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測社交平台 私家偵探靠「最後上線時間」破案


網絡浩瀚的世界裡,個人私隱容易被揭露。一張照片,透過google辨識臉部輪廓的功能,已可尋找出當事人在網絡上留下的足跡。2008年成立的弘景安偵探社,調查部門細分為資料搜查組、跟蹤隊及儀器組,如果以足球作比喻,他們像西班牙般小組形式出擊,迅速有效地直達目標。
Tim投身偵探行業6、7年,當年看見報紙招聘廣告聘請「私家偵探」,覺得有趣便入行,最初跟師兄學習跟蹤,後來轉戰營業部。

網絡敗露行蹤

「打卡」或許是現代人的例行動作,缺點是容易敗露個人行蹤。偵探社資深商業顧問Tim So指,調查「男女關係」案件,社交平台能搜集不少證據。「過往不少個案,委託人委託調查伴侶是否『出軌』,社交平台資訊如『打卡』位置與委託報稱的不一樣;朋友把當事人行蹤放上facebook;或者當事人『打卡』位置,剛好與外遇對象『打卡』位置相同……大量蛛絲馬跡都可從中找出。」甚至乎,觀察WhatsApp「在線上」的狀況,也可簡略了解一個人的生活習慣。 隨著科技發展,儀器發展也有變化:偷拍儀器愈來愈生活化,如隱藏鏡頭置於手錶或眼鏡中;汽車定位追蹤能透過衛星定位,準確得知目標人物位置。不得不提是手機監察,「委託人受權我們,把程式安裝到目標人物的電話,便能得知電話內的資訊,包括WhatsApp內容、通話紀錄等。」部分案件無須出動跟蹤隊,從資料搜集及儀器監測下,已搜集了足夠證據。「男女關係案件,確認『出軌』的案件高達95%。」

怪誕案件

偵探社曾接過一些香港十分罕有的個案,如「小白豬失蹤事件」。話說委託人心愛的寵物小白豬不見了,懷疑鄰居「殺豬滅口」給吃了。「我們派出跟蹤隊調查鄰居行蹤,發現目標人物每天正常上班,沒有古怪習慣;又向其他鄰居搜集資料,事後發現目標人物是回教徒,不吃豬肉,還了他清白。」又接過「村屋內衣褲失竊事件」,委託人已上了年紀,其內衣褲經常無原無故消失,懷疑被盜。「我們在村屋位置安裝偷拍器,發現晚上10時至11時期間,一名男子到事發地點偷取內衣褲;其後向其鄰居查證得知,他向來有易服癖的嗜好。」Tim指出,偵探的經歷,確實看盡不少社會光怪陸離的現象。

模仿查案經過


追蹤隊會用望遠鏡進行高空觀察。



高登起底組

近來被熱烈議論的「副校長與女學生」發生師生戀,「高登仔」花了4小時9分鐘火速把當事人「起底」,被傳媒廣泛報導。 曾在高登發表小說的三聯幫牟中三說:「高登仔會從照片尋找蛛絲馬跡,如有沒有反光反映出拍攝者的樣貌;高登會員人數眾多,會員能夠辨認便利店所在地。如照片有事主樣貌,便可快速找到事主facebook、地址、電話。聽聞不少高登仔是調查工作的專業人士,如於財務公司工作,專門調查債主背景,高登仔調查速度可比記者更快。」



metro Pop #486 TEