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字裡城間】消失於都市的「霓虹字」


今夜星光燦爛,五光十色的霓虹招牌,曾是香港夜景的標誌之一,但隨著政府收緊對招牌的規例,霓虹招牌逐個被拆卸,照耀城市的光也愈見黯淡。

為了讓這些逐漸消失的文化留低印記,喜愛街道觀察的郭斯恆(Brian),與團隊成員組成研究霓虹招牌的專案,從每筆每劃的字體開始,窺探各行各業的視覺文化,以及字體如何建構城市的個性。

「人需要性格,城市也需要透過文字視覺,來表達她的獨特個性。」

人性化的手寫招牌

對於上一代的生意人來說,招牌就如他們的命根,選用的字體自然特別講究。走進Brian的研究室,檯頭放著大疊昔日香港飲食行業的招牌手稿,酒樓、冰室、飯店等應有盡有,Brian亦由這些手稿講起,「北魏體」這款曾是香港最常用的中文字形。「要令人記得店舖名字,字體首先要夠工整,『北魏體』所展現的勁力和流動感,讓它在6、70年代,成為各行各業流行使用的字體。過往找招牌師傅題字,對方會先問你的行業、字體要寫多大、需要甚麼感覺,然後再任由他們發揮,過程相當人性化。就連以前的酒樓經理,應徵的條件之一,也要求寫得一手好字,可見上一代對字的重視。」


同一個「器」字,師傅也能自行發揮出不同寫法,展現手寫招牌的溫度外,也帶著書法家隱藏的想法,像右方「器」字的那筆鉤劃,就是希望讓客人回頭再光顧。

字體反映社區脈絡

同一個字,使用不同的字體,甚至用在不同的媒介,亦能產生很大的分別,當手寫字體展示在霓虹招牌之上,獨特美感叫Brian感到著迷。「假如將字體當成圖形,裝嵌一個字可以有很多方式,而每個媒介亦會有其限制。即使有了招牌的設計手稿,但在製作霓虹招牌時,需要顧慮到字體的轉折位,未必能直接地搬字過紙,然而這正是以霓虹管呈現字體的特色。」

Brian喜歡研究霓虹招牌,除了因為它象徵香港的夜生活,也在於招牌上的每個字體,反映著社區的脈絡,在城市裡發揮著不可或缺的功用,將隱藏於城市的民間活動呈現眼前。「外國人走進唐人街時,首先吸引他們的就是字。招牌字體不但承載著文化歷史,更將該區的民生生活視覺化,透過茶餐廳、麻雀館、酒吧等招牌字體,從外圍觀察已可大概知道該區的氛圍。」


上一代對招牌相當重視,若找有名的師傅題字,就須花上普通打工仔的一個月薪金。(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字體與建築的微妙關係,構建起城市的五光十色,然而,隨著霓虹招牌的不斷拆卸,Brian感嘆這種視覺文化的消失,讓城市因而變得單一。「人需要性格,城市也需要透過文字視覺,來表達她的獨特個性,否則只會像棵沒有任何裝飾的聖誕樹,每棵都變得一式一樣。」


三年前Brian曾跟團隊點算過全港的霓虹招牌,單是佐敦已從當時的近百個,拆剩如今的四十多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字體蘊藏的性格

字體看似中性,但一撇一勾的組合,往往反映每個字形的個性。透過逾千份的招牌手稿,Brian淺析不同字體蘊含的意境。「隸書的形狀圓邊而扁,就如蠶頭雁尾,讓人感覺敦厚;北魏體的勾勒剛猛,給人衝勁與動力;楷書的橫筆直筆較明顯,形狀工整,予人正規感覺。字體所呈現的性格,也是生意人選字的考量之一。」


隸書(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北魏體(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楷書(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了研究霓虹招牌外,Brian正為城市裡出現的「牆身字」作考察。(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郭斯恆
香港理工大學信息設計研究室主任,2015年開始「霓虹黯色」的研究專案,記錄全港超過五百個霓虹招牌,去年著有《霓虹黯色-香港街道視覺文化記錄》。
FB:霓虹黯色

#644
TEXT:C LONG
PHOTO:CANDY、受訪者提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