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你不知道的娛記歲月(上):鏡頭後就是好朋友!


娛記 ,給你的印象是難纏、潑辣嗎?出身光輝歲月80至90年代初,兩位經驗豐富的 娛記 (其中一人已轉行做司機),訴說從前富人情味的採訪氛圍,難以置信地與明星藝人建立深厚情誼:「梅姐的男友我都見過,大家放下筆、鏡頭,就是好朋友,真的啊!」
至今仍留在傳媒行業的Vera Yeung,屬本地的資深娛記之一。

不惜工本去到盡

「那時『玩器材』玩到如此癲喪的女記者,恐怕只有我一人。當時我拿著一萬元現金,是現金,叫個男攝記護著我去買一支長鏡頭,當時的一萬元啊!」

「小時候我的志願是做作家,當不了,就去做記者囉!」當了30年 娛記 的楊敏麗Vera Yeung,其後很快就明白記者與作家確是兩碼子事,卻一直堅守志業,至今仍留在娛記行列。1983年,「膽粗粗」的她,寫了封自薦信給《香港周刊》,沒想到竟然連筆試一關也不用過就獲取錄。她熱愛攝影,更自費買器材,實行又寫又影。昔日只有菲林機,更以「正片」拍攝。她補充,當拍攝一些大型活動,如歡樂滿東華、無綫電視台台慶,動輒用上40卷菲林,單是器材工具已掛滿全身。
以前不少公司採用Slide正片菲林,要用放大鏡、燈箱檢查及選擇照片。

登堂入室的友誼

明星和記者熟稔,今日看來也許是純屬工作需要。但在Vera的年代,她口中娓娓道來,一個又個熟悉名字,如譚詠麟、周慧敏、黎瑞恩等等,都是她心裡的真心好友。教Vera最難忘,是與梅艷芳的相處點滴:「那時梅姐會請我們到她的家中吃飯,每當她轉了新男友,就會『帶出來』見下,我們就say hi囉,之後繼續喝酒吃飯,有講有笑!」 問到為何明星不怕被「爆料」,Vera說在70、80年代,記者之間自有守則,就是「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基於互信,記者會衡量甚麼可以報道,甚麼只屬私下聊天,不想隨便影響明星的形象。Vera坦言,自90年代興起狗仔隊、「爆題」文化後,同行之間為了競爭,採訪的問題變得令人難堪,娛樂圈生態由此劇變。
今日的紅星巨星,當中有不少都跟Vera相識於微時。

哭著問Que

「我可說是看著Beyond出道、走紅,並勇闖日本發展,當時傳來他從高處跌下的消息,然後就是記者會……我一邊按下錄音器材,一邊流眼淚。沒法子,仍要照樣拍照、問Que。」

「問Que」為記者行內用語,即是發問問題。Vera分享一次「不專業」的問Que經歷,就是1993年Beyond三子開記者會宣告黃家駒死訊。做記者,俗一點來說,就是看慣「死人塌樓」,無論任何時候都要冷靜應對。Vera無奈地說自己仍不擅長忍住淚水,其後在面對多位紅星朋友如羅文、張國榮、梅艷芳、沈殿霞等人的離去,她唯有一邊工作,一邊躲起來哭。
Vera憶述Beyond開記者會宣告黃家駒死訊,當時她一度落淚。

光影留情

當今資訊橫飛,許多數據和隱私,非記者也唾手可得。面對網絡洪流,採訪及報道形式急速轉變,Vera早前已辭去明報集團職位,轉於網媒工作。她聯同一群現任或前 娛記,自發組成網上群組「娛記 正傳」,先後舉辦兩次展覽。本月剛完成的《 娛記 正傳2 - 我們的快樂時代》中,展出大量明星靚相、舊海報雜誌、懷舊紀念品以及採訪點滴。
劉德華為「 娛記 正傳 」群組首次展覽而揮毫。 metro Pop #552 Text: 劉彤茵 Photo:Billy、Vera Y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