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工廈 還有一線生機嗎?


Hidden Agenda被指聘請非法勞工,做了幾十年的工廈食堂突然被投訴違規。香港昔日工業蓬勃,今天的工廈內,工廠已所剩無幾,換來的是藝術家工作室、文青咖啡店、band房、劇團排練室;一切需要空間而又付不起天價租金的活動,在工廈內,找到暫時棲息之地。
然而,這是個灰色地帶,面對七十年代的法例,面對幾近無法成功申請到的牌照,他們只能在夾縫中苟延殘喘。社會需要向前走,但不合時宜的法例卻無時無刻地拖我們的後腿,違規違法就是落閘封艇的大道理,但所違的法例是否必然正確和合時?如果所有事情都可以用「違法」兩個字就能簡化,解釋和解決,這個城市將被抹殺太能多能,失去所有應有的色彩。


樂隊tfvsjs結他手Adonian:「沒有監管的地方,才有自由,藝術創作需要灰色地帶,我們不需要政府的幫忙,不要搞我就好了,但現在這個灰色地帶正逐步收窄。」
十年被迫遷八次 本地樂隊tfvsjs(頹廢:vs:精神)一直都在工廈內夾band,換過八個地方,除了一次在荃灣,其他都是觀塘區,如果你問香港任何一隊樂隊,他們都會告訴你,他們欠缺地方練習,不是租金太高,就是因為被投訴發出噪音。「工廈遠離民居,是唯一可以噪吵一點的地方,我們也試過一些環境相當惡劣的工廈,練習時試過天花整塊石屎剝落,幸好無人受傷。如果香港的租金能夠稍為合理一點,所友band友都希望去環境好些的地方,實在是無奈。」樂隊結他手Adonian說。
幾年前,他們找到了一個單位,是一個夢寐以求的地方,4000呎工廈單位,前舖後居,一半是錄音室,另一半創辦了餐廳「談風:vs:再說」,除了自己錄音,也會邀請其他樂團來租用,但好景不常,餐廳和音樂都會帶來投訴,然後收到地政總署的信,業主給一個月通知要他們離開。同樣的戲碼上演過無數次,在工廈內開餐廳和夾band仿佛就是原罪,三個月前,最終也是要離開。樂隊直至今天還在找地方練習,Adonian坦言,已有幾個月沒有練習。

餐廳定時邀請不同樂隊來表演。

結業前,樂隊tfvsjs與朋友們留影,一個花光心血建立的音樂空間和餐廳,只換來一個月通知,便人去樓空。
工廈孕育本地音樂 tfvsjs跟一般樂隊有點不同,他們有兩個鼓手,需要的空間比其他樂隊更多,亦只有工廈才最適合,說到底,也是租金問題,只要家財萬貫,問題迎刃而解,否則就要面對被迫遷的問題。「這個情況幾近無可能改變,要變,除非修例,但要很多年時間;又或者申請所有牌照,但又需要太多錢,動輒一百幾十萬。令人想起Hidden Agenda,要告負責人請黑工,來表演的樂隊沒有申請工作證。其實我們去外國表演,別人當我們是藝術交流,很多手續都能簡化,但香港就是不能。」

餐廳「談風:vs:再說」地方開揚,自然光從兩邊窗戶照入來,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在國內的小酒館表演,辦live house的空間比香港大得多了。
工廈租金近年升幅令人咋舌,Adonian說十年前租地方練習,4.5元一呎,現在已升至15元一呎,升了三倍有多,以前地方愈大,每呎平均租金愈低,現在卻是一樣。被迫得走投無路,但香港地除了工廈,還可去哪兒?而且他們偏愛觀塘區,喜歡這裏的音樂氛圍,「當然也因為Hidden Agenda啦,有表演,把樂器推過去便是了,因為大家聚在一起,自能孕育出一種氣氛。」
或者有人會說,有樂隊表演的live house和表演場地不只HA,的確,就如tfvsjs也在E-Max表演過,但感覺始不同,E-Max是一些已有名氣的樂隊比較適合,因為場地大,要有足夠觀眾群,但小型live house如HA就可以孕育新冒起的樂隊。要謀殺一個地方,很容易,要謀殺一些正在萌芽的小苗,更容易。


倫敦拯救音樂場地 音樂是藝術,演奏音樂的場所也應該是有創意的,倫敦有大量的樂隊表演場地,但近年卻急劇萎縮,慈善團體Music Venue Trust(MVT)於2014年成立,目的就是要「拯救」這些「草根音樂場地」(Grassroots Music Venues),Adonian談到這個顧計劃,眼中閃着光芒,「他們會出錢出力保護一些小型的表演場地,有一整隊人免費做顧問,給意見,例如教場地負責人如何申請牌照。」

要保護小型表演場地可以去到幾盡?去年四月,倫敦市長甚至立例,如果要在表演場地附近建住宅或把商業大廈改建為住宅,就必先要獲得嘈音評估,若果過了某個指標就不能改建,一切以表演場地為大前提,「他們很重視音樂文化,Radiohead都是由這些地方開始的,然後才能為英國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這就是遠見!」要是在香港,band房大概是最早被迫離開的了。
TEXT. 舍利
PHOTO. WAI, FRANKY, BILLY  被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