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帶我去月球》劉以豪、宋芸樺:回憶總是美好的?


電影《帶我去月球》打著致敬張雨生的主題而來,借音樂帶領大家回到1997,亦不免再玩一次「那些年」的懷舊復刻回憶。那年鐵達尼號剛上映、首隻複製羊多莉面世、年輕人忙著打街機影貼紙相、大人們愁著金融海嘯無啖好食。但無論是苦是樂,現在回想起來還是百般滋味在心頭。本回我們訪問了兩位主演,繼《我的少女時代》後再度回歸90年代的青春愛情校園電影,女主角宋芸樺笑言:「幸好這次是97年不是92年了!」

回到學生時/

宋芸樺:「我飾演的李恩佩是一個充滿天份同時勇敢追夢的女孩,她相信自己的演藝細胞,希望有天能夠被日本金牌監製小室哲哉選中,成為第二個安室奈美惠。她對自己要求很高,甚至可以說有點完美主義,深信唯獨完美才值得被愛,默默背著不少壓力前進。」

劉以豪:「我飾演的角色正翔跟恩佩相反,是一個很懵懂惘然的大男孩。跟大部份的高中生一樣,正翔對未來沒有甚麼目標與計劃,更遑論追夢。是以他很羨慕恩佩不惜一切追夢的勇氣與熱誠,一直在身邊默默的支持著她。」

來再活一次/

宋芸樺:「我在學生時代並沒有像恩佩那麼勇敢,所以當初看到劇本的時候,就立刻下定決心要演這部戲,想透過電影成為這樣熱血的女孩。」

劉以豪:「即便我有機會像正翔一樣意外穿越回過去,也不一定會想要修正甚麼。人生總是少不免有些遺憾,我想,如果我當下已經盡力的話,即便未能凡事盡如人意,或許也會讓我學到甚麼。」

重拾菜鳥心/

劉以豪:「戲中我們六個要回到97年的校園時代,組成名為月球幫的樂團plug歌;現實中我們六個也真的很像小屁孩,每當湊在一起就會失控玩很瘋,導播他們就會一直提醒我們要集中,感覺真的像變回了年輕人。」

宋芸樺:「不像正翔透過穿越而回到97年的台灣,我在戲中要徹底地走進一個17歲女生的靈魂。有時候出來工作久了,處事風格與心態都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穩重起來,所以當要演回學生時,大家都要反問自己:那有年輕人會這樣深思熟慮?十七八歲,可能連牽個手、第一次的接吻、單獨跟異性看電影這些事情都會無比緊張與害羞,這次就要把這些感覺慢慢抓回來。」

過去總是美好/

劉以豪:「現在科技愈來愈進步了,很多東西都變得愈來愈銳利,非黑即白,讓我有點懷念以前底片機的那種曖昧朦朧美,縱是瑕疵,卻反而比較有溫度感。這次回到97年的時代,就讓我有點想念那種感覺。」

宋芸樺:「雖然說現代人手一台手機,但也充滿著選擇,你也可以堅持離線生活。大家常常會說過去總是比較美,可能是因為都已經經歷過了,記憶中只留下美好的部份;若然再回到過去,有些事情可能還是會很痛苦,像如果現在要我回去考試,對不起我還是回去工作好了(笑)。」

音樂關鍵字:張雨生/

劉以豪:「經歷過80, 90年代的人,即便你不是張雨生的死忠,也必然會受到他的音樂影響。因為這次的電影,我開始重新聽他的音樂,才發現像《你的未來不是夢》這些教人瑯瑯上口的名曲,我們從小就有聽過,而且一直都存在在我們的身體裡面。」

宋芸樺:「對於年輕一輩來說,我們很遺憾錯過了他音樂事業最輝煌的時期。直到拍攝《帶我去月球》時,我要演一位張雨生的鐵粉,不斷聽他的音樂之際,我才開始理解到,為何當時的歌迷會如此為之瘋狂。以前我很少因為一首歌而被強烈地打動或影響到,但張雨生的音樂總帶著一份簡單、真摯而積極的力量,會一瞬間把人拉到他寫歌的心境裡頭,貼近人心。」

《帶我去月球》

導演:謝駿毅
主演:劉以豪、宋芸樺
劇情簡介:六個高中死黨因為喜歡張雨生而組成「月球幫」樂團,主唱恩佩(宋芸樺飾)一直夢想成為閃亮的歌手,但成名之路卻絕不平坦。多年後,樂團的結他手正翔意外穿越回1997年,這次他決心改寫恩佩的坎坷命運。

#586_Film
TEXT: 一樹
PHOTO: Franky、劇照由片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