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巴塞隆拿「教‧學」體驗


適逢旅居巴塞隆拿,自訂了一個「交換生」計劃,在擔任漢語家庭教師的同時,學習西班牙語。幾個月的生活體驗,難能可貴,更讓人發現,巴塞隆拿,絕不是西班牙。

自主之城
巴塞隆拿是加泰羅尼亞(Catalunya)自治區的首府。加泰羅尼亞在中世紀時已形成,位於現在的西班牙東部接連法國的地區,幾個世紀以來持續在地方衝突中喪失自主權,經過多年來爭取,終於在1978年得以自治。

獨旅加油站
疲累於舟車勞動且飄泊流離的歐洲長旅,加上旅費拮据,那個春夏,我來到巴塞隆拿歇歇,順便打工找外快。對於獨女背包客,當保母是不錯的兼職,故此旅行前,已在專門找保母的世界性網頁www.aupair.com登記成為會員,剛巧在急需之時,一位住在巴塞隆拿附近小鎮Castelldefels的母親Marta電郵給我,邀請我作為她女兒Natalia的漢語教師。這件事頗奇妙:一、她在保母網頁找家庭教師;二、找我教漢語即教普通話,而我的母語其實是廣東話。當然,我還是興致勃勃地一口答應了。


跟我學習普通話的Natalia。這一天,我來到學校接她放學。

自說自話教學法
Castelldefels位於巴塞隆拿以南22公里,可以由巴塞的Sants站乘坐火車前往,車程大概半小時。我應Marta的要求,每星期一至五下午一至三時,到她家教導4歲女兒Natalia漢語,而方法是「不使用漢語以外的語言作為溝通語言」。據Marta所說,Natalia自半年前,逢周末均會到興趣中心上漢語課,相信已有一定漢語程度,可以明白我的說話。當然,那是Marta一廂情願的看法。

第一天的家教,完全是雞同鴨講。Natalia面對著嘗試以外星話跟自己說話的陌生外地人,本能地落荒而逃,幸好,在她吃午飯的時候,能夠待在她身旁,說幾句跟食物有關的漢語。捉迷藏般的一星期過去了,Natalia開始以英語跟我說話。


在舊書攤發現陳年公仔咭。


Sant Antoni跳蚤市場內有許多舊書攤,是愛書人的尋寶之地。

先接受再學習
Marta是英國人,丈夫是本地加泰羅尼亞人,而學校的第二官方語言為西班牙語,故小小年紀的Natalia,必須懂得三種溝通語言。同時間,因為大人的期望,她不由自主地學習著第四種語言:漢語。或許,及早學好漢語,對她的前途有所幫助,然而明顯地,Natalia當時對這種語言並不感興趣。那時候,我和Natalia幾乎天天見面,為了溝通,我倆秘密地間中使用英語。個人觀感上,當我以英語教授漢語時,Natalia能更加專注地學習。經過了兩星期的英、漢語混合家教,Natalia開始接受漢語,自發性地跟我說起漢語來。

奔跑式活動教學
要活潑的Natalia待在家中上堂,沉悶而不人道,所以我倆每天均會花一些時間到附近公園或街道走走(Natalia比較喜歡奔跑)。一天,我如常地在公園追著奔跑中的Natalia,她突然駐足指著一朵開得燦爛的小花,等我來到她身邊,便自發性地以漢語說「花」。自此,每當她看見任何在漢語書本中學習過的真實東西,便會指著說起漢語來,例如「蝴蝶」、「螞蟻」、「馬路」、「學校」等等。每次聽見她說出一個生字,都令人莫名感動。


好動的Natalia不放棄任何可以攀爬的機會。


巴塞隆拿競技場(Arenas de Barcelona)外的草地是當地人閒息的好去處。


奎爾公園(Park Güell)除了一系列飾有馬賽克磚的曲線建築物,還有不少多功能的開放式空間,包括廣場、草地、庭院等等。


來自哥倫比亞的具象藝術(Figurative art)家Fernando Botero的El Raval大貓作品,位於蘭布拉大道附近的小廣場Rambla del Raval上。

