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7月22日
Craftholic Kung Fu Run HK 2019
07月19日
T.O.P SUMMER BEER JAM
07月11日
Reebok Instapump Fury Ree-work it! PUMP! 藝術展覽
07月09日
PopWalk x Afternoon Market 盛夏 Aloha 市集
07月13日
「本我veryme」藝燃薪終期展演
07月06日
「100種人類」市集
06月29日
《反斗奇兵4》的藝術世界
06月28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優先體驗區
05月24日
《美國大師弗蘭克‧斯特拉:波蘭村莊》展覽

手藝傳承系列—都市藝街 霓虹餘暉



八、九十年代,抬頭盡是霓虹招牌,照耀著大街小巷──那是香港的繁盛年代,也是霓虹燈工藝的光輝時代。今天,滿街霓虹的年代已逐漸消逝,入行30多年的胡智楷(楷哥),見盡工藝的繁盛和衰落。楷哥指,今日霓虹亮透的不再是大街小巷,反而是藝街畫廊,更有年輕的藝術家有意跟他學造霓虹燈。
霓虹燈工藝,儘管夕陽,猶有餘暉。

霓虹「禁色」

楷哥在80年代入行造霓虹燈招牌,那時候正值工藝最顛峰的時期,除了招牌燈飾,舞台燈光和大型表演的佈景都會用到霓虹燈,這亦令楷哥和一眾師兄弟「做到無停手」。
楷哥表示,那個年代仍未有LED燈,因此霓虹燈十分受歡迎,在很多地方都被廣泛應用。而當年造霓虹招牌,顏色也有考究。「人們都不會用深藍色和白色去做招牌,因為覺得像『藍燈籠』(喪事用的燈籠)一樣。 夜總會的招牌,通常會用黃色、紫色和粉紅色等較鮮艷的顏色。」不過,楷哥說,隨著時代轉變,現已不存在顏色忌諱,「現在藝術家喜歡甚麼色就甚麼色,藍色就藍色,白色就白色。

楷哥會用「五指火」燒溶光管需要扭曲的部分,然後「屈管」,過程中會吹氣進管內定形。

香港手藝

霓虹燈招牌上的每個字體,由一枝枝的霓虹光管屈曲而成,而多筆劃的繁體中文字,特別考功夫。「英文字的線條較簡單,筆畫多為直線,所以較易製作。而製造一些細小、用繁體中文字的霓虹招牌,難度較高。」 楷哥憶述,在80至90年代,香港的霓虹招牌公司接下不少外國訂單,都在香港造好後,才寄到當地裝嵌,「香港師傅的手工的確不錯。」.



招牌的規管

屋宇署於2013年九月起,推出違例招牌檢核計劃(檢核計劃),讓招牌擁有人可申請檢核違例招牌。若違例招牌符合規格,經屋宇署核證後,可以繼續保留使用。不過招牌擁有人須在每五年內重新提交檢核文件或將招牌拆除。
而截至2015年11月,屋宇署已就違例招牌發出1009張清拆命令,所涉及的違例招牌共有1386個。政府規管大大加重了招牌擁有人的成本,因此不少商戶都不願意再訂造,令招牌加速式微,首當其衝的便是霓虹招牌。


走入藝術圈  無論昔日手工多好,隨著LED招牌普及,以及政府立法規管招牌安全,霓虹燈工藝已不復往日光輝。一眾師傅,退休的退休,轉行的轉行。「根本不夠生意做,和我同輩的,還有幾個在做,但有好些師兄弟已轉行做其他工作,沒有全職做霓虹燈。」 霓虹燈在香港街頭接連熄滅,但楷哥卻說近年霓虹燈工藝反而在藝術界日漸流行,不少訂製霓虹燈的都是藝廊和藝術家。「他們會負責設計,然後跟我商量是否可行,製成品通常都用來展覽,較像藝術品。」
楷哥表示,一些從事藝術的人對霓虹燈深感興趣,有意向他討教,希望學習這一門手藝。「有些年青人叫我教他們,但學造霓虹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現在我們仍了解中。如果他們真的有心學,我都會以我所知的盡量教。」

傳耆
與霓虹燈師傅楷哥合作,定期舉辦霓虹燈工作坊,詳情可查詢網上資料。
FacebookEldage 傳耆 TEXT: Natalie
PHOTO: Franky、Wai
#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