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拾荒工作者


街頭巷尾,因消費而衍生的紙皮盒或發泡膠箱,愈堆愈多,以為城市機關自有消滅之法,這種被動、怠慢的想法,令都市人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而對切實有助回收及環保的拾荒者,多少人抱著冷漠以至屑視的態度?佛家云:一念可達及十方;從今天起正視拾荒與環保的關係;促進綠色生活,由一己一念開始。

拾荒工作日誌

年屆六十多歲的黃姐,從事拾荒4年有多。視乎紙皮數量及區內店舖卸貨及開箱時間,有時她從早上五、六時開始工作。深夜回收店打烊以後,若是有商戶拆貨,她會儲起撿來的紙皮,待明日拿去交易。拾荒,需要手推車、𠝹刀和橡筋。先將收集得來棄置紙品分拆,用𠝹刀整理紙皮及將之壓平疊好,置放於手推車上。整個過程要迅速,不然會有阻街及亂拋垃圾之嫌。單車用品店店家贈予黃姐的單車內軚,是非常管用的橡筋,能把層疊紙皮紮穩。儲疊一定數量,就將一整車紙皮推過多個街口,走到回收店變賣。三十多公斤紙皮,街頭一家兌$15,街尾一家則是$22。要繞路走,還是被壓價,是黃姐的日常惱人盤算。為免工具及財物被盜竊,她只好露宿街頭來看管。早前因病住院的黃姐,出院報發現所有工具、私人財物、椅子以及街坊贈予的衣物一併不翼而飛,原來已被食環署充公,可是執法前署方卻無發出警告及給予黃姐申辯機會。面對社會無視拾荒回收貢獻、選擇性執法、工作空間缺乏及盜竊等問題,拾荒工作者一直無所適從。

垃圾VS非垃圾

就一般情況而言,物件但凡置於地上,而非手推車上,拾荒者便有機會被控「在公眾地方棄置垃圾」。由於現時法例沒有豁免拾荒者,食環署職員可按情況判定理據是否充分,再選擇執法與否,由於條例存有灰色地帶,執法時易引起非議。

無名工作者

拾荒除為行業工作者的糊口方式,其實也是香港社會物資回收的一大力量。關注團體「拾平台」於2018年3至5月份,訪問了505位拾荒工作者,透過調查了解拾荒的背景與工作,並數據化拾荒者對回收的貢獻。根據報告,香港全職拾荒者所收集的回收資源,佔全港總回收量達兩成,對推動本地綠色事業功不可沒。「從任何道德或倫理角度來看,叫人無法否定拾荒者對本港回收業的貢獻。」拾平台發言人鄧永謙道。街上商舖眾多,每日均會丟棄大量紙皮,若是欠缺了拾荒者的勞動力,「紙盒圍城」的困局相信更難解決。處理垃圾及回收物本屬商戶責任,轉移拾荒者代勞,從效益角度來看,能更有效分工及回收。有功有勞,但拾荒者的回收工作身分在香港社會卻是「言不正、名不順」。許多拾荒者欠缺處理回收物的空間,遑論正式的工作及衛生指引。由於指引模糊,他們往往要處於隨時遭受食環署檢控的陰霾之下。「以勞動換取金錢,是資本勞動社會的正常規律程序。」肯定拾荒者工作,是為環境保護、社區衛生及社會和諧等必然而重要的一步。

香港拾荒數字一覽

193 噸 - 全港每天拾荒者總紙皮回收量
約20% - 拾荒回收紙皮佔香港紙皮總回收量
35 KG - 拾荒者每次回收平均重量
約80% - 60歲以上拾荒者

友善社區

拾荒者的負面形象,以及不友善對待拾荒者的風氣,由社會中不同持份者共同構設而成,包括執法人員、政府、回收店、商戶、市民及拾荒群體。善待拾荒者,建立環保社區,要由各方面協力實踐。

政府

宜對回收店以外的回收工作予以肯定及支援。修改政策,制定清晰指引,分別處理垃圾棄置及拾荒案件,並劃分回收處理空間,以紓緩阻街及衛生問題。消除執法者與拾荒的對立面,增加對話空間、減少誤會,以及保障拾荒工作者的勞動權及人權。

商戶、回收店及市民

商戶應保持回收物整潔,並正確棄置,避免拾荒者無辜被檢控。市民則可將分類回收物贈予拾荒者,同時透過了解他們,肯定拾荒工作。

社區團體

關注拾荒工作及權益的組織拾平台計劃與業界商會制定「前線拾荒群體回收操作指南」,並於日後發展「拾友社」,檢討不當檢控案例。推動設立手推車登記系統,協助處理盜竊及無故充公等問題。社區及環保團體正加強合作,如葵涌智坊街資源中心,民間由上而下組織資源回收友善措施。改善工作用具設計,如加設手推車防盗裝置,以及裝設伸縮功能,減少回收物運送次數及拾荒者勞損狀況。

拾荒者

遵守基本工拾荒工作守則,如不淋濕紙皮,免損壞紙纖維,影響回收。工作時必須注意道路安全及不引起阻街。清楚自身政治權利,如被無故檢控或財物被充公,可於21天內作出申辯。

拾平台

與站在環保回收工業最前線的拾荒群體持續同行,關注行業前景發展對他們的影響,以及群體於前線工作的處境,透過持續關顧、建立關係,進行議題調查研究和倡議工作。拒絕政府資助,持守監察角色。

Facebook:拾平台wastepickerplatform

相關文章

TEXT TIFFANY
PHOTO CANDY、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