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5月25日
【老醬園故事】 - 醬油工作坊及晚餐
05月18日
「百物看世界」大英博物館藏品展
08月02日
「國際綜藝合家歡2019」節目《小黃鴨》
05月14日
「非視覺回憶」第六屆香港觸感藝術節
05月09日
Mr. Likey 個人畫展《 Not Now But Right Now! 》
05月03日
刀嘜愛心「油」此起
05月10日
(記憶的紋路) 黑膠X古物 藝術展
05月08日
大館「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展覽
05月09日
2019長洲太平清醮

技藝傳情 街頭圖章雕刻


傳統圖章除了用在公函,更是一份祝福心意。在被稱為「圖章街」的上環文華里,短短的一條窄巷,已有多個圖章排檔。高手在民間,半閒山館的吳師傅,每天在街頭為印章雕上精巧圖案,配合各式晶瑩材質,打造出一件件珍貴的文化手工藝品。 雕刻前,吳師傅會先向客人展示紙上的手繪草圖,然後以沙紙磨滑圖章及修飾邊位。打十字後,便以科學毛筆起草圖。


全賴歲月磨練

在街頭圖章檔口默默耕耘的吳錦泉師傅,十六歲便開始學師,當時的他還是一個黃毛小子。「那時讀不成書,老人家叫去學一門手藝,剛巧住處門口有一個圖章檔,就這樣入行。我學師那年代,字粒、印刷、雕圖章是一個全科,也是像這樣的一個檔口。」他表示,入行半年後,才有機會拿刀學雕。師傅在示範,他便在旁觀察、偷師,有不明白就主動問師傅。 印床有助固定印章,方便雕刻。 「手雕圖章是獨一無二的,同一個人雕,亦再也不能雕出一模一樣的,做到八成已經很高,因為每次下刀的力都不同。」他指,對圖章師傅而言,雕刻刀便等於畫筆,不能過分依賴手寫草圖,如果要草圖寫得好才雕得好,那字便死板,因而講求工多藝熟,熟能生巧,經過歲月磨練,自然有成果。 半閒山館負責人吳錦泉師傅,娓娓道來圖章的傳統文化。 吳師傅的「搵食架餐」。他指,雕刻石頭或可「一刀走天涯」,若雕木、牛角、象牙便需要其餘工具。


多變的圖章款式

相關文章

小小的檔口,已見琳瑯滿目的圖章,大小、材質各異,圖案款式更是花多眼亂。吳師傅指,壽山石是相對早期的圖章材質,及後浙江青田石及內蒙巴林石同樣常見。除此之外,還有水牛角、黃牛角、象牙、黃楊木;玉則是較古舊的材料,雕刻時需慢慢敲鑿,需時較久。字型方面,則有篆書,隸書、楷書、草書,用於字畫的大部分是篆書。他坦言,多年來手藝的做法沒太大分別,只是現時石類材料種類較多,而為了配合現今社會,圖案更為多元化,如有卡通,又或融合英文、日文、韓文等元素,才可增加生存空間。 除了常見的紅色,還有十多種不同的印色,如白、黃、橙等,可用於不同色紙,以凸出圖案。值得留意的是,黑色和藍色均用於白事上,黑色用來蓋路票,藍色則用於喪禮場合。


無言的回報

檔口後方的一個木框,錶起了一張常見的紙幣,原來上面的篆書圖案,正是出自吳師傅的手筆。他分享說,當時銀行代表到檔口找他造圖章,誰知兩年後,在電視上看到面世的新銀紙,有感「熟口熟面」,才得知自己的作品被採用到紙幣設計。「自己的滿足感很大,其實只要人家會用你的圖章,你已成功,這已是回報。」 渣打銀行2010年版一百元紙幣上的十五疊篆書圖章,乃出自吳師傅的手筆。 圖章有陰陽之分,雕走筆劃的是「陰」,保留筆劃、雕走多餘部分的是「陽」。傳統官印講求氣勢及工整,不會花巧,雕刻時會多保留筆劃,以凸出名字。 篆書字體含九疊、十五疊等。「疊」即層次,「九品芝麻官」便是用九疊篆印。


文化意識改變

有關圖章的傳統習慣,在現今世代已漸被遺忘。吳師傅分享,昔日孩子滿月,父母會為孩子造一個圖章。這是因為古代要做官的才會蓋印,平民是沒有印章的,這舉動是寓意孩子長大後可以成才。談到行業的式微原因,他表示,昔日印章的需求量大,但現時文化程度增高,人們多了用手簽名,加上電腦化,令圖章的需求逐漸變少。「香港與日本、台灣不同,這些地方現時仍保存蓋印的習慣,因為一些法律文件,人手簽名是不獲承認的。」除了是社會習慣,手雕圖章更可貴的,是其藝術價值,以及背後蘊藏的一串串心意與祝福。當城市人以急速的步伐走過街頭時,可否慢下腳步,細心靜看這手雕圖章的工藝故事? 壽山芙蓉石圖章上的微型雕刻,可見字字清晰的詩篇,精巧刀工令人嘆為觀止。 完成圖章後,吳師傅須在客人面前才可蓋印,以表尊重。

半閒山館 地址:上環文華里GPT8號檔 電話:2543 7147

TEXT‧TRACY

PHOTO‧N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