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天才與怪傑


一個是年僅10歲在國際藝術展頻頻得獎的天才畫家Aelita Andre,一個是《Time》稱為「亞洲塗鴉第一人」,在香港獨立音樂和藝術界龍飛鳳舞的大頑童MC仁;一次慈善藝術活動,將兩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拉在一起。一大一小,一中一西,一個是天才,一個是怪傑,但腦袋裡同樣有著旁人無法得知的天馬行空的念頭,在交談中建立起一種默契,勝過言語。
雲集塗鴉之手 為慶祝登陸香港一周年,法國傢俱品牌Roche Bobois舉行首個「Roche Bobois藝術.生命一周年慈善品味大派對」,邀請各界藝術家重新設計其經典梳化Mah Jong,來自澳洲的Aelita Andre就是這樣遇上本地塗鴉達人MC仁。乍看極端,但設計意念有不少相同之處,難怪兩人分外投緣。當MC仁追求脫離城市監控,回歸自然,讓天性奔放,Aelita愛用雙手來塗鴉,畫作呈現率性的奇幻自然世界。殊途同歸,創意之源都來自自然界生命。
在Aelita眼中,MC仁是個magical的人,MC仁卻對這才華洋溢的小妹妹折服。像Aelita如此年輕便能辦畫展並得到國際獎項,要發揮創意,父母適當的縱容,是最理想的栽培。當不少香港家長總是規行矩步,反而扼殺了兒童的潛能。「你猜在香港,會不會找不到這樣的天才?」驚喜之餘,MC仁亦有幾分感慨。
經典設計任意併砌

Mah Jong即是「麻將」,也是Roche Bobois一款著名梳化的名字。延伸自「麻將」的意念:併砌,就像打麻將本身並無指定規格,但最終要把相似但不同的牌湊合成章。在70年代面世的Mah Jong,同樣強調free form,亦像時下的「模組化」設計,可任意併合和堆疊,變成不同形狀或形式的梳化,有時是坐墊,有時是床,或是抱枕,甚至像個室內泳池,配合用家在客廳、睡房、書房的需要,若加上不同配色和物料,變化更多。設計雖然簡單,卻構想獨特,展露無限可能。如何使用它,本身也是一種創作。

作為Roche Bobois經典設計的Mah Jong,已有超過45年歷史。

芭蕉葉的世界 「其實我很少重複為相似的東西做設計,也未試過設計梳化,Mah Jong簡單得來有妙處。」MC仁重新設計的Mah Jong同樣簡單為主,作品由色調柔和的芭蕉葉組成,葉子中隱藏著閉路電視錄影機,一方面寓意自然界監察著人類的一舉一動,人類應珍惜大自然與其並存;另一方面也跟MC仁潛修佛學有關:「近年在創作中我經常用到芭蕉葉,閉路電視的眼就代表自己。」

芭蕉實乃佛教常用的象徵物,芭蕉雖大,但內裡中空,暗示一切事物的本質都是空無。雖唱粗口歌,為人不修邊幅,但MC仁其實是有點另類卻又資深的佛教徒。

MC仁相當欣賞Mah Jong的設計,除可任意併砌,梳化本身也沒有固定的坐法,是另一層面的舒適和自由。

恐龍時代的狂想 兩歲開始成名,遊走世界舉行國際級畫展的Aelita,雖然年輕,但作品並非信手塗鴉,更像向成年人呈現一個童趣而真實的平行世界:「我的創作總有些相似的元素,因為我喜歡大自然,動物和恐龍。」為Roche Bobois重新設計的Mah Jong,主題仍舊圍繞想像中的星球,筆觸由一張梳化游走到另一張,以彩虹瀑布連結,表達宇宙有兩個世界的概念。

Aelita畫得率性隨意,手法像孩子,但心思成熟:「這些作品就像我的孩子。」整張梳化像一張抽象的宇宙連環圖,除了樹木與恐龍,還可看出顏料在梳化上自由流動,凝固後所做出的圖案,如奇幻生物的輪廓。

Aelita的畫作和設計時常出現各式各樣的動物,有具體的,亦有抽象的,結合起來就是她獨一無二的世界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