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台」唱到大舞台



近年街頭演唱(Busking)成為流行文化,從非主流漸漸走上主流,吸引到不少大眾媒體和電視節目的注意,並催生了不少年輕音樂人。放眼年輕Busker,其實不少人當初都是受到Supper Moment的啟發。Supper Moment像是一個熱血的模範生,在街頭相遇,組成樂隊,獨立之路一走就是十年,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能夠踏上大台板開演唱會,Supper Moment笑言,都算是向目標邁出一小步。可能很小,也可能是從無到有,殊不簡單的一步。

一街都是音樂人
對於Busking的興起,本就冀望拉近獨立與主流分野的Supper Moment,顯得既是歡迎,也是回味。隊中成員阿達說:「它在香港的普及,是成功推廣到音樂的,幾年前我們就有想過,在香港玩音樂好像是很另類的行業,夾Band為甚麼是次文化?其實夾Band本來就是現代音樂的主流,為何聽歌很正常,夾Band卻予人感覺不正經?」另一成員阿雞認同:「如果是組織一對足球隊,或去打籃球,形象會很健康,夾Band在一般人眼中,形象卻差得遠了。」
「其實夾Band都是興趣之一,為何家長和老師卻很抗拒?」阿達續指,Busking流行之後,情況顯然有所改變:「因為你在街上到處都看到有人玩音樂,原來這件事很普通。除了Busking,現在還有Youtube或者Facebook live作為表演平台的新形式。」他坦言,以前的人玩音樂總會有所計算,例如計較演出對自己有沒有幫助?會否有助提升樂隊的音樂覆蓋率?「現在Busking改變了這些觀念,只要你喜歡唱歌,你就可以有表演的平台,有人喜歡,你就有動力延續下去。」
另外,Sunny也留意到,現在很多年輕的表演者都是Busking出身:「我發現Busking對他們最大的得著,是對live演出的掌握會特別上手。以前未普及時,你可能只會躲在K房唱歌,但無人知道,音樂是需要表演的,上到台唱歌,表演能力也是需要時間磨練的。」Busking不但將玩音樂變成「平常」活動,同時也令香港有更多出色的音樂人。

未有Busking 的歲月
對Supper Moment來說,Busking的青春歲月正是一切的起點。浪漫?非也,Sunny打趣說:「其實以前我們玩Busking的時候,根本未有Busking這回事,沒有一個這麼有型的叫法,就直接叫『賣藝』而已。當時也沒想過表演給別人看,純粹是不夠錢交Band房租金。」回想自己大約十五、六歲時,Sunny剛開始玩音樂,也差不多是那個時候認識到現在的隊友:「以前的世界跟現在不同,以前連玩音樂的人也很少啦。」CK則附和說:「那是因為以前連行人專用區這個概念都未出現。」

歌者一人,聽者千百
如今經常有Busker與路人發生爭執,輕則口角,重則驚動警察。當年Supper Moment的成員都是無名小卒,遊走於犯規的灰色地帶,所經歷過的阻礙也不比別人少。而最讓Sunny印象深刻的,有一念天堂,也有一念地獄:「那時就在『賣藝』期間,對面街的路人突然將硬幣擲向我……」說著,他不忘自嘲一下:「那刻真有一點覺得自己似乞丐。但另一天,又遇到一對年輕情侶,男的走過來跟我說,待會兒會在對面跟女的求婚,問我可不可以替他唱首歌。原來你會遇到這樣極端的事,街上甚麼人都有,就視乎你用甚麼心態去唱。還是那句,要做自己喜歡的事。」
CK則想起以前在街頭Busking,其實是沒那麼多電子儀器配合的:「就一個人,拿著一把木結他,靠自己的聲音在街上『嗌』。」阿達同意:「然後,愈多木結他手加入,就要『嗌』得愈大聲。」當年Busking文化不發達,除了人的因素,也關乎巧婦難為無米炊,器材也是一大問題。阿雞接著說:「以前連手提擴音機都沒有,可能因為未有電芯,想用擴音機的話,就要連發電機都要拖到街上。有些朋友還得付錢去租水電,再駁擴音機,非常大陣仗。」時移世易,CK形容現在就算是旺角行人區「賣藝」的大媽,都比他們以前高科技得多:「還發展到懂得用隔音板,再加一套鼓,幾乎是live house配備。」
說到行人專用區這個「賣藝」聖地,加上香港地方淺窄,眾成員都記起不少奇特畫面。CK說:「因為我是彈Bass的,有一次,經過街上見到有人彈Bass就特別留意,他在彈〈Hotel Califonia〉這些外國老歌,但隔鄰竟然有人就在唱國語歌。」Sunny笑言,這情況既有好有壞:「不應該太單一,街上最好有多一些不同類型的音樂。」但一句到尾,他們最想聽到的,阿達說,是原創音樂:「唱自己的歌,就是表達自己的說話。街上愈多原創音樂,就代表這個城市愈多人在思考。」

拉近世界距離
從昔日街頭「賣藝」賺生活費的無名小卒,到現在登上大舞台,Supper Moment成軍十年,開過香港演唱會了,下一站,在澳門。阿達表示:「我們想將這個Show帶去其他地方,尤其是澳門,是香港以外的第一站。大概在2014年,已說過要在澳門開演唱會,期間雖有做過live house、音樂節,但正式的演唱會還未做過。我們對澳門算是有個情意結,有個約定。」
來到第十一年,Supper Moment自豪於仍是獨立樂隊和獨立唱片公司的架構,阿達說:「基本上我們都不太理會市場的看法,只是想純粹做自己的事,是即興的,當下喜歡的音樂。」在宣傳時,不時發現原來Supper Moment對很多人來說都是陌生的名字,以為是新的樂隊。阿達笑指:「我們又不覺得意外,因為香港大眾的焦點不是完全放在音樂上,很多真正的音樂單位都不為人熟悉,例如同樣成軍已經超過十年的樂隊鐵樹蘭、Maniac、秋紅。」
在音樂上的成績,Supper Moment珍視的或者不是上更大的台板,或拿更多的獎項。「我們想拉近獨立音樂和主流世界的距離。」就像Sunny所言,阿達說:「音樂的本質就是不需要分主流還是獨立,Supper Moment想證明在小本經營模式,不需要太多改變和市場考慮之下,其實都可以做到這程度。」再走十年,還是堅持先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再去考慮怎樣推廣。Supper Moment說,這才是做音樂的正確次序。
十年演唱會名為「溫柔革命」,Sunny解話:「不少主流雜誌或外間都覺得,所謂獨立樂隊,就一定是不修邊幅、骯髒,這是太過陳舊的刻板印象,所以,當能夠踏上更大的台板,我們想改變它。」於是,就有了「溫柔革命」這名字。


Pop Up Live - Supper Moment:

http://www.metropop.com.hk/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