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惜花客


古有黛玉葬花,今日手作人Hidy的惜花之情也是一脈相通。她不甘花朵凋零,遊走於不同宴會、開張場地,回收花朵,以乾製法留住它們的芳華,讓它們以藝術品的形式繼續綻放。

哀花落
這種惜花情得從Hidy的一次回收花朵經歷說起:「朋友知我熱愛手作,介紹我到一個宴會場地回收花朵。場地內鮮花處處,一天內,卻由花海淪為垃圾海。我盡力救花,亦不過拯救了百分之一,卻已足夠我一年之用。」堆滿整個足球場的鮮花,可以頃刻化為廢物,為Hidy帶來巨大的衝擊,亦令她自此關注鮮花廢棄的問題,更從而發現香港原來沒有回收鮮花的機構。她身先士卒,成立了貓眼工作室,創作媒介亦由本來的陶瓷、黏土、手造書等,漸變成乾花。她開班教授製作乾花的技巧和各種乾花藝術品,亦是期望花朵回收界裡能百花齊放,學員遇著花籃、花牌,能英雄救美,利用它們創作更多藝術。


Hidy成立工作室約一年多,才有另外兩個回收鮮花的組織出現,可見本地對回收鮮花的環保意識不足。


繡球花看似一大球,其實由很多朵小花組成,故亦適合直插。


若倒吊風乾前,玫瑰莖部已剪短,不能紮成一束,亦可以綁成一串串,集合多串則可組成一道花簾,隨風飄揚送香。

相關文章

只得一雙手
儘管見識過足球場花海,Hidy仍不敢踏足某些鮮花浪費嚴重的地方:「我至今仍不敢到花卉展和新年花市回收花朵。我明白參展單位怕蝕運費,所以要即場丟棄花朵,但仍心痛全場花朵、盆栽明明完好卻被丟棄。」摧花人多,惜花人卻只有一雙手,還要出錢出力。回收規模大的是婚宴、商業活動等花海;小的也有一兩個花籃。每次大型回收後的初步工序都起碼要花24小時,先分類,水分多不宜製乾花的就先趁新鮮送給社區中心;然後處理花朵表面的塵埃,再消毒;快要凋謝的又要立即製成乾花……處理不及,要丟的就更多。而Hidy在處理期間不能教班、創作,就是全職密鑼緊鼓地招呼這群「嬌客」。

乾花入門

水分不多、輕盈細小的植物,製成乾花的成功率達100%,所以新手入門最宜乾製情人草、滿天星、毋忘我等,倒吊、直插的風乾法都適宜。收到玫瑰後,捨不得讓它枯萎,然後丟棄,也可用倒吊形式乾製保存。步驟如下:

1. 先拔掉外面乾枯的花瓣。

2. 假如花未盛放,可以用手指撐大花瓣之間的空隙,或者直接用搓些紙巾小團塞到花瓣之間的深處。

3. 拿著花輕力打圈在掌心搓揉,也可撐大花瓣之間的距離。

4. 高低錯落地把花綁成一束,修齊莖部,亦可於莖與莖間多繞繩幾圈,以免花與花距離太密,風乾不及易發霉;拿繩子用力綁緊,防止莖幹風乾期間收縮「逃脫」。

乾花藝術

壓花後可製成投影畫;乾燥沙的風乾法令花朵保留原樣,但受潮亦容易變形,所以宜滴膠後製成其他藝術品,右邊的正是紙鎮。


除卻欣賞畫框中的壓花,亦可觀賞它在牆上的影子,疏落有致的編排,加上一兩株小草可添上清逸之氣。如花朵夠透薄,用強力射燈映照,影子呈半透明狀態,亦是一絕。


立體乾花還可像插花般插進花泥,成為乾花森林。不過得注意底座小巧,原枝乾花插入會顯得過於疏落,要修剪多餘枝幹,才會顯得緊湊精緻。

乾花蠟片加入不同精油,就會有不同功效,如驅蚊、寧神等,適合掛在床頭欣賞,讓淡淡清香伴著你入睡。

Cat's Eye Workshop 貓眼工作室

貓眼工作室本身便儼如一個花海,每個角落都放了乾花,或倒吊,或直插,各有美態,芳香撲鼻。

#567
TEXT‧CHELSEA
PHOTO‧N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