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海遺珠 香港街道招牌學

霓虹燈、手寫字、金漆字……抬頭滿街招牌,曾是香港街道的一幅絢麗光景。奈何舊區重建,商場雄踞街道;手寫招牌行業式微,換來了沉悶單一的banner布和LED燈。那麼舊字體歸去何處?曾經旖旎風光的城市景觀,應該如何保育?藉「城市字海–香港文字景觀展覽」,或許能給你些許微光和線索。

_MG_9324 2

城市字海策展團隊  梁耀成(左)  梁梓豪(右)

小字大意義

展覽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CACHe)舉辦,獲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支持,由構思到籌備,一共花了2、3年時間,探索招牌字及其工藝。CACHe項目經理梁梓豪,本身是個不折不扣的戀字迷,因眼見利東街重建,許多舊招牌消失,而構思此次展示。「從招牌字中,你可以認識香港更多。」他這樣形容。

_MG_9294

CACHe項目經理梁梓豪,受利東街重建啟發,開始關心招牌字。

看招牌,有很多大學問。一,要看字面意思,如在西環,看見航海同鄉會的舊招牌,大概會猜到關聯社區往昔的歷史。二是文化意義。因為所看見的招牌,要若干獨特的工藝製成,「海味店、茶葉店,講信譽的店,多用金漆招牌;望落好grand的行業,如酒店,做招牌多用銅字或金屬立體字;晚上經營的行業,如餐廳或夜總會,一定用霓虹燈,看彌敦道砵蘭街便知。」逐漸,這些規律,形成一幀美麗的城市景觀,很代表香港。

字海港味消失

近年,很多老字號倒閉,大型招牌被拆,意味著招牌字的消失嗎?梁梓豪說:「其實做字行業並無消失,只是對這些傳統招牌的需求消失了,例如手寫招牌的師傅,仍懂手藝,但轉型去了做書法老師,不再做街頭寫字匠;做銅字的,接訂單少了;做金漆字的,不做招牌,轉了做神像雕刻。」但這些字海,逐漸消失,被電腦字取代。「以前年代,開店的人不懂寫字,就找書法師傅如華戈代寫,由對方來把關,『醜極有個譜』,現在自己做,freestyle,或者想省錢,變成難保持水準。」

_MG_9307

在市區重建下,不少西營盤的老店紛紛結業,他們便收集結業店舖的街招,如是次展覽中展出的「正佳鞋」。

字醜,招牌易爛,體現了新一代人急功近利的個性。「電腦字體、banner布,用三個月已經開始爛,其實某程度上反映現在的人很短視,快就是美學。他們忘了,舊招牌的文化價值在於時間,經得起考驗。即使氧化了變得烏卒卒,就是有份說不出的人文氣息,有份人味,我們後來知道,那就是香港味。」即食文化,不單侵蝕人的心靈,更不知不覺地,破壞了香港街道的面貌。

_MG_9279

霓虹是手工最繁複的招牌。無論設計工序、製作玻璃光管還是安裝上,均須要爐火純青的造詣。

失去空間自主權

辦展覽時,團隊特地找老師傅做字,並記錄工藝做法。很慶幸手藝猶存,但將字體放進展覽場,並非在街道上,又真的保育到城市景觀嗎?他們也在詰問這個問題,最終發現,不單是字型消失了,街頭空間的自主性也大大降低了,「說到底,談論招牌的背後,就揭示了誰有權展示招牌、誰有權在這裡做生意。當租金這麼貴,租約都是短期的,大家又怎會願意花錢做招牌?」

1

皇后大道西和德輔道中,從前是招牌林立,即使戰前唐樓拆卸,仍有不少霓虹招牌。不過2010年初政府收緊法例,大廈外牆招牌若大於10米,須找建築師樓出圖則及定期保養,大大增加經營成本,所以不少人索性拆掉招牌。

是次展覽場設於西環,也是買少見少的舊區。看完展覽,鼓勵你在附近蹓躂散步,或是回到自己社區中,觀察招牌。假若住在新區的話,很難找到舊招牌了,可能只有天橋和商場,擁抱另一套截然不同的哲學。這也是很好的反思吧。

 

城市字海–香港文字景觀展覽

日期:即日至4月1日

時間:10:00 – 13:00、14:00pm-18:00pm(星期二至六)

地點:香港西營盤西邊街36A後座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

網址:http://cache.org.hk/blog/sea_of_words_ex

 

_MG_9384

永盛號的招牌,以油漆手寫,紅底白字最為普遍。而店的兩邊,亦有直行招牌,說明是賣甚麼產品,舊時非常流行

_MG_9340

利昌押是西營盤一帶,較少沿用霓虹招牌的典當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