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5月24日
《美國大師弗蘭克‧斯特拉:波蘭村莊》展覽
07月05日
LCX x SUPERFICTION SUMMER ADVENTURE 展覽
07月05日
朴美娜新作個展《尖叫》
06月28日
Thomas Fung 首個個人藝術展覽 “Goal Digger”
08月03日
「吉卜力的動畫世界」展覽
06月22日
「時裝品牌策劃及採購:FASHION SOLUTIONS」專題展覽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六合彩的雛型 - 字花


六合彩 的雛型,可追溯到「字花」(又稱「花會」)。彭志銘:「字花由廣州傳入,五十年代最興盛,當時香港面對戰後百廢待舉的景況,市民缺乏生活物資,希望透過小小的金錢,買一個希望,作『加餸錢』。」字花共36個號碼,每個號碼均有一個古人名字;每次開一個古人名字(即「開字」),買中者一賠三十。

字花報顥示了36位古人的資料,以供售賣。字花師爺提供貼士,以圖畫暗示結果,於小報刊登,如17號的青雲,他是一位道長;圖畫可能會繪畫一團雲或一個道友, 以吸引更多人投注。

字花架構

字花組織分為總廠(最高機關),接著是艇仔。彭志銘:「艇仔多在冷巷放一個木箱,收取市民投注;市民賭本多是一毫,被指專殺『打斧頭錢』,投注後給他們發一張收據,寫了金額及號碼,便帶到總廠。」開字後,總廠把派彩交給艇仔,再轉到投注人手上。「這形式叫很多外國人難以置信,市民不知道總廠位置,艇仔又是移動的,市民卻沒有顧慮投注,顯示了社會很和諧純樸,互相信任。」

靈魂人物:字花師爺

負責留意艇仔交的投注,選出冷門字;他是唯一知道開字的人,親自把結果拿到指定地方公佈;多是吸鴉片的道友,長期躲在字花廠密不透風的黑房裡,以防結果外洩。

術語變俚語

「『爆煲』一詞來自字花,屬廣州術語。為表公正,把結果掛在煲上;公佈結果時要打破此煲,即代表『揭穿了秘密』;另有香港術語,『爆廠』,指總廠賠額太大,輸了一大筆金錢,即意思『投資失利』。」

摩登字花誕生

六十年代初,香港人口增長迅速,社會福利團體經費不足,有議員建議官方開辦獎券,籌集資金,1962年開售「政府獎券」,每張2元,投注額的40%供社會福利用途,頭獎有機會獨得近50萬獎金。

後來「政府獎券」不適應新形勢,委員會參考賽馬的四重彩,於1975年創立「多重彩」,但難度太高,失敗告終。取而代之是「六合彩」,1976年7月開始推行,沿用「多重彩」的英文 “Mark Six”,由1至36個數字選出6個,每注2元,跟今天形式無別。特別一提,36個號碼剛好與字花36個古人數目一樣,相信以字花為藍本,同時打擊當時非法字花賭檔。

新興行業隨 六合彩 的興起而誕生:「扒格子攤檔」於投注站門邊或路上,專門幫助市民填寫六合彩表格;因為表格的數字方格太小,市民擔心填得不好,收不了獎金,找人代勞,每票收取3毫;他們同時也代填賽馬時的「孖Q」、「孖寶」及「四重彩」表格。

委員會檢討了「多重彩」的失敗原因,創造了 六合彩 ,把彩票每張10元調低至2元,讓更多市民參與。
metro Pop #495
text/Renee Wu
photo/Franky, 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