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合作用》 亞洲首個同志藝術展開幕


"Only in the darkness can you see the stars." ──馬丁·路德·金

象徵希望的光,為世人所好,奈何最耀眼奪目的光不在白昼,反而在黑暗中顯露,為人們在追尋理想的道路上帶來動力。這道光,今次就成為了亞洲地區首個同志議題展的主題。《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本月於台北當代藝術館開幕,為亞洲首個以同志議題為主軸的國際巡迴展覽。展覽邀請到22位藝術家參與,聯手建構出二戰後華人LGBTQ社群的生活故事,匯聚成當代亞洲同志的歷史河流。本回我們越洋訪問策展人胡朝聖,由他來帶領我們逐一細賞這道光折射出的人文藝術意象。


m: metro Pop 胡:胡朝聖
m:光.合作用有何意思?

胡:展覽以「光」作為展覽主題名稱,希望回應同志社群裡以彩虹作為符號象徵和平、愛和多元訴求的歷史。彩虹實為光的折射,不同色彩本為一體,藝術的展現以及同志議題的探討如光譜一樣擁有多樣和包容性,絕非光明與黑暗兩端的二元對立。


m:萬中無一的展覽?

胡:相較於西方,華人藝術圈在同志議題上的表達相對有限,尤其在官方美術館更處於一種無聲、失語狀態。「光‧合作用」為首個在華人官方美術館展出的同志議題展覽,作品年代橫跨近50年,形式包括繪畫、裝置、雕塑、影像、印刷、攝影等不同媒介,本質上就是一個二戰後華人同志的生命史以及相關內容的藝術史切面。

《半島玉》 黃馬鼎

胡:展覽觸及的內容廣泛,包含身分認同、平權議題、媒體獵奇、社會壓迫、歧視汙名、情慾、生死等等,聚焦於LGBTQ面對的真實困境、現實與極有可能在未來創造的社會結構翻轉。


m:性別多元議題上,藝術創作能帶給大眾甚麼新的思考方向?

胡:今日的台灣,同志人權為台灣年輕人熟悉、理解和支持的課題,但同時社會上仍然存在不少反對聲音,歧視暗藏於生活細節中。而每當談及理想社會的想像,同志身分基本上是被排除在外的非我族類。這時藝術創作就成為了構築社會多元議題的對話媒介,讓人與人之間多樣的思想風景,在靈活互動中建立熱忱而溫暖的關係。


《紅裙少女》 席德進

同志議題在藝術的表現上大多顯得幽微、隱晦,或是多以符號暗喻的曲折方式呈現,即便如此,仍無法阻擋藝術家們勇於展現自我的強大意志力,帶出觀念先行的藝術思辨。


m:展覽中,哪件作品會令香港人最有體會?

胡:同樣討論身分認同,生於香港的藝術家曾廣智,透過中山裝作為標誌,開啟了「東方遇見西方」攝影創作計畫;儘管作品的內容意涵並不直接明顯指涉同志身分,而是藝術家對自我國族身分上的探討呈一位來自東方世界的中國人,在周遊西方著名文化景點的過程中,引發觀者對於偌大的國家集團及全球化的歷史思考,以此意義延伸,可能暗示作為多樣社會族群身分在主流社會下的邊緣位置關係。




身份認同質詢?

《東方遇見西方》攝影系列
1979年,曾廣智於加拿大的一間舊物店見到一套中山裝,令從未踏入中國土地的他對自我身分感到十分好奇。及後,他開始以中山裝作為東方身份的標誌,四處拍下置身於西方地標建築下的照片,希望喚起人們對於隱藏物象背後主權力結構的關注。


Info

《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
為呼應同婚合法化的時代改革,台北當代藝術館邀請策展人胡朝聖策展,首次在亞洲地區以展覽的形式表現同志的心靈世界與美學價值。

時間:即日起至11月5日
地點: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39號)

RELATED POSTS



#573
TEXT: 一樹
PHOTO: MO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