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汗推拿》 11年前的香港預言書


《大汗推拿》是潘惠森2006年寫下的劇作,首演時,大概沒幾個人看得懂。潘sir就如先知一樣,如實記下自己對未來的想像,而劇本中種種荒誕情節,竟在現今生活中一一應驗了。在深圳的一間按摩院內,四個不同民族人士相遇而擦出火花,笑料百出,卻暗藏香港人的集體抑鬱。十多年前,人人期待著香港融入珠三角經濟區所帶來的效益,誰又料到會演變成今天的模樣?風車草劇團這時再把《大》劇搬上舞台,由陳曙曦執導,與觀眾一同重新審視香港的過去、當下及未來。


劇中有來自中國少數民族的角色,如由湯駿業(左)飾演的鮮卑人水仙花。 陳淑儀(右)飾演的耶律屈原,經常懷緬蒙古人的風光歷史。


《大汗推拿》說甚麼?

故事發生在深圳一間名為「大汗推拿」的按摩院內。林松(香港人)自述看見的士司機撞車後的遭遇,而這故事又巧妙地和按摩院內所發生的一切連繫起來,跟耶律屈原(蒙古人)、水仙花(鮮卑人)、萬純(廣州人)三人的經歷互相呼應。他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低下階層,有創業理想、高尚人格及打不死的精神;耶律屈原更有驚人的大汗推拿功力,但三人卻被無良老闆剝削──究竟如何才能殺出一條血路?
導演:陳曙曦
編劇:潘惠森
主演:梁祖堯、陳淑儀、湯駿業、邵美君


邵美君飾演按摩院老闆,用盡各種手段以求營利謀生。 右為梁祖堯 。


經典潘式風格

十多廿年前,香港人很愛北上深圳「揼骨」,價錢便宜並服務一流,那是一個香港仍在領導珠三角發展的年代。《大》劇充滿潘氏風格:通俗搞笑、荒誕幽默,同時加入大量隱喻符號,明嘲暗諷社會境況,充滿語言藝術。

陳曙曦當年曾觀看此劇,今次以導演身分再讀劇本。「當年關於珠三角經濟圈的討論開始不久,概念不太清晰,觀劇時只覺得很有趣、很好笑。其實潘惠森加入了很多對於珠三角、甚至香港和內地發展的想像。」


《大》劇於2006年由新域劇團作首演,當時梁祖堯(圖右)、陳淑儀和邵美君等皆有份演出。


預視國情

《大》劇是潘惠森「珠三角系列」的第二部。除了欲罷不能的笑位外,系列反映了編劇對內地國情的精準掌握和預測,以及香港在當中的角色。「SARS後,大家開始重拾軌道,某程度上對未來充滿憧憬,經濟從谷底復甦。當時觀眾看不明白潘惠森想說甚麼。」

連11年前有份參演的演員們,也有一種「現在才看得懂」的感覺。「珠三角發展了那麼多年,現在還有『一帶一路』,更是世界性的,發展將會遠至歐亞和非洲。劇本中有些關於『火車』的台詞和隱喻,當時仍未出現高鐵爭拗,亦沒人想到高鐵規劃會伸延去如此遙遠的地方。現在這火車已正駛來。」


珠三角中的香港

這些年來,珠三角的周邊城市的確發展迅速,而香港倒像落後了(如內地傳媒所言)。「我們排練時討論原因何在,是否因為香港有太多政治爭拗,不爭氣?抑或是原本就設定好的結局?最近才知道,原來香港在『一帶一路』中的角色是『超級聯繫人』而已。現在重看劇本,確實感觸良多;仍然很好笑,但裡面有一種憂鬱。


十年前的「地差」

劇本的另一特別之處是有少數民族人士的角色,而且是香港人較少接觸的蒙古人和鮮卑人。香港人林松的人物設定也有趣,是個宗教系畢業的大學生,卻跑去做水貨客。陳曙曦:「當時香港人對內地人的舉動和價值觀都很陌生,不理解,也從一個優越的角度去看內地人。」這是潘在劇本中提出的「地差」現象。「林松裝模作樣地去尋找新生活,做水貨客是為了『貪得意』結識不同人;反而三個內地人稍為謙卑一點。11年後的今天,這差別更顯而易見。」


陳曙曦導演


文化融合與凋零

如此回看,香港人某程度上是十分無知,沒有想及將來。在經濟層面以外,潘惠森筆下還寫到文化融合的現象,今天看來似乎是個預言。「鮮卑是已被滅絕的民族,其文化已流落到其他國家。另外,內蒙已發展得很城市化,很少人會說蒙古話了。」11年前,粵語還不是一個公共議題,但潘惠森早已寫進劇本之中。「不知道他是否想把香港比喻為其中一個少數民族。」

相關文章


重演的意義

重演一個劇本,不純粹是複製一次首演,必然會加上當下解讀的再度詮釋。經商討後,《大汗推拿》保留了劇本2006年的時空,但以2017年的角度回望當時,再去展望將來。「這齣可當作香港歷史劇來看。這樣可讓進場欣賞的年輕人,知道2006年的香港是怎麼一回事,再回溯作為一件藝術作品的力量能有多大。」




《大汗推拿》

日期:9月22至29日
地址: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350 / $270 / $200
WEBSITE:www.urbtix.hk
FB:風車草劇團 Windmill Grass Theatre

#572
text/Lorraine
photo/ Billy、風車草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