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兩人比一人好 伍卓賢A Cappella新專輯


該怎樣形容伍卓賢呢?他是作曲/編曲家、笙演奏者、A Cappella藝術家......不,任何樂器、曲種或風格都不能定義他,界線對他而言是限制,是用來不斷地踰越和挑戰的。他創作就是隨心所欲,自由穿梳於中西樂與古典流行之間,唱作編彈監無一不精。最新作品是feat. 柳重言的《七百年後》電子風A Cappella版,還拍了有型MV,夠意想不到吧。

伍卓賢Yin Ng 全方位音樂創作人,中西樂fusion組合“SIU2”音樂總監,香港首創無伴奏合唱劇團「一舖清唱」聯合藝術總監。2011年推出一人 A Cappella專輯《一人合唱團》,現正集資新唱片《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

FACEBOOK: 伍卓賢 Ng Cheuk Yin

專輯集資網站:http://musicbee.cc/project/ngyinacappella

一人合唱?

即使沒聽過伍卓賢本尊,想必聽過張敬軒的《櫻花樹下》吧,他就是作曲者。五年前,他把英文版“You in my life”改編成無伴奏版本,連同自己喜歡的舊歌,收錄在《一人合唱團》專輯,一人包辦所有聲部兼模仿樂器。他這做法在香港前所未見,源起只是一個貪玩念頭。伍卓賢:「一直想唱A Cappella,但沒時間和其他人夾。工作上經常要做demo,習慣了自己唱所有和音聲部,便衍生這概念。」




有機與可能性

或許大家看慣YouTube上的無伴奏演唱片段,都是一群人演唱一首耳熟能詳的流行曲,改編風格往往是小清新。這是《七百年後》帶來驚喜的原因。「人的音色有極多可能性。在A Cappella界別中,很多人不停鑽研不同唱法,最明顯例子是beatbox,常常發現:嘩!原來人能發出這種聲音!」

早在二十年前,還在中文大學音樂系唸書時,伍卓賢已是著名無伴奏合唱組合「姬聲雅士」成員。「若說世界正在走往high tech,A Cappella是low tech,意思不是沒技術,而是organic,只需數人,不用任何器材、樂器便可make music。而且每把人聲是完全不同,數把人聲加起來變化更大;雖然每件樂器的聲音亦有差別,但仍很近似。」


人多好混音

新碟不再孤獨,從一人變成兩人(或以上),是希望令作品更立體。「自己一個的音色一模一樣,危機是會悶,混音時要想方法增加色彩。相反,人多音色便豐富,他們亦會給意見。」原本打算2014年開始製作,音帶卻出現毛病,須休息。「原來聲音也會隨時失去,更感趁有能力便要做。聲線會隨年紀轉變,專輯是該時期自己的一個紀錄。」新碟中暫定有兩首原創新歌,在A Cappella界甚罕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w1xUF5MDs4


下一步:A Cappella廣東歌

近年有「香港國際無伴奏合唱節」年度比賽,YouTube亦可找到不少翻唱短片,伍卓賢說是個起步。「二十年前,活躍組合只有兩個,現在約有二十隊,中學生也有,普及了。其中原因是大家透過網絡可即時接觸外國組合,這些短片全球歡迎,點擊率高的那些,質素媲美主流歌手。」

A Cappella進入大眾視野是全球趨勢,較近例子是台灣「歐開合唱團」首次出碟便奪得2013年金曲獎多個獎項。香港明顯追不上,即使愈來愈多相關活動,其實圈子很小,伍卓賢猜本地參與者不超過三千人。這些年來,從灌錄唱片到創作無伴奏合唱劇場,或跨界到流行樂壇,他一直在各崗位努力推廣A Cappella。「你會發現甚少A Cappella廣東歌,網上短片、樂譜、表演也不多。唯有盡做。」




#533 Metro Pop

photo: FRANKY

text: LORR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