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衣匠 復唧唧


「製衣也有分很多範疇,有人做車衣、有人勾冷衫,我選了補毛衫。」將步入古稀之年的何太太說,以前的人很少買衣服,多數去訂造;時移勢逆,買衣服變得簡單、輕鬆、便宜、選擇多,但買回來的衣服不一定合身,又總會有些破舊衣服捨不得棄掉。儘管製衣行業息微,香港仍不能缺少這些老師傅。
 


走過工業時代       

何太太一家有六兄弟姊妹,排行第一,自幼工作幫補家計。「算起來,我七、八歲便拿針線,十一歲就到毛衫廠做工童。六十年代到工廠補毛衫還要考牌!他們隨手拿起一件衣服,剪個洞,要你即場補給他看,補得好才夠資格進去。」憶起兒時懵懂的樣子,卻大膽獨自到工廠赴考,何太太也想不起自己哪來的勇氣,一頭闖進製衣世界。
何太太於榮芳街市的舖位

女兒近來為她建立臉書專頁,逐漸有客人遠道而來找她改衫
製衣工廠制度一改再改,工人從時薪、件薪,到七十年代由工廠外判承包,何太太都一一走過:「那時製衣業很旺興,訂單多到做不來,我試過連續兩天都待在工廠,日夜補毛衫,衣服一袋袋包圍在旁,忙起來不見天日。後來轉做承包,也得要找人幫手做,只是找回來的不一定手藝好,如果出了差池,就是自己連夜把貨趕起來,不然就會被人罵了。」
投身補毛衫業六十載,哪怕經濟轉型,香港工廠逐一倒閉,何太太並沒有放棄這手藝。十七年前,看到榮芳街市有舖位出租,決定紮根在此。乍看她的店與一般街坊舖無異,沒想到臥虎藏龍。



補毛衫工具之一:針盒隨身陪伴多年,如今已買不到這些工具,只能靠自己小心保存,免得弄壞



補毛衫工具之二:針線包



補毛衫工具之三:老花眼鏡


眼利、心細﹑好手藝

「以前的衣服物料很好,用羊毛、兔毛製成,很保暖,但愈好的物料愈容易給蟲蛀。一批衣服來到工廠已經有很多破洞,我們就要把洞一個個補好。夏天時,工廠很熱,補毛衫時會有一隻隻蟲在我手上爬,只好一邊做,一邊殺!見一隻殺一隻,也別無他法。」除了蛀蟲問題,衣服亦有可能在清洗過程被勾破,那些小洞都不能忽視。

她即場示範補毛衫



衣服上的一個小洞,就已經要補十多針

何太太寶刀未老,仍能輕易把洞邊的小線頭挑出來

製衣業機械化後,用的線更加幼細,人手補起來更加吃力

這件黑毛衣用十六針織成,補衫時要小心,不能漏掉任何一個線頭

何太太:「補衫要有心才能補得好。」  
何太太拿起一件毛衫,用針把洞邊的線頭勾起,熟練地說:「這裡已經要補三針。」說畢,就偷偷從衣服周邊取線再穿針,不消兩分鐘便把衣服的一面補好,完全不留痕跡。「製衣業機械化後,有些衣服的針很細很密,就變成視力大考驗,看漏眼少補一針都不行。」補毛衫固然講究視力,但最大的困難卻是找不到線:「有時偷不到線,又找不到相同顏色的線,就會令人很懊惱。」何太太皺著眉頭說。


不言休 不言敗的工匠精神




何太太暢談昔日製衣業的故事
補衫不易學,何太太的女兒很欣賞媽媽的手藝,卻學不來;這手藝亦很難推廣,一切講求經驗、實踐、熟能生巧,並非三言兩語就能讓人學有所成。現代人買衣服等於買潮流,愈來愈少人會特意拿衣服去補,市場大不如前。



有服飾店老闆把海外購入的衣服拿給來改,三種線交錯重疊,但何太太都能妥善處理
現時,何太太只在早上開店,從前工時長、環境差,現在考眼力、缺賞識,為何她還堅持守店?「我小時候已經很喜歡補毛衫,愈做愈喜歡,愈是難補的衣服,只要補好,自己便很滿足。現在繼續開店,可能是一種精神寄託吧?」
偶爾有服飾店老闆拿著外國購入新衣,到小店給何太太改至適合港人的體形:「你看!三種線,一層疊一層,很難改!」但再難改,又不見她推卻。誰又會想到今日從服飾店買入的外國時裝,亦曾經過本地製衣業老師傅雙手呢?

從前為興趣投身補毛衫業,現在為興趣繼續停留補毛衫業



雖然有家人勸她退休,但何太太堅持每朝開店,面對每件結構繁複的衣服也不會放棄,抱著遇強愈強的精神修補送來的衣服

FOLLOW

新穎時裝

地址:葵



榮芳街市 40

FB 失傳的工藝

- 專業修補針織毛衫老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