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投奔《點五步》


因著棒球題材,《點五步》被冠「港版KANO」。珠玉在前,比較下難免高下立見?不要錯放焦點。電影裡,除了勵志逆境波,更著墨成長得與失,指涉大時代。主演之一,同是港隊棒球員的胡子彤說:「KANO熱血在球場,我們這齣在人生。」

不可能 變可能

點五步,即0.5步,球手踏上投手丘,贏輸就在那半步,無路可退;不止呼應劇情,還有整套戲的誕生過程,要由頭說起。
新晉導演陳志發(Steve),屋邨仔,一直想拍屋邨故事,偶爾讀到本地棒球沙燕隊的傳奇,二合為一寫了劇本,參加「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勝出,獲電影發展局資助200萬。劇情很好,只是所有評審都問,這樣一齣運動片,錢那麼少,怎拍?(莊文強說,最低消費1,500萬;200萬,一場波都未必夠。)
Steve坦言:「起初很多人看不起,也很多閒言,說不要浪費時間。」但既然開始了便不能回頭,傳統方法行不通,就用非常方法。「我們沒資金動用全專業班底,最後大部分是學生,以暑假實習形式參與,由有經驗的領著,以舊帶新。」每一步,戰戰兢兢。「過程中,全部崗位都看不見下一步,拍已難,更不知可否上映。」
結果,電影超額完成,監制柯星沛直言:「你不可能相信。」而且入選香港國際電影節,戲飛數小時內售罄,口碑甚好。宛如球賽,不到最尾,未知勝負,冷不防就成一場精采的逆轉勝;點五步,原來還是成功之前不認輸。

美好的八十年代

《點》的重點不止球賽,而是藉棒球帶出青春命題。故事由主角阿龍的成人視點切入,回想當年,一支棒球隊的出現,一段阻不住的急速成長,五味紛陳。電影主要時空是八十年代,但導演和演員年輕。Steve:「我很想回去看看。」
那段年月有多好,靠資料搜集,跟前輩傾談,再拼湊想像。Steve:「感覺那是一個百家齊放,充滿憧憬的年代,我也將憧憬裡的情懷放進電影。」其實flashback中的日子,對阿龍也是一齣來得及時的青春勵志片,用過去鼓勵現在。「當下香港太愁雲慘霧。」我們都需要一份力量,在迷惘亂世,仍相信有些事可以控制。

廖啟智飾校長 x 球隊教練:「校長沒說過要你們贏,但我有說過,要你們不要放棄。」

林耀聲(左)、胡子彤(右)

青春遺憾 未必壞

阿龍和細威,兩位主角,一對兄弟……曾經。話說Steve寫了十四稿劇本,頭三稿太灰,後來調和,唯獨在這對角色之間,依然有種失落。青春難免有遺憾,不過未必壞;二人關係有暗湧,阿龍卻因而找到自己。導演借引《美味情書》一句:「有時上錯一架車,反而載你到終點。」
m:metro Pop L:林耀聲 W:胡子彤 S:陳志發
m角色有你們自身影子嗎? L:  某程度上,我跟阿龍挺似,有點細膽怕事,跟在別人(細威)身後。小時候我也是廢青,在家打online game,走堂蹺班,無所事事……直至拍了《烈日當空》才有目標,想演戲。而阿龍由不懂棒球,到成為獨當一面的投手,為演出我也苦練棒球,像和阿龍一起成長。
W: 我則50 / 50。我想導演是看中我的性格特質,才安排我演阿威。但我真是一名棒球手嘛,有些基本禮儀一定會守,絕不會在球場上破口大罵。

m青春一定有遺憾? W: 一定,甚至青春其實和遺憾掛鈎。少不更事,總有事做不好或錯失了,但我們正是靠累積這些經驗來長大,不想再有遺憾在成長了的人生裡頭,有機會便把握,所以我們很少聽見「中年遺憾」啊。重點是有否好好記住,然後努力。
L:  有些長輩和前輩的話,因自己太年輕或未到那階段故不明所以,大一點才恍然大悟,是為成長。阿媽常說:「細時唔讀書,大個做運輸。」現在明了。(笑)
S:  面對遺憾,那刻覺得天塌下來,惟事過境遷,或可看到意想不到的風景,前提是堅持,不要氣餒。

m如何看阿龍與細威的微妙關係? W: 可以的話,細威會想和阿龍做回兄弟,一起打棒球,但礙於面子,難低聲下氣講句sorry。而且細威走錯了一步,恨錯難返。(事實上,他是一路悲劇人物)
L:  我想阿龍已放下,向前看不回望。
#514 metro Pop
TEXT:Nicky
PHOTO:Billy(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