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7月19日
設計光譜「壹物——現代設計力」展覽
07月04日
WMA 映香港攝影比賽作品展 - 機遇
07月13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海報展
07月12日
創意媒體學院年度展 2019 — 相變
07月22日
JCCAC 夏日影院
07月22日
Craftholic Kung Fu Run HK 2019
07月19日
T.O.P SUMMER BEER JAM
07月11日
Reebok Instapump Fury Ree-work it! PUMP! 藝術展覽
07月09日
PopWalk x Afternoon Market 盛夏 Aloha 市集

後 自拍 年代,我們任性不再


「人本是個個體,你的價值如果由別人來決定,你就變得如影隨形,互相迎合是種慣例,在現代社會已成一種理所當然的事。任性,跑到哪裡去了?」
Local Selfie Attitude Cath 是個視覺藝術工作者,一直本著「為何不能挑戰底線」的念頭去做事,從大概兩三年前開始愛上在鏡頭面前大玩特玩,Self-portrait Art Direct 這種小玩意,對Cath 而言,是種認識自我的過程。
她以往其實很討厭鏡頭,自覺不是甚麼大眾女神,又或出色的KOL ,不過因為一次在Instagarm 上認識的一位俄羅斯朋友,她的一番話,卻令她重新開放自己:「記得有一次她到香港旅遊,我就借出我家的小房間給她留宿一天,當我向她分享自己的照片時,她跟我說其實我可以再更不一樣,嘗試更多不同媒介。」
自我肯定是其中一個從Self portrait 帶出的影響力,有正面作用,Cath坦言自己以往一直都是個自卑者,總希望能符合別人心目中的模樣,從討厭自己、不理解自己至到認真了解自己,這個過程雖然抽象得很,但卻是她在做Self-Portrait Art Direct的一趟不可思議之旅。剛開始拍攝這類照片時,有些朋友會開始好奇我到底在做甚麼,是不是瘋了?才不是。我自拍這些照片的動機,都從那一刻的感受開始,我會透過妝容、髮型、不同的道具來自拍,有時是一塊葉子、一朵大花甚至是一堆玩偶甚至是半裸、畫到大花臉也沒關係,因為這都是我當時最實在的情緒,當下我就開始明白,無謂要迎合誰,或許了解我的人並不多,但就算再少,也總有共鳴的人,願意理解你的世界,哪怕只有一個,都足夠。

各拍有各態    自拍 鏡趣流 

1950年的自拍流: 「自拍」對於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而言是家常便飯,而這種青澀又含蓄的手法早在1950年就有,居住於New York 的保姆街拍攝影師Vivian Maier正是始祖,直到現在看他的作品,自拍及拍攝手法花樣多,有趣又具聯想性。以純粹及竊竊私語的舉動來進行自拍,你不會感受到強烈的「擺明車馬」作風,著重環境與光線之間的構成,發掘身邊景物的微小部分來作相片核心,自拍目的較為純粹。

二十一世紀的 自拍 流:
在各個特定的模式上進行,例如是家居,洗手間等地,隨手拿起手機就拍,多兼顧肢體動作,環境已不是首要條件,最重要是先影好自己。

裝置腳架派:
以刻意及裝置來營造一種反固有的藝術感攝影手法,完美主義者的最大敵人,但最容易勾起人們對這類相片的好奇心。這種影法與裝置藝術相似,概念上更寫實,讓相片直接與看相片的人有交流,涉及了從環境與時間之中去營造自己的藝術意味,以挑戰人們對日常生活抱有的習慣作依據,我們太常希望將所有「雜物」剔除,反而造成了某種對完美的依賴,重新詮釋不完美的存在意義。

Social + Selfie =Self Value ?
「當你對著鏡頭selfie,對的不只是面鏡子而已,這還是反映自我身分認同。」
安裝各式各樣Apps,無非都是為了修飾一個自我,不斷改圖美圖,形成了一種「認同成癮Self-Approval Addition 」的現象,當達不到一定程度的like數,總是心癢癢,甚至把相片「砍掉再重揀」,重刪重post,「精密地」計算哪個時間段能得到最多Like,我們過度估計,以為一張selfie 的影響力足以影響市場運作。自拍本是種個人主義精神,漸漸成為一種美化自己的文化。正如一些人夾帶自拍照在網上自嘲自貶,但那真的是自嘲嗎?社交媒體上原本屬於自己的自嘲,反倒惹來關注,卻少有人問:「為甚麼要做到自嘲,大眾才記得你是誰?」我們已把最真實的自己拋諸腦後。
Hairfie 背面大頭照起初是為了展示髮型及技巧而出現,以往標誌面孔與多姿多彩的社交活動相片
才是大眾喜愛social media的因由,但自從hash tag這個小工具的流行,令髮型界及美妝界多了一條出路,這類照片開始被整合成hash tag化的mood board 或showcase board,單以樣貌自拍已不能滿足人類對於被社會認同的需求,樣貌自拍愈來愈多,甚至開始飽和,Hairfie的髮型千變萬化,卻是種無聲勝有聲的表達手法,讓你久看也不膩。

Follow Me Selfie 拖著一雙不露面的手,讓人激發想象力,能輕易引起注意,特別對單身人士而言,能快速「得Like」。以往自拍最缺乏的正是神秘感,神秘的事物之所以吸引,由於你不能猜度它,人善於聯想,會跟著影像的概念去想像一件事情,多於脫離影像的概念來作批判,Follow Me Selfie正是能抓著這種心理,令各人對於身邊人的去向與生活狀況多了一點關注。

Mirror Selfie:
「對著鏡子拍照」是最原始的拍法,與自然主義和現實主義作核心價值,十五世紀荷蘭北方文藝復興藝術家Jan van Eyck作品《Portrait of Arnolfini and his WifeMan in the Mirror阿爾諾非尼夫婦》就以鏡中反射人像的方式來描繪現實生活中那平淡的美好,拉近了人與畫象之間的距離, fashion blogger Leandra就愛這種玩法,把自己腦子裡的配襯想象透過鏡頭轉為圖片,不像街拍的那種不輕意,反而是刻意對鏡自拍,讓眾人更可感受時裝的無隔膜與生活化。

Shadow Selfie 最低調的自拍手法,以自身的影子來表現神秘感,剪影般的影像讓相片內容更有質感,不露面也是另一種美。光與影雖然經常存在,但能否在有限與不知下一秒會否轉變的情況下capture自己,反而是shadow selfie的珍貴之處,被拉長的身影與身處環境多了交流,是種表面害羞但內心渴望強大的表現,亦屬fine art的另類演繹手法。


We are sick in Selfie 由於social media的出現,selfie 可分成幾個特定的模式在各類媒體流行,例如是增加個人身分上的認同,以一種具方向性的動機去拍一張相,要怎樣拍,打甚麼樣的description,用那種filter 去「製造」一張相,較裝飾性。有人說人生很短暫,但我們卻不經意的用上半個小時甚至於一個小時來修圖,為的,都是個充滿著數字的like,selfie的確會上癮,不知你有否與selfie 6 steps有所體會?
  1. 明明是selfie,但又扮作不經意,不是自拍的模樣
  2. 影了50張相以上依然覺得不稱心
  3. 用哪個#Hash Tag都需要百般斟酌
  4. 得不到預期Like數,就會刪Post,或者試圖改另一些description
  5. 花半個小時以上來選擇理想Filter
  6. 為了show off新買靚衫,會努力的擺Pose配合


metro Pop #545
TEXT.COCOROSIE
PHOTO.BILLY,網絡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