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塵埃 童心再冒險


珠玉在前,翻唱經典而得到認同,從來也非容易事。出道五年的小塵埃,卻膽敢闖進這個領域,更將耳熟能詳的兒歌重新改編,輯錄翻唱經典的兒歌專輯。

既然有新的翻唱,自然會被拿來跟原曲比較,但對於小塵埃的兩位成員Jonathan和Pollie,哪個版本更好並非最重要,因為他們背後的動機,只是更純粹地希望,大人可以透過兒歌,重拾孩提時代的無憂無慮。

「只要是好的兒歌,大人細路都啱聽。」這是小塵埃的願景。


回想無憂無慮的童年

將不同年代的兒歌歸納,重新編製成翻唱專輯,以往也有其他歌手做過,小塵埃這次的改編版本,聽罷讓人有種反璞歸真的清新感覺, Jonathan和Pollie也喜見樂迷對此受落。「有些曲目如《哪兒》、《如果一打》,本來我們並沒甚麼印象,經過監製推介才認識。小時候的我們跟大自然有很多連繫,會感受下雨的感覺,然而長大後卻被各種煩惱所掩蓋,因為生活而減少了可能性。藉著翻唱這些兒歌,希望能讓長大了的朋友,勾起兒時無憂無慮的回憶。」


Pollie最喜歡《仙樂處處飄》「老人何以老了,聽不到人間仙樂處處飄,少年何以變大了」這幾句歌詞。

翻唱專輯沒有原創歌曲,籌備功夫看似減輕了,但小塵埃投放的製作時間,反而比以往來得更長,Jonathan說是因為要花心力去洽談歌曲版權,並將更多心機放在製作demo之上。「我們希望保留原曲神髓之餘,也加入小塵埃的個人風格,好像《生命有價》最後的極速段落,就是將當年快餐店急口令的小遊戲放進去。」除此以外,每首歌曲在唱片出現的順序,同樣經過小塵埃的悉心安排。「歌曲是根據故事性來排序的,第一首講生死教育的《阿花的故事》,我們特地將《生命有價》放在最後,傳達生命裡無論遇到好事壞事,同樣值得去慶祝的訊息。」


音樂以外,小塵埃在實體唱片的設計和MV製作上,也花了不少心機,例如將唱片設計得充滿玩味,務求更完整地呈現其意念。


兒歌無分年齡界限

選來六首經典兒歌翻唱,坊間也有不俗反應,問到小塵埃會否打算來個兒歌翻唱Part 2?Jonathan和Pollie卻不約而同覺得,今次的選曲已總結了他們的想法,更認為大眾對兒歌的概念,不必拘泥於只能適合小孩聆聽。「其實兒歌無須有甚麼形式限制,像RubberBand和Yellow這些樂隊,同樣有適合小朋友聽的兒歌,所以如果再做兒歌的話,我們希望能創作讓大人小孩都會聽的原創歌曲。」



小塵埃本月舉行的演唱會,以"another journey"作為主題。


向未知的章節航行

如果五年算一個段落的話,小塵埃剛好譜寫了出道的第一章節。回看出道以來的音樂旅程,小塵埃慶幸沿途遇過的幫助和滋養,更將樂隊比喻為《海賊王》的「梅利號」,與聽眾同坐一條船,向著未知的下一章節冒險,例如他們在九展EMAX舉行的首個首票演唱會。「還沒簽約唱片公司時,我們曾在這裡作暖場嘉賓,留低過很多回憶,能在首次大型售票演唱回到這裡,對我們是個小小的挑戰,希望觀眾能從我們的音樂,對應到自己的生活過程而有所共鳴。」


Jonathan和Pollie仍然充滿童心。

瑞典音樂之旅的收穫

領航著「梅利號」的小塵埃,下個目的地前往哪裡,要留待跟聽眾樂迷探索,但其實幾個月前的他們,已跟隨唱片公司的其他歌手,遠赴瑞典展開音樂之旅,更從當地音樂人的創作意念裡,得到新衝擊。「瑞典的流行文化走得比較前,在當地逗留的一個星期,體驗到音樂人寫歌的手法和方式,思維模式是隨時都在準備狀態,本來我們計劃兩天寫一首,最後短短四日寫了四首,製作的demo也跟以往很不同。」


小塵埃希望將來能跟樂迷分享他們在瑞典創作的音樂。

跟瑞典音樂人擦出火花,小塵埃也從他們的生活習慣,親身感受到北歐人的慢活方式。「他們每天會有幾次coffee break,即使五點還沒寫完歌,也可留待明天再處理,在香港的話肯定不會這樣吧,但這樣反而能推動效率。以往寫歌的時候,經常磨蹭一整天都寫不出甚麼,要待所有事情準備好才進行,但瑞典人的處事方式,卻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629
TEXT:C LONG
PHOTO:BILLY、受訪者提供
VENUE:通利琴行@奧海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