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插畫師系列】ChingPaper:來市集,帶走一幅人像畫。


朋友都說香港市集經已無比氾濫,除了數量過多之餘(高峰期幾乎每個週末都會兩個起跳),現場看的、買的都大同小異,缺乏驚喜。換個角度,不談買賣,大家有想過到市集帶走一張人像畫嗎?街頭賣藝不單只有旺角歌舞大媽,在外國,街頭人物寫生百花齊放,賣藝畫家帶上畫板即以天地為座,偶爾與遊人點頭打個招呼,以畫結緣。

未知是不是受到海外文化影響,曾經在英國留學的80後畫家ChingPaper (Dylis) 一直醉心於人像畫,年前她開始進駐市集賣藝,為人客即席速畫容顏,美好的、糾結的、青澀的,通通化成她筆下那些笑容可掬的紅鼻人,讓畫中人重新憶起,原來自己也可以笑得如此由衷、如此快樂。


嘗試過鉛筆、水彩等不同畫具,Dylis獨愛木顏色塑造出來的粗糙筆觸感。「我握筆很用力,水彩給我的感覺太輕薄,木顏色、蠟筆則有恰到好處的踏實感,而且色彩多樣絢爛,總能展現出每個人獨有的個人色彩。」


今年春季,Dylis為太古城中心「笑逐顏開 | LIVE HAPPY」主題藝術展繪畫了多款人像畫,以木顏色的豐富色彩來演繹美麗笑容背後的喜悅。

逆轉常規 感覺先行

中國人繪畫,講求形神兼備。Dylis經常不定期出沒市集,隨興為萍水相逢的客人繪畫結緣,要為素未謀面的人客在短短十五分鐘內即時作畫,就要即時抓住對方的特徵,凸出個性和氣質。「每個人總會有一些與別不同的特徵,例如眼鏡、眉毛、紋身甚至衣著打扮。那些一瞬間就能抓住你視線的地方,往往都會令我對背後的故事感到好奇。」

Dylis認為繪畫不像數理推論,不講求精準、像真,最重要是好玩。「選擇市集,因為喜歡面對面與人交流的感覺,速畫的過程大概只有十五分鐘,但就可以聽對方說話,立體地以不同感官來感受一個人,全面捕捉其神髓。」在顏色使用上,以前她會很直觀地認為,肉眼看來皮膚是肉色,所以就順理成章地使用肉色來畫人臉。但其實創作不是複製,畫人像也不必追逐相似度,有次她改以天藍色、粉紅色來畫人臉,配以腮紅和紅鼻子,令整體氣氛更活潑可愛。

「如果你問我希望我的作品之能帶給別人甚麼,我會說是喜悅、輕鬆自在的感覺,為低沉的日子注入正能量。」嘗試過鉛筆、水彩等不同畫具,Dylis還是喜歡木顏色塑造出來的質感。「我握筆很用力,水彩給我的感覺太輕薄,木顏色、蠟筆則有恰到好處的踏實感,而且色彩多樣絢爛,總能展現出每個人獨有的個人色彩。」


回顧多年的畫畫經歷,Dylis坦言現在雖然畫功日漸成熟,卻失去了以前那種灑脫的筆觸,落筆沒法再那麼大刀闊斧,患得患失。

還未遇上的西藏人

問到此刻最想繪畫甚麼樣的人像,Dylis就揀選了西藏的少數民族,有趣的是,原來她從沒有親眼見過一位西藏人,一切全憑想像。「一直都想去這個地方,有感生活如浮光般掠過,很多事情如果現在不做,也許一輩子都不會有機會實現。」Dylis分享,如果有機會遠征西藏,除卻山水古蹟,最有興趣的是親眼觀察當地人民,感受他們身在海拔高原上的民族特色,以及沐浴於七彩繽紛的彩條之中,這些都令她對這片遠方的土地感到無比期待。

在市集畫畫的日子裡,Dylis不期然累積了對人類的觀察紀錄。「香港人緊貼潮流,那陣子吹甚麼風,大家就會一窩蜂地穿著一模一樣的服飾打扮。冬天的時候,大家都會清一色穿著深沉的衣飾,驟眼看來幾乎沒有分別。」因為大同小異,作畫時Dylis就更要集中觀察,極力發掘人們細微的麟角,見微知著。

速畫只因無耐性

外國留學的經歷,令Dylis對創作產生不一樣的見解。「談到繪畫,香港很注重技巧。從幼稚園開始我們拿起畫筆,就跟著大師的作品臨摹,一筆一畫慢慢累積經驗藝。外國的藝術學院不同,會想體會到創作背後的理念和激情,技巧和手法都只是其次。」Dylis自嘲天生無耐性,難以動輒花上幾天甚至幾週來對著同一幅畫,故選擇速畫,速戰速決。最近為Supper Moment 的新歌MV繪畫,就難得破了個人紀錄,花了幾週才完成一幅漫長的畫作。


Supper Moment - 靈感床 Official MV

m:metro Pop     D:Dylis
m:甚麼時候開始畫畫?
D:小學開始畫畫,起初學素描,後來了解到自己不求寫實,重神態和感覺,於是確立自己的品牌和畫風,Chingpaper就是我理想中的作畫路線。

m:畫畫必備的東西是?
D:繪畫對我來說是職業也是興趣,故必須要有創作的興致。我喜歡一邊聽著悠揚的音樂一邊作畫,有時又會聽聽一些經典的懷舊廣東歌,音樂帶動情緒,情緒就會帶動創作,順其自然。

m:最深刻的一次是?
D:有次我為一本書繪畫插圖,當時只知道是有關果醬的專題書。其後跟作者溝通時,才知道原來書中的果醬,都是來自作者已故祖父的食譜,當時沒有相片作依據,我就從作者口耳相傳的故事,再加上個人想像力,重新描繪出他們生活的一些情景,令我印象深刻。

m:最難畫的人是?
D:天生缺乏特徵的人最難畫!另外禿頭的男士亦會考起我,因為不知道應不應該隱惡揚善,抑或忠實地還原……

8月15日企劃

別誤會,這跟中秋節一點關係都沒有。「事緣有次心血來潮,突然想為與我同一天生日的人畫一系列人像畫,於是在網上公開召集所有同年同月出生的人,然後逐一將他們的容貌繪畫出來。」同樣是8月15日出生的人,從外表上又有沒有甚麼相似地方呢?

聖誕老人與紅鼻子

紅鼻子加上紅臉蛋,乃ChingPaper的招牌風格。「小時候我很喜歡聖誕老人,習慣在繪本小說上為聖誕老人畫上紅色大鼻子和紅臉蛋,予人相當親切的感覺。」這段童年回憶,逐漸成為了她個人獨有的繪畫風格。最近她以經典電影角色為主題繪畫,無論是大英雄抑或大壞蛋都加上紅鼻子,二次創作成風格迥異的角色,玩味性十足。

PROFILE
Chingpaper
80後的藝術家Dylis Ching,畢業於溫徹斯特藝術學院。主職為設計及插畫工作。最初在手作市集開始繪畫人像畫,後來慢慢建立起個人品牌Chingpaper。作品多以木顏色繪畫,線條簡約且色彩豐富,教人會心微笑。

#576
TEXT: 一樹
PHOTO: Franky、Chingpa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