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十大最不受歡迎短片


老一輩常說:「一吋光陰一寸金。」時移世易,現在是「1個like值1美金。」人人都想人見人愛,不惜機關算盡都要獲取別人的青睞,但如果名氣可換金,誰又會介意「惡名昭彰」?近年網上流行「負評」風潮,網民可合力用「嬲嬲上到鼻」來懲罰公眾人物,亦有內容創作者歡迎大家按下Dislike鍵來表態,創造網絡動員之數字神話。歷史上最不受歡迎的十齣短片,原來首位就是YouTube自家創作。成名確實要趁早,但,你有被討厭的勇氣嗎?

1.《YouTube Rewind 2018: Everyone Controls Rewind》

YouTube每年底都會推出一支年度回顧影片(YouTube Rewind),以「大集錦」剪輯來回顧一年大事。然而,沒有人會猜到,去年終剛推出的《YouTube Rewind 2018》竟然成為史上最不受歡迎的短片。在這之前,長據榜首的Justin Bieber《Baby》MV,用上8年時間儲下的Dislike紀錄,YouTube只用8天就打破了。有研究網絡文化的學者指出,這場前無古人的Dislike災難源於YouTube與大眾脫節。例如刻意忽略了Logan Paul & KSI拳擊賽、YouTuber長老Shane Dawson和PewDiePie等破千萬點擊率的大事件,歇力將這個用戶原創內容(UGC)平台塑造成紅星名人主導,品牌樂意花錢賣廣告的幸福國度,與網民擁抱的文化背道而馳。
Dislike數:1,587萬

2.《Baby》

加拿大歌星Justin Bieber初出道就憑單曲〈Baby〉一舉成名,歌曲同時亦成為了他「仇恨值」的指標,每次他吸食大麻、失言、毆打狗仔隊等新聞爆出,網民就會樂此不疲地回到這支影片留下「負評」表態。當年15歲寫下的這支純情K歌,誰會料到是歌手畢生的黑歷史?
Dislike數:1,037萬

3.《It's Everyday Bro》

Jake Paul和Logan Paul二人早年在vine上拍攝搞笑短片而走紅。他們經常透過互相攻擊來製造話題,〈It's Everyday Bro〉是Jake聯同Team 10推出的一首歌,旨在吹噓自己在短時間內賺得大量的人氣和粉絲,更揚言要趕超pewdiepie的Follower數,於是又引來了雙方粉絲的罵戰,這種互相Diss的做法,遂成為了網紅吸引眼球的魚餌。
Dislike數:423萬

4.《Can this video get 1 million dislikes?》

「求你討厭我吧!」現實裡頭或許未必有人會這樣講話,但在網上卻是一招走紅妙計。擁有5,000萬訂閱者的PewDiePie曾經推出了一支名為「這影片可以獲得百萬負評嗎?」的短片,邀請網民合力創造一支史上最多Dislike的短片,以抵制YouTube擅自改變演算法。影片獲得近4百萬負評,堪稱一場網絡小革命。
Dislike數:398萬

5.《Despacito》

西語流行曲《Despacito》紅遍世界各地,但事實證明並非每個人都喜歡這種「病毒性神曲」。這首歌中教人瑯瑯上口的輕快韻律(B小調 - G - D - A)衍生出多個不同版本的翻唱,由Justin Bieber到素人到古典演繹應有盡有,一時間我們每日都會聽到新的《Despacito》出現,無間斷洗腦式的放送,最終反而招致網民的強烈反感。
Dislike數:390萬

6.《Call of Duty: Infinite Warfare Reveal Trailer》

老牌遊戲Call of Duty在2016年發出的宣傳片累計超過3百萬的負評。不過對於遊戲發行商來說,No News is Bad News,負評的意義反而是「財源滾滾來」。遊戲的首席執行官Eric Hirshberg曾揚言:「Black Ops II的預告片也曾經打破Dislike紀錄,卻成為了品牌最成功的遊戲。無論如何,遊戲最終都會大賣。」
Dislike數:380萬

7.《Friday》

好歌獻給你,美國歌手Rebecca Black的處女作《Friday》相信也是本著同樣的心情錄製,但在缺乏唱功和經費的情況下,反而產生出一支史上最難聽的音樂影片。網上一面倒將這首歌批評得體無完膚,無論是立意、韻律、歌詞抑或歌手形象,連網絡文化評論家也形容「不知從哪兒開始評論」。
Dislike數:344萬

8.《How It Is (Wap Bap …)》

MV來自德國網絡創作人Bianca Heinicke,上傳幾天就登上德國YouTube最不受歡迎短片的榜首。美人加上甜美歌聲,本應是絕佳組合,但當代音樂評論家一致認為歌曲扁平而幼稚,並使用上大量的Auto Tuned美聲補正,更有指歌曲竊自澳洲歌手Lenka的《The Show》(2008),令負評風潮進一步發酵。
Dislike數:296萬

9.《Cortando o Botão do YouTube》

早前網上流傳有歌手將獲頒的新城獎項棄之不顧,榮譽慘成橋底垃圾,教支持者無比難堪。外國原來亦曾發生過類似事件。巴西YouTuber AruanFelix早年因訂閱者破10萬而獲發一個「YouTube銀色按鈕」獎牌,不久他拍片展示如何用盡各種方法將銀製獎牌一分為二,玩世不恭的舉動,傷透了不少擁躉的心。
Dislike數:255萬

10.《Masha and the Bear: Recipe for Disaster》

有些人可能會嫌《天線得得B》無厘頭,但拍馬也追不上這則超過3,500萬觀看次數的俄羅斯兒童節目。作品故事圍繞著一個女孩和朋友熊仔的冒險之旅。無論是網民抑或網絡文化學者,都難以解釋為何這一部看似普通的卡通片集會有如此大的反響,同時也是唯一一部躋身十大最討厭影片的兒童動畫。
Dislike數:240萬

mp650>Pop 10
TEXT:一樹
PHOTO: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