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小野麗莎:歌姬歸鄉了


朋友得悉我訪問小野麗莎,隨即感言:「你終於可以一睹長年在珈啡廳中聽到那女聲的真身了。」溫柔、婉約、風雅、慵懶,還有珈啡與Jazz,這些都是大家對小野麗莎的印象。閒逸悠揚中帶點異國朝氣的曲風,讓小野麗莎進駐城中各大文青聚腳地。那裡有珈啡,那裡就有小野麗莎的歌聲。

正因如此,很多人都會將她歸類到 Jazz ,而事實上巴西音樂 Bossa Nova 才是她的本命。出道滿三十年,小野麗莎回歸和風路線,新碟嚴選多首上世紀的東瀛名曲,憑歌寄意遊子情,正式踏上歸鄉之旅。

好日子遠行

真實的小野麗莎,與她的音樂一樣,不徐不疾,淡淡似是流水。上月小野麗莎再度來港開騷,順道與樂迷分享她最新的大碟《旅そしてふるさと》 (旅行及故鄉),訪問當日正是演唱會前夕,小野麗莎以一身清新舒泰的打扮登場,架起眼鏡的一面,平日絕少在鏡頭前展現,雖然身邊沒有標誌性的木結他,但在舉首投足間都散發著縱橫樂壇多年的氣韻,聲線柔和而堅定,日本首席Bossa Nova女王之稱,並非舞台效果而已。

小野麗莎的成長背景是獨特的,就如同她別樹一幟的音樂,出生於巴西,在南美風情中孕育成長,十歲隨家人回日本,以歸國子女的身份發展音樂事業,成為將Bossa Nova引入日本的第一人。出道30週年,小野麗莎拿出「旅行與故鄉」這個命題,帶來多首代表日本各地美景之東瀛名曲,當中主打山口百惠的名作「いい日旅立ち」,中文譯為「好日子遠行」,資深的歌迷就算沒有聽過日語原曲,大概都會對陳潔靈於1983年翻唱過的廣東話版「無言地等」有多少印象。

巴西如父 日本如母

對小野麗莎而言,家鄉在何處?「巴西和日本,皆是我成長的地方。有時我會想,巴西就像是我的爸爸,剛毅、熱情、硬朗,賦予我的音樂靈魂;而日本就相對地溫柔體貼,活像我的媽媽。」世界盃火熱進行中,筆者好奇,如果巴西對擂日本,你又會支持哪一隊呢?小野麗莎始料未及,以無可奈何的苦惱表情回應:「那我乾脆支持贏的一方吧!」後來她補充,其實巴西足球充滿著活潑開朗的情熱氣息,而日本國足則以團結性見稱,即使自己不好足球,兩個家鄉都是她的心水之選。

不少人都笑言,工作只是香港人的副業,正職通通都是旅行。小野麗莎同樣熱愛旅行,除卻巴西的經歷,她亦曾到訪美國、里約熱內盧、夏威夷等地創作,廣泛將夏威夷Hula、法國香頌、亞洲民謠與 Bossa Nova 互相結合,屢屢帶來異國的優美旋律和搖擺節奏。出發再出發,無非是希望將世界音樂介紹給大家。「日本是一個很嚴肅的國家,人們平日為口奔馳,幾乎都不會好好坐下來放鬆,我相信香港亦是如此。好像惟有在旅程上,我們才可以在異國中好好感受舒坦無憂的生活。」唱過多種曲風,小野麗莎總結她的音樂都有著一個共通點:Stressless。累了就出走,倦了便知返,Home is where your heart is. 一日尚有一支木結他,沒有忘不了的憂愁。

「旅行時,時間仿佛停止了。」

新專輯《旅そしてふるさと》為小野麗莎翻唱J-POP經典歌曲之第4彈,穿梭里約熱內盧、東京兩地錄音。

^Joao Gilberto and Stan Getz in San Francisco. Photo by Tom Copi

音樂補課:Bossa Nova

Bossa Nova 為巴西1950年代末期興起的新派音樂,結合傳統的森巴舞曲與藍調Blue Jazz。"Bossa" 是里約熱內盧的俚語,而 "Nova" 則是葡萄牙文,兩者結合,就代表著打破傳統、無拘無束的新音樂。隨著 Bossa Nova 傳到北美洲後走進爵士樂壇,就發展出今日我們從小野麗莎、鈴木重子、Olivia Ong和Joanna Wang專輯中聽到那些爵士味濃厚的新派音樂。要了解真正的 Bossa Nova,不妨翻查1964年面世的《Getz/Gilberto》,這支唱片至今仍然被視為Bassa Nova 史中最重要的里程碑。

TEXT: 一樹

PHOTO: Brian & 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