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疑都市】恐懼鳥 犯罪學看黑暗面 


懸疑題材的故事,從來都不乏捧場客,無論是疑幻疑真的網絡都市傳說,抑或日本歐美的推理小說,甚至是柯南金田一式的偵探漫畫,人氣總是歷久不衰。是因為都市人的生活太過苦悶,要尋找情緒發洩的出口嗎?還是嫌現實不夠荒謬絕望,想從虛構故事裡尋找快感?

「人的本能,就是喜歡被騙。」成功打入國際市場的港產推理作家陳浩基如是說。

在這個紛亂的都市裡,每個喜歡追看懸疑故事的人,也許都有著各自不同的理由,你又是為了甚麼?

透過恐懼,讓讀者知道世界的黑暗面,是網絡作家恐懼鳥,撰寫《Deep Web》系列的初衷。自小已對犯罪小說著迷的他,大學時期順利成章修讀犯罪學,奠下成為全職作家的基礎。「犯罪案主要分三大類,首先是實際狀況,例如保安系統、談判技巧、社區設計,也是對我寫作最有幫助的一環;然後就是社會和心理的範疇。香港的犯罪學課程不多,每年只有約50個大學學位,不過教授常說已很足夠,畢竟香港的罪案不多。」


恐懼鳥

城大犯罪學畢業生,14年開始以網絡作家身份活躍,同年推出《DEEP WEB#網絡奇談》,曾經打入誠品書店 Top 10,最近推出新作《恐懼絕錄 SCARY NOTE》,網上擁有逾14萬粉絲。
FB:恐懼鳥 scary bird


「面對一個殺人犯,比起面對日常生活的難處,目標更簡單清晰。」


實地到訪懸案現場

對懸案有份執迷的恐懼鳥,有感香港並沒太多作者,會像翁靜晶的《危險人物》般,以真實案例為基礎創作,於是四年前有了寫《Deep Web》的念頭,將疑幻似真的網絡都市傳說,化成故事系列的題材。進行資料搜集的時候,恐懼鳥除了會將真實案件拿來研究外,甚至會親身到訪現場感受。「好像2013年的大角咀碎屍案,事後我有到過兇案現場視察,然後發現單位很密,牆身也很薄,更令我驚訝為何兇手殺害其父母時,周圍的人竟然沒有察覺到。」


恐懼鳥創作的《Deep Web》系列。

說起懸案,總會令人聯想起日本或外國的經典案例,以為香港沒甚麼懸案嗎?恐懼鳥卻如數家珍地為筆者羅列。「三年前,17歲少年浮屍南丫島,警方把案件判斷為自殺,但背後疑點重重,例如少年向家人透露是跟朋友到長洲宿營,閉路電視也只拍到他一人,屍體被發現時頭髮被剃光,背囊也被換掉;兩年前,在大棠發現的男屍,頸部有很深的傷口,同樣被斷定為自殺,但當喉嚨被刺穿時,身體會缺氧,喉嚨會抽搐,沒可能自己鋸開頸部。」是自殺抑或另有內情?恐懼鳥有自己的解讀,更認為每宗案件若能投放百分百的資源去調查,世界上其實並不存在懸案。


面對殺人犯比生活容易

寫懸疑題材的網絡作家不少,但像恐懼鳥般堅守在這條懸疑陣線的,確實屈指可數。喜歡研究犯罪心理的恐懼鳥,無論執筆抑或閱讀,都鍾情於刻劃心理的懸疑故事。「我比較喜歡歐美的推理小說,感覺沒懸疑得那麼誇張,好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即使同樣講述謀殺案件,也更著重人的心理層面,多於佈置花巧的詭計。

在社交網絡擁有大批粉絲的恐懼鳥,喜歡以這個平台跟讀者交流,分享對不同懸案的看法。對於城市人渴求的懸疑和真相,恐懼鳥又覺得是甚麼因素,叫讀者總是樂此不疲呢?「懸疑小說裡的主角,遇上案件時需要調查解決,聽起來好像很複雜,但面對一個殺人犯,比起面對日常生活的難處,目標其實來得簡單清晰。懸疑故事裡的偵探,就好像英雄電影裡的角色,為苦悶而壓逼的都市人,帶來一點對世界的幻想,從中獲得一些成就感。」


華文作品缺乏渠道

修畢犯罪學,成為全職作家的恐懼鳥,坦言在香港要以寫作維生,必須擁有一定的名氣,因為這裡容納不了較另類的讀者群,也不能像身在台灣或大陸般,即使只是個二、三線作家,也能靠寫作過正常生活。不過,是否外國的月亮就特別圓呢?恐懼鳥卻說並不盡然。「偶爾讀到來自西班牙、阿根廷等外國翻譯作時,又覺得不是想像那麼好。其實華文地區不缺優秀作品,只是渠道上的問題,沒有良好的翻譯和發行,某程度是步驟的問題,多於質素的差異。」


洛杉磯死亡博物館(Museum of Death)

喜歡親臨懸案現場的恐懼鳥,到洛杉磯旅遊時,曾打算入住藍可兒失蹤前下榻的塞西爾酒店,可惜當時酒店正易手,只能在門外窺看。不過,恐懼鳥卻到訪了當地的另一個懸疑之地朝聖。「那裡的死亡博物館很厲害,擺賣了很多甲級殺人犯製作的手工,更放置了這些重犯案發時的物品和兇器,相當值得一去。」

#621
TEXT:C LONG
PHOTO:NICK、互聯網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