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葉巧琳:撥開雲霧


Photoshop內有一個名為透明度(Opacity)的調整欄,數值愈低,主體就愈為稀薄。這樣說來,本地女歌手葉巧琳過去幾年可能都只停留在50以下,觀眾看去隔重霧,見其影不見其形。人貴自知,Mischa 深明自己仍未在聽眾心中建立獨特形象,年前就以一曲《能見度》來自嘲活像透明人,幾好唱口也不敵臉目模糊。後來的葉巧琳,很堅強很堅強地繼續愈唱愈強。尚未聽過她的,本月推出的新專輯,是了解她的一扇門。

「最能反映我的一句歌詞?“I know im crazy”」- Mischa Ip

透明女孩顯影中

樂壇的殘酷,有誰知道?一句「無人識」、一句「未夠班」,輕易打沉了多少努力。Mischa的故事,誠如師兄林奕匡的首本名曲《高山低谷》,拼命去生存。早於13年起,在「平原習作」中以 trekkers 組合三人行,後來單飛,明明唱功技巧都在,卻總是未能唱出代表作打動人心。「那時我有很多內外矛盾,怎樣也找不到自己的voice,印象極模糊。」走出困局靠甚麼?老套說是看開,實情是自作主張,有更多的主導性,自己歌、自己寫、自己唱。

Mischa 回憶當年以組合之姿創作,終歸要平衡各方和妥協,未能唱出屬於自己的感覺。另一個阻礙,竟然是她的古典音樂出身。「初入行,總覺得我有受過外國音樂學院的正統訓練,起步點該更前,沒料到技巧反而成為了我尋找本音的無形之牆,愈唱愈拘謹。」不再是樂團主唱的Mischa,開始思考自己的獨特性和定位,好聽還不夠,還要有性格,有經歷。未幾,她唱出《能見度》、帶來《神把眼淚留給人》,樂迷開始聽到葉巧琳,分別在於,這些都是她發自內心的經歷和體會。

「誰共聚 幸會 再見
邂逅 錯配 怨懟 啟齒」- <神把眼淚都留給了人>

The makings of US

生命不能重來,也不需要,如同青峰所唱詠:「若是不曾走過 怎麼懂」。今日的 Mischa 笑納歲月的關照,有心不怕遲,如此的她還有更豐富的故事寫進歌裡。《毛球》來自家中兩隻貓大帝,描寫寵物與人的情感連繫;《殘渣》講述獲邀參加前度婚姻的悲涼,直擊都市人心扉。有日 Mischa收到樂迷回覆:「你唱出了我的故事。」這時想起新碟命名為 “the makings of” 以為是指推倒重來的葉巧琳,原來當中亦有不俗的你我。

Mischa 的新專輯 “the makings of” 唱出水準之餘,極具故事性,引發共鳴。

減壓靠打機?

或許一般都以為歌手就是愛唱歌,遇上生活不如意事亦順理成章靠音樂減壓,但事實上 Mischa真正的舒壓良方是「打機」!「有段時間我很氣餒,不想再在工餘時唱歌,反而透過電動遊戲調劑生活。」Mischa自認是女機迷,RO、仙境傳說都是她的首選。打機固然爽快,但論及治癒人心, Mischa就有兩隻愛貓 bandit 和 Lara,她們的關係,就好像林寶在《毛球》中所撰寫那樣:「掀開張被捲曲中的你跳上我雙臂 呼一口氣歸家只因你 總懂得舒我倦疲」。貓咪強大的治癒力,寵物主人必有共鳴!

兩隻愛貓 bandit 和 Lara相當百厭,每當主人寫歌練歌時就會撲出搶鏡頭。

TEXT: 一樹

PHOTO: CAND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