屢敗屢戰,劉綺華誠惶誠恐的繼續寫下去,如今評審一致肯定其實力,她卻如此評價自己:「其實我是在一直被人批評寫得不好之下寫作的。」事實上,罵者大有惜才之意,崑南正是今屆文學獎的評審之一,匿名評分,對其作品大表嘉許。
「不過,文學獎只是一時的,要找到自己的風格,才能繼續寫下去。」獎項重要,劉綺華卻更關心自己有否持久的力量。她甚至搜尋過歷屆得獎者的近況,遺憾地發現到有些人已下落不明:「他們明明是有天份的,卻沒法持續寫下去。」能在成千上萬的文藝青年中突圍,文筆大概不再有人懷疑了。獎項不是永恆的成就,但對她最大的意義,或是找到創作人應有的自信。

Text : Jerry   Photo : Wai
metro Pop #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