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21日
「20/20」周年紀念展覽
09月12日
JCCAC 手作市集 Handicraft Fair
10月05日
第十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08月30日
今井龍満十周年個人展覽
09月12日
Cine Italiano!—香港意大利電影週
10月09日
香港歌劇院隆重呈獻 威爾第《弄臣》
08月23日
「夾軟糖」藝術展覽
09月15日
「花落。水熊阿蟲爛作品展」畫展 @不貧窮藝術節2019
09月12日
NEW PAINTINGS 阿爾伯特.厄倫個展

在牆上鑿畫


城市塗鴉,一向是「加」的創作方式,在空盪盪的牆和閘上,用噴漆加添顏色圖層。不過藝術創作求新,何來一定公式?葡萄牙藝術家Alexandre Farto aka VHILS,選擇用「減」的方法,到處鑿出痕跡。早年他遷來香港,當然也留下大作。 無名紗廠女工肖像 VHILS的作品,主要是人物肖像,而且是無名小卒。對他來說,人看似平凡,在自身環境裡努力求存,其實都是無名英雄;觀者看他的作品,可思考個人價值。VHILS與The Mills Gallery 六廠和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合作,在香港留下了第一件大作。他知道香港紡織業在七十至八十年代發展蓬勃,於是決定在廠房外牆,刻鑿一名女工的肖像。雕刻和紗廠融為一體,一代的奮鬥回憶便可永存。 思考空間變遷 VHILS畢業於鬼才輩出的倫敦聖馬丁藝術學院,以破壞性雕鑿的創作靈感(destroy to create),來自當年萄萄牙康乃馨革命時代,街外滿牆的政治宣傳壁畫,槌、鑿、電鑽、鹽酸與漂白劑就是他的畫筆,有時甚至用到炸藥。他年紀輕輕,便闖出知名度,其作與塗鴉鼻祖BANKSY的作品出現在同一幅牆後,一炮而紅。 牆面剝落,鋼筋、水泥、磚頭見光,凹凸有致,不同層次的材質並存,視覺上表面出版模的陰陽色差,概念上則是VHILS對空間變遷的思考。世代發展迅速,不論是甚麼地方,無不舊去新來。刻走表層後,顯露的除了是底層結構,或許亦象徵未盡消失,但快將被人遺忘的舊有事物。 對香港情有獨鍾 自2006年完成了首幅雕刻作品,VHILS的足跡遍佈世界各地,包括上海、巴西、倫敦等。VHILS推出過不同的社區項目,在上海就曾在等候拆遷的房屋外牆,雕畫出拆遷戶的肖像。而香港人煙稠密,高樓密佈,節奏急促,從來不是宜居的特質,卻吸引了他從里斯本遷往香港:「這裏的公共空間兼有我最喜愛和厭惡的東西,很適合創作。」 對VHILS來說,華麗建築固然是炫目的,但背後也有陰暗一面。他嘗試反映事物的陰暗面,從中發掘更有趣的東西。所以他用考古學來形容個人創作,捨棄顏料,僅以層次表達和引發思考:「在牆上鑿畫,真的可以反映城市的故事。如果一段歷史距離現在不遠,那牆身會是平的,沒有太多層次。」在饒富歷史的建築上「考古」,就是另一回事,當然不管是甚麼情況,其中也自有意義。 TEXT/Nicky PHOTO/The Mills Gallery 六廠、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