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作品、大事件:對社會的溫暖關懷


我們會驚嘆微型藝術品的仔細度,觀賞作品的的骰骰、活靈活現,而通常作品與我們之間總是相隔一重玻璃罩,觀賞者亦要前往某個場地觀看。微型藝術手作人安泰則把自己的作品轉化為行動,帶到不同場所展開「微行動」計劃,更帶同小朋友把迷你揮春送到長者的掌心裡,彰顯微小作品的強大力量。他說到一切微不足道,在筆者眼裡卻是物輕情義重。

最近一次探訪由小孩子送上微小的揮春祝賀,歡笑與活力是抗衡沉悶、病患的氣息,孩子的感染力亦很重要,同時面對人口老化問題,讓下一代了解老人院是身體力行的教育方式。






給老友記的微展覽

安泰的外婆幾年前中風,想到老人家行動不方便,活動範圍有限,他說每每走進老人院都會被悲傷氛圍影響,體諒醫護人員的辛勞,但畢竟負面新聞太多,老人院存在灰暗的印象,整個體制亦存在不少改善空間。安泰構思「入屋」送暖,把作品帶到老人家眼前。他為關懷社會的作品賦予了新的意義──沒有固定場地,看展者不只是大眾,而是讓老人能了解藝術。安泰與義工捧著作品遞到老人家面前,同時製造了可觸碰的物件,分享「舊陣時」。


微妙的團圓

網上專頁「吾品生活」的主理人Hilary亦是微行動中重要一員,她把植物、石頭帶到老人院中,透過「畫圓」去給老友記一點點溫暖,老人家樂於畫圓甚至畫自畫像等,也是他們意料之外。由微型藝術的分享到更多互動活動中,安泰說本質在於分享、包容,卻慨嘆一個人的力量微小,要花更多時間組織,在老人家漫長生活中,都是微不足道的兩、三小時,需要更多志同道合的人送暖。

安泰(戴佑安)從事攝影近二十年,創作離不開香港歷史,以微型藝術呈現老香港、民生議題,兼具歷史、文化意義。現時,他希望透過「微行動」把微型藝術為不同行動不便者,甚至社會上需要關懷的人服務,亦把作品帶到學校講解歷史。


(Facebook: minimovements.hk

Hilary(許椀晴)在「吾品生活」專頁上分享大自然與土地之美,以耕種生活感受生活。微行動的標誌上有個圓形,由Hilary在鴨靈號上以維港的海水繪畫,她喜歡以植物畫圓,喜見不少意外效果。


(Facebook:
吾品生活


作品故事

微型創作除了弄蝦餃、燒賣、叉燒包之外,要是以微作品回顧歷史事件,再現舊景致不容易,安泰必定花時間資料搜集,進行實地考察、查閱書本,再計算比例,整理作品






舊戲院

安泰不想單純複製昔日場地,便以旺角豪華戲院作為雛型,還原舊有戲院的大堂,再加入昔日的食物部、售票處、磅等等元素。安泰向學生講解超等、特等、全院滿座,不能不提舊電影《半斤八兩》,藝術教育比起硬性接觸歷史事件更是好的入門方法,讓舊香港代代相傳。






雞寮

安泰從小與婆婆、姨姨住在七層徙置區大廈裡,他以創作重現舊生活及住屋現象,不少老人家看到作品亦討論過往的苦與樂,互相問候之餘亦打開了話閘子,足見藝術的感染力。




籠人

安泰的作品不乏討論民生議題,例如較早期的作品籠屋,故事換成小作品同樣沉重。






雨傘運動

安泰到校講解的時候,微型創作亦能引起學生的興趣,亦會問他會否擔心作品議題敏感,安泰相信在看待歷史事件上,每個人都有感想都有出入。他以攝影師的角度記錄香港發生過的大事件,拍攝照片並以作品呈現雨傘運動,事隔幾年是時候再反思與回顧。此作品現時於中大校園內擺放。




學童的喜與悲

安泰亦以女兒作為創作原型人物,此作品仍在創作階段當中。他希望表現時下學童在興趣與課業之間,同時要兼顧喜歡與不情願的事情,同樣會「攰到暈底」,思考孩子的童年與成長。

---------------------


TEXT :紫凝


PHOTO :FRANKY 、受訪者提供


#mp644_Handcraft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