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師徒制還是學院派?專訪粵劇演員-王潔清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踏上台板就要施展一身本領表演。戲行一直行師徒制,惜日漸萎縮, 粵劇 的傳承也由昔日師徒制變成師生制。自1995年拜師學藝的粵劇演員王潔清,親歷單對單貼身教學的師徒制,同時也嚐過學院派系統化的學戲生涯。

隨師生涯

在坪洲長大的潔清,自幼對粵劇興趣濃厚,中學加入 粵劇 學會,認識梁森兒老師,老師欣賞她對粵劇的熱誠,招她為徒,自此沒收過潔清學費,卻唱唸做打統統傳授,更給予上台機會,讓她汲取舞台經驗。潔清:「跟師父是為了學大戲技巧,可是比起內地演員自小訓練,自己遲起步,坦白說基本功不及他們扎實。不過師父教我們,做演員最緊要是情緒表達, 粵劇 不是賣弄難度,惟有用情才能動人。跟隨師父學戲之餘,更重要是學做人,從師父身上學會待人接物,戲行講究尊師重道,要尊敬前輩。不過師父對各人都好,身邊的化妝、熨衫、樂師等,她不當是幫手員工,是手足,埋班上戲她會照顧膳食。這個習慣我也保留著,除非是首映,否則我盡量安排台前幕後一起吃過飯才上台。」雖說戲子無情,但無情者又怎能在台上傳情達意?潔清一直向師父學習,相當照顧手足,她也認為這是戲行的美德,應該保留。

學院習戲

學位貶值,有說讀文憑不如去學師實習。潔清卻學師一段時間後,報讀演藝學院的 粵劇 演藝深造文憑,何以會反其道而行?「2004年我赴北京參加曲藝大賽,雖然獲獎,但了解到自己的不足,而且見識了內地戲曲學校那種制度化的學習,很羨慕他們,所以有入演藝的念頭。在坊間學較著重台上功夫,應付實戰。在演藝讀粵劇則較有系統,可以跟不同老師學習,就算唱唸做打,不同師父也有不同強項,可以跟不同師父學習很有得著。除了基本套數、發聲技巧之類唱科,一些戲曲理論、粵劇歷史都一一需要了解。學院的每一門科目,對我們演員來說像每一件零件,裝備得好對之後在粵劇路運行大有裨益。我在學院也遇上嚴師,起初最怕最憎上賈君祥老師的課,每次都被批評「不行!」,令我相當沮喪。經過苦練看到自己的改善,漸漸和他培養了深厚的情誼。畢業以後他也愛屋及烏,免費指點我男朋友做戲,所以師生關係也不一定疏離,遇著投緣的老師,也會產生如師徒的關係。」


典故: 紅褲子出身

紅褲子的典故出自梨園的守護神華光先師,衪原為天庭火神。傳說某次有戲班演出時鑼鼓聲打擾了玉皇大帝,衪命令火燒戲棚。火神不忍戲班弟子葬身火海,叫戲班弟子燃燒大量衣紙和香燭,製造煙霧遮蓋戲棚,令玉帝以為戲棚冒出煙火。火神又囑咐他們全部穿上紅褲子,當玉帝見戲班子弟下身全都是火紅色,誤以為他們燒至皮開肉綻。自此,習戲小演員都穿上紅褲子,而梨園中人更奉華光為戲神,尊稱華光先師。紅褲子代表為基層做起,不屬學院派。




粵劇演員王潔清 中學開始跟隨粱森兒老師學藝,
2006年成立青草地粵劇工作室,
2008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粵劇演藝深造文憑,
同年統籌及策劃自編自演的新編 粵劇 《貂嬋》,
2010年獲香港電台及八和會館頒發「粵劇青年演員(旦角)飛躍進步獎」。


metro Pop #497
text/Kimmy
photo/Franky, Michael ,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