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小克 風向型的佛系男


「不計劃,不強求,緣分到了,自然會有靈感湧現。」這類紅極一時的佛系語錄,看似虛無飄緲,卻是創作人的真實寫照。能寫能畫的小克,本來已有種比人看得通透的本領,近年皈依佛教的他,更是個不折不扣的「佛系男」。

佛系個性,加上天秤座的風向特質,讓小克甚麼也要嘗試,亦懶得為將來的事情費心。明天的計劃?管它的,緣分到了,自然就會知道。

聾貓與加菲貓

小克筆下的聾貓,跟來自美國的加菲貓,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就連原作者小克,對於最初受邀跟加菲貓合作,也百思不得其解。「論資歷,我豈能及得上加菲貓的作者?若非五年前跟加菲貓的crossover,我也不曾發覺牠那壞壞的性格,跟聾貓也有幾分相似。記得八、九歲的時候,我也經常看加菲貓,思想當然未成熟,但原來在不知不覺間,加菲貓的個性已潛移默化地影響我,所以沒有加菲貓,也就沒有聾貓。」


今年踏入40周年的加菲貓,與小克創作的聾貓,早前在青衣城的活動齊齊現身。



小克展示以前畫過的加菲貓手稿。

風向的天秤座

加菲貓的作者Jim Davis,四十年來都專心一致、日復日地繪畫著加菲貓,然而這種「一世人只做一件事」的境界,對於天秤座的小克,只能說句望塵莫及。「我是個風向的天秤座,性格就是喜歡飄來飄去,甚麼也要試試玩玩。我的風向程度,試過買了本organizer,結果只寫了頭兩頁就放棄,因為我不會計劃任何事情,即使手機內的日程也是空空如也,誰會知道明天有甚麼事情發生?」

沒有甚麼周詳的計劃,喜歡「試呢樣,試嗰樣」的小克,笑說自己最近兩年,其實都沒怎麼工作,除了閒時填幾首歌詞,畫些廣告插圖外,最繁重的「工作」就是照四歲的小孩。「以前覺得下一代的性格,很多都是來自遺傳,但其實不然。為甚麼他會坐得懶散?請你先看看自己吧,他只是模仿你的動靜,而小朋友也只懂模仿,所以『湊仔』的過程就如一面鏡。」

接納無常

跟小克對話,好像凡事都早被他看透,無論好的壞的,在他口中,都成為了談笑風生的材料。近年皈依佛教的小克,對人生的看法更顯豁達。「其實信佛前和信佛後的我,對世界的看法分別不大,只是當人愈大,就愈覺得要學會接受自己的性格。好像我的風向性格,也沒有好與不好,只是有十萬個前因,像心理變化、成長環境、前世今生等,才成就了現在的我,所以最重要的,是要懂得接納無常。」

 

當圖畫化成文字

小克的漫畫有著獨特的風格,其詞作同樣以搞鬼過癮見稱,年前小克更出版過《廣東爆谷》,分享創作背後的故事。對於歌詞,小克自有他的一番見解。「我寫歌詞大約十年,最滿意的作品,還是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在此之前,香港並沒有流行曲,會從神的角度出發,創作時我更有種通靈書寫的感覺,寫著寫著還流下眼淚。當然,要像Wyman和林夕般,為歌手度身訂造填詞,對我來說難度太大,而且我覺得寫完那三部曲,其實已經可以『收工』喇。」


周國賢的《有時》三部曲(有時、重逢、星塵),是小克的得意詞作。


小克不時跟其他填詞人如黃偉文、潘源良等聚會。

無論是填詞或畫畫,小克尋找靈感的時候,總喜歡坐在一角,靜靜地觀察和沉澱。別人笑他像發呆,卻不知道此等觀察,佔據小克創作的七、八成時間。「這麼多年來,我都很喜歡觀察,其實一定有用的,只視乎甚麼時候有用。對我來說,畫作和文字是可以互通的,好像我習慣了畫畫的思維,歌詞寫起來也很有畫面;兩者最大的分別,在於歌詞是由其他人唱出來的,並非單單做自己的事。」


小克填詞的《一支得啩》同樣經典。

小克
原名蔣子軒,身兼畫家、填詞人、編劇,著名畫作包括《偽科學鑑證》系列與《壟貓》,2008年開始有填詞作品,代表作包括《有時》三部曲、《如果我是陳奕迅》、《永和號》等,並曾出版《廣東爆谷》結集填詞背後的故事。

#619
TEXT:C LONG
PHOTO:FRANKY、受訪者提供、互聯網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