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妤:我是慢跑型,又如何?

我是慢跑型,又如何?

1

從模特兒到演員,無論是《同班同學》的高中妹,還是《骨妹》的骨妹,也許,廖子妤都不是那種一鳴驚人的女生。就像跑步,她坦言不是速度型,無意與旁人鬥快,享受的是風景,一步一生,思考怎樣去演一個角色。有人說,慢慢來,比較快,正好是她的寫照。跑過的路,就成為廖子妤的戲路,踏實地慢慢為人認識。

2a

風景更多

現實中廖子妤也是標準「骨妹」,身型瘦小,不算運動型女生:「我平時真的不多跑步,因為之前的跑姿不太正確,膝關節受過傷,現在都避免做太劇烈的運動。不過我很喜歡在城市慢跑。」生於馬來西亞,五年前才赴港發展,廖子妤跟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同,在她眼中,香港就是迷人:「我喜歡看香港的街景,以前沒想過一個城市裡面會有很多不同的風景。第一次來香港的時候我覺得很興奮,在油麻地見到很多巨型霓虹燈,非常夢幻。」

廖子妤喜歡慢跑,她說,跑得慢一些,就可以發掘不同的路線:「在馬來西亞,如果要去郊外,最少要開車一個小時,去海邊甚至要兩三個小時,但在香港半個小時內就什麼地方都可以去到,鬧市有鬧市的風景,工廠區有工廠區的樣子。」據廖子妤本人所說,最驕傲的紀錄是由荃灣走去深水埗(大概十公里)。她忽然想起一句話去形容自己:「我跑得不快,但可以走好遠的路。」那當然,是聽得明白的,她不是專業跑手,她的專業是演戲。

3

跑出之後

熬了幾年,終於憑《骨妹》提名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儘管只是在紅地毯上匆匆走過,但對廖子妤來說,這幾步最大的意義,是長鏡頭和記者手上那枝筆總算記得了,走過那個瘦削的女生,名字叫廖子妤。忽然受到更多人的注意,廖子妤坦言生活習慣和心態都沒多大變化:「轉變倒是來自身邊的人對我的眼光。以前在街上走過,大家會把我認錯是其他女演員。有些記者甚至會寫錯我的名字,還記得第一次拍戲,記者會上沒有人認識我,還隨便填了其他人的名字。」總被認為跟誰人長得像,甚至認錯人,廖子妤說得似乎已習以為常,甚至體諒大家不認得她:「別人不認識你,所以才需要把你標籤。我不會不開心,反而我會替我被認錯的那個人覺得尷尬。」

「去年金像獎張榕容就坐在我附近,她忽然跟我說:『我好喜歡你演的《中國合伙人》呀。』其實她以為我是杜鵑。(按:張榕容和杜鵑有一同演過《擺渡人》,但戲中兩人並無對手戲)」說到一半,廖子妤就開始嘆氣:「如果我當時解釋自己叫廖子妤,她可能會很尷尬,所以我就笑笑點頭。她的記憶之中就不會出現廖子妤這個人了。我不介意尷尬呀,不過我介意對方覺得尷尬。」頗難想像被人「點錯相」如何可以不生氣,她淡定到好像已在演藝界打滾了幾十年:「我情願自己一個尷尬,無謂要對方感覺難受啦。」然後又正色回答:「真正難受的是,有人會覺得我刻意去『抄』另一個人,這個我就很介意了。」

3a

保持姿勢

「其實演戲都很累人的,需要很多體力。」廖子妤打趣說。話說不少演員都是運動愛好者,有一些爬山時經常被野生捕獲,有一些則熱愛跑馬拉松,衝線區一定見到其蹤影。在廖子妤眼中,演戲和運動都同樣是一種耐力的測試:「我比較性急,又容易鑽牛角尖,除了演戲以外,對很多事情都沒耐性。做運動除了是體能鍛鍊,也可以磨練毅力。」她補充說,演員就是要有運動員的體魄和心態:「譬如拍戲的時候,可能跟自己無關的,是燈光上、鏡頭上的問題,結果都要重複拍很多次。到底怎樣才可以保持住最初那一次的表現呢?好的演員就要一直保持那種新鮮感,運動給我的感覺也是,要持之以恆地進行,每次演戲都會發掘到新的樂趣,每次跑步都會找到一條新的路。」

2c

最緊要護腳

由於未有保護雙腳,加上跑姿不正確,廖子妤的膝關節曾受過傷,也是不少初跑者常見的情況。Adidas今季改良設計的Climacool,便特意加強了保護性能,除了Bounce鞋底可提供卓越的緩震效能,亦備有Torsion系統為前腳掌及腳踭提供穩固承托力。此外,針對腳掌較易侷促的部位,新版Climacool加入了通風槽設計,讓雙腳在運動時仍能保持乾爽舒適。

售價:$799

查詢:2118 3428

3b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