一起牙牙學語
在Natalia學習漢語的同時,我也在另一邊廂學習西班牙語即卡斯提爾語(Castillian)。其實,當家教得來的人工,大概只足夠每月租金及日常開支,加上我還想儲一點錢作為往後的旅費,根本沒有餘錢應付一般語言學校的學費。幸運地,室友為我打探到一處專門為新移民而設,由當地社企所辦的卡斯提爾語班,每星期三堂,每堂由傍晚6時至7時半,每季(三個月)學費只需十歐元。而該夜校位於哥德區(Barri Gotic)一帶,離我所居住的地方只20分鐘腳程,非常方便。

非本土語言
在巴塞隆拿學習卡斯提爾語,其實等同外國人在香港學習普通話。卡斯提爾語是西班牙的官方語言,通用於整個西班牙,不過在巴塞隆拿,當地的加泰羅尼亞人在日常生活中,則習慣使用當地另一官方語言:加泰羅尼亞語(Catalan)。在卡斯提爾語班上,除了我之外,大部分為歐洲人,亦有一位來自印度的同學。

巴塞隆拿可謂一個「移民社會」,四成人口來自西班牙其他地區、歐洲或西班牙語系的南美國家如阿根廷、哥倫比亞等。實際上,巴塞只有六成人口是加泰羅尼亞人。可幸地,即使經過多年來的民族同化,加上大量外地移民湧入,在地的加泰羅尼亞人仍然保留深厚的本土意識,例如堅持以加泰羅尼亞語作為日常語言,本地公司只會聘請懂得說加泰羅尼亞語人士。作為只懂卡斯提爾語的異鄉人,要融入加泰羅尼亞的本土世界其實非常困難。加上近年來,加泰羅尼亞人為爭取獨立而更加團結,相對上出現排他情緒,因此,在當地,異鄉人及加泰羅尼亞人已然各自生活在兩個圈子之中。


哥德區(Barri Gotic)是卧虎藏龍的地方,歐洲出色的街頭賣藝人都聚集在這裡。下午,在小廣場閒坐,踩著高橋跳舞的賣藝人如風地在眼前飛躍,一場精彩的高橋跳舞秀就隨興地開始了。


Tibidabo是巴塞隆拿市內最高山丘,在山上可俯瞰整個城市。


Mercat dels Encants跳蚤市場賣的東西很雜,有舊貨、古董,也有新衣服、毛巾及傢俱等,每逢星期一、三、五和六開放。

相關文章

獨立之路
加泰羅尼亞人自18世紀便開始為爭取自治而走上抗爭之路,自2006年,由於西班牙的債務危機嚴重地拖累了加泰羅尼亞的經濟及就業環境,加上西班牙政府不斷增加稅款要求,而且拒絕提供財政援助,更進一步喚起了當地的獨立聲音。那年的6月17日,當地更舉辦了一次地方自治權擴張的公民投票,結果贊成比例達七成以上。及後在2012年9月11日(加泰羅尼亞民族日),更約有200萬(警方數字為150萬)加泰羅尼亞人在巴塞隆拿遊行示威,要求脫離西班牙的管治。2013年同一天,當地人更舉辦了一次長400公里的人鏈活動,命名為加泰羅尼亞之路(加泰羅尼亞語:Via Catalana),又稱加泰羅尼亞通往獨立之路(Via Catalana cap a la Independència),進一步爭取加泰羅尼亞獨立。

作為異鄉人,雖然在日常生活中很少跟加泰羅尼亞人為伍,然而每一次遊行示威,還是可以看見外地人加入,支持當地的獨立運動。巴塞隆拿,一個擁有自己文化、語言及政經系統的地方,看清楚了,絕不同西班牙。


晚上在舊城的哥德區(Barri Gotic)打轉,可深切感受到古羅馬浪漫情懷。

#423
TEXT & PHOTO/ MANLINGS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