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逛信和CD交易所長大的


屹立於旺角信和中心地庫27年的香港雷射唱片交易所(下稱CD交易所),將於下月初結業,消息傳開後,樂迷紛紛表示不捨。
倒是店主張家裔(Carl)瀟灑,「我沒有不捨,因為我不是停止,我只是轉到網上。」
經歷過信和水浸、捱過了沙士經濟低迷、見證著雨傘運動彌敦道被佔領……最終還是要與自己一手建立的後樂園說再見。
唱片店,已是買少見少,Carl亦接受了唱片業式微的現實,但他堅信,音樂會永遠存在。

此情此待成追憶

CD交易所於1990年開業,至今已有27年歷史,昔日放學去「蒲」信和、落disco的年青人,今天都變成了「中佬」,而disco亦早已變成了商廈;似乎只有信和,依舊聳立在繁忙的彌敦道上。
Carl多年來見證著信和變更,「印象最深就是水浸,廿幾年前彌敦道很容易水浸,那時候的水渠不夠闊,容易淤塞。剛好我這裡是地庫,每次水浸時,水位高到及膝,更會停電。」一旦停電,做不成生意事小,CD被水淹沒才是要緊。曾試過店內CD因浸濕了而要全部扔掉,損失慘重。時至今日,彌敦道水浸的場面不再出現,然而信和車水馬龍的場面,亦一去不返。「當年生意好時,好多人擠在店外,高呼『喂點入嚟呀?』幾多人排住隊等買碟。」

好音樂伴你一生一世

現在的年青人,少買唱片,也不愛逛信和,那他們去了哪裡呢?大概是去了排隊吃拉麵吧!Carl早在四月就在Facebook撰文,宣佈CD交易所結業的消息。他這樣寫道︰「也許你不能想像,今時今日,世人可以接受$95一碗日式拉麵(其實是香港人自創的),15分鐘後吃完,被人黑面掃走。但他們會抱怨一張標價$140的歐洲進口唱片,說為何這樣昂貴。」
訪問當日跟Carl談起「拉麵論」,他不無唏噓。「去吃拉麵要排隊,上菜後要拍照,吃完後迅速被人趕走;那種地方根本不是給你享受一餐。一碗拉麵,很快吃完;但好的音樂,一隻好CD,是陪伴你一世的,久不久可以拿出來再聽。」Carl表示,這某程度上反映出一種時下的價值觀。「人們覺得吃拉麵,他能炫耀的、他的享受比他買隻CD陪他一世多。現在的價值觀是這樣,聽音樂的人都要戴個幾千元的耳機走在街上聽,那在街上走有人會看到。」
說拉麵是打敗唱片業的兇手,不過是幽自己一默,最致命的還是只加不減的租金。「最初我的舖頭比現時大一倍,租金才三千元,現在舖頭面積縮小了,租金卻要兩萬多。」
CD交易所的舖租27年來從沒減過,就連03年沙士、經濟最低迷的時候都沒有。
最初開業時,CD交易所的舖位過百呎,後來愈搬愈細,今次索性搬到網上去,由實體店改為網上經營。「說來諷刺,互聯網、非法下載影響著音樂事業,我最初對它並無好感,現在卻靠它繼續經營下去。」染有一頭粉紅髮色的Carl,其實本月就滿65歲,他打趣道︰「將來我坐車去交收,都是$2(長者優惠)!」網上經營相對自由,但Carl卻感嘆,從此少了跟客人見面和交流的機會。

Carl會為每張唱片手寫簡短碟評,那張黃色紙就像CD交易所的標誌,多年來每張小紙條Carl都會保存好。


網上重生

記得在年初舉行的叱咤樂壇頒獎典禮上,森美說現在唱片舖賣耳機多過唱片,台下的歌手啼笑皆非。作為行內人,Carl反而更看得開。「CD是會繼續沒落的,但始終有一班忠心的粉絲會買。這才讓我繼續有生意做,其實我又不是想發達,只是想繼續維護這行事業,讓它沒落得慢一點。」
交易所的股票有升有跌,如果唱片交易所的交易一樣有升有跌,你說多好。縱然「大市」情況不樂觀,Carl卻沒有怨天尤人。「CD沒落了,一樣有代替品,所以我不怕。這個世界不會沒有音樂,音樂的形式會變,由黑膠、錄音帶、CD、mp3到串流……但人總是需要音樂的,沒有的話不會死,但不會美滿。」

John Lennon遭暗殺的消息,震撼全世界,Carl到現在仍保存著偶像的剪報。

相熟的客人知道CD交易所要結業,執筆寫信表達不捨之情,Carl把部分信件貼在門口。
TEXT:Natalie
PHOTO:N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