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從青春少年走到中年麻甩-野佬


從野仔變野佬,Chris、Ming So、Wilson和小胡走過10多個年頭,由走青春情懷路線到今天大膽討論人妻,小伙子真的長大了。四個男人搖身一變成了「麻甩佬」,早前組合還加入新成員阿康,粉絲們可謂見證著他們的成長。由少年走到中年,他們又是抱著甚麼樣的心境一路走來?

小伙子長大變成佬
野仔的歌曲曾受不少青年人追捧,如《中學生應該談戀愛》、《你知道我在台北等你嗎》等情歌,唱出少男少女心聲。直至2012年,一向包辦填詞的前野仔成員少爺占退出後,四人不欲放棄多年來追尋的音樂夢,毅然把組合改名,Ming:「本來怕大眾接受不到野佬,就嘗試改為譯音"Yellow"。」Wilson解釋,他們曾為此事陷入膠著狀態,「一來大家年紀大了,總不能永遠走青春情懷路線,二來我覺得玩音樂要適合自己年紀和心境。」最終四人決定歌照唱,歌詞則交由不同風格的人填寫,例如梁栢堅、陳詠謙、細So等,重組後再度出發,決定要為香港一班中年佬唱出心聲。

野佬由2002年成立至今,經歷過不少重組階段,才成為現今五人組合的野佬。

結他手Chris指,以前只有女粉絲,但現在會在街上遇到男粉絲高聲叫道:「《夫目前飯》勁呀!」他最開心成功開拓了觀眾群。

結他手Wilson解釋野佬的由來。

Ming So自2009年加入野仔,一直擔任鼓手至今。

走過15年,野佬不論曲風及歌詞創作,愈趨多元化和成熟。

青春過後玩麻甩
香港樂迷是善忘的,重組後要再吸引聽眾,清晰的定位很重要。四人決定「玩大啲」,擴闊題材光譜,講述對朋友妻產生性幻想的《夫目前飯》可謂代表作,阿康:「我覺得它最能代表那份『佬味』,歌詞說對朋友妻的慾望,講出不少中年男人的心聲。」不少歌手不願涉獵太多社會議題,他們卻跳出框框諷刺時弊;小至取笑網民跟車太貼,如Chris所說:「有人在群組講一句生日快樂,大家衝出來同賀,卻原來搞錯日子,不知幾『柒』。」大至諷刺時弊,「我們全是打工仔,難免想發洩工作上的不如意,就想到不如歌頌一班『擦鞋仔』。」小胡解釋《老佛爺》的由來。歌詞中「我實會上位 / 用你哋去墊底」,聽得人會心微笑。

唯一不變的是「野」
玩開有條路,他們之前的專輯《Our fantasies are》,參考韓星唱片封面設計,暗諷盲目哈韓的熱潮。Chris笑說:「我們專唱其他人不願唱的小眾題材,不知有沒有人愛聽,也許到年紀再大一點,要一隻《Our tragedy are⋯⋯》來自嘲一番己。」從野仔同野佬,唯一不變的是「野」;筆者問,這麼多年是否還可保持當年的野?他們思付答道,「野」代表回歸前出世,半英國又接近中國人的混雜身分,被邊緣化無人理解,其身分卻一直沒有變。不論未來他們成為「野爺」還是「野伯」,筆者倒希望他們保持一貫的「野」;抱著玩轉音樂的心態,一直不會老。

《Our memories are》是他們成為野仔後的首張專輯。

《Our fantasies are》是他們轉型後的代表作,"Fantasies"代表一班佬的幻想。

《唔紅有原因》是他們自嘲一直紅不起來的歌曲,充滿玩味。

《跟車太貼》的私人偵探形象,意指不少網民充當「民間偵探」,作出分析和批判,但只限於網絡世界。

歌曲《老佛爺》的由來,五人原先想取笑職場擦鞋仔,後來想到不如倒轉透過歌頌形式,以輕鬆手法揶揄擦鞋仔。

相關文章

#580
TEXT: Ellie
PHOTO: 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