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2月06日
Garden of the Artisans 藝術節2019
12月06日
香港舞蹈團 大型舞劇《倩女.幽魂》- 載譽在港第三度公演
11月28日
《K11 X’MAS REFLECTION》聖誕藝術展
11月18日
「Breathe in Breathe out II 自圓其說」 視覺藝術展
11月27日
「但願 - 光芒再現 」升級再造藝術展
12月10日
《MEET YU NAGABA GALLERY - I’M YOUR VENUS》
12月20日
「日安時刻」展覽 中環食晏話當年
11月30日
JCCAC 藝術節 2019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失去了,才學懂 《漫長的藉口》



西川美和,一個不太熟悉的名字,於是附送另一響噹噹名字──是枝裕和。
宣傳資料(總刻意)提及,當年西川在電影台面試中獲是枝賞識,繼而入行。
或者,只是我們識她太遲。自03年處女作《蛇野莓》,她一共拍了7部作品,拿過日本奧斯卡、日本電影藍絲帶獎,早就獨當一面。
新作《漫長的藉口》,講失離、人與人的結(連結、心結),亦聚焦自身,那不能言說但無法迴避的陰暗。
日本女導,繼河瀨直美之後,請你也記住,西川美和這名字。

一反慣常

除了導演身分,西川也是作家,入圍過直木獎、三島由紀夫獎等重要文學獎。如部分舊作,新戲再次改編自個人作品──唯一不同是,故事仍在醞釀時,已想拍成電影。但有太多想說的,故先用文本盛載,再轉化成兩小時的映像版本,劇本工整、流暢。
無獨有偶,故事主人翁衣笠幸夫(本木雅弘飾),一樣是作家。開場不久,妻子夏子就在旅行時意外身故。
失離題材,導演表示靈感來自311,不出奇;出奇在,套路跳出慣常日式勵志與大愛──幸夫先生,其實半滴眼淚都流不出,夏子遇險時還正在出軌。但畢竟身為公眾人物,不得不偽裝哀慟,表裡拉鋸。罪疚深潛,同時進退失據,怎算?

Move On

先補充兩點,關於幸夫:1) 他極自我中心、逞強、不夠成熟(導演坦白解畫,這性格設計,蘊含個人陰暗面投射);2) 他陷瓶頸,一個作家寫不出(真誠的)字,相當糟糕,還對妻子離逝無感,更糟糕。如是者,生活頓失重心,需要暫借一個穩妥的錨。
另一邊廂,同一場意外裡,大宮陽一亦痛失妻子(和夏子同遊的閨蜜)。他,明顯是幸夫的反襯,真情流露,喪妻後呼天搶地,無心照顧子女,生活、性情、人生觀都截然不同。結果,幸夫主動提議幫陽一湊仔──原初只為私心,尋找寫作靈感。但久而久之,相濡以沫,慢慢改變了自己,凌亂生活終於有個出口。
當然,過程中還有各種插曲,延伸探討關係、家庭本質。有些路,終究又要一個人走,陽一如是,幸夫如是。兩個鰥夫,各自用自己方法把過去送行,再步向往後人生,含蓄、動人。

缺憾之必然

西川美和,始終有和是枝裕和相似的地方。
故事上,相比是枝的靜水流深,西川無疑更加直白。但他們,都從不批判故事角色,只會細膩地描畫他們的抉擇、行為、心理狀態──由此至終,電影沒定奪過幸夫,以及任何人的善與惡。
乃至,幸夫真的過渡到另一個階段了?導演亦不說Yes / No,反而想帶出一點:人無法完美地成長,總要直面、接納那個帶有缺憾的自己,才可安頓人生。
是枝都說過,與其創造完美角色,不如捕捉只有平凡人,略帶髒汙的世界突然展現美好的瞬間──也是一種難得的sensibility。

#533 metro Pop
TEXT: NI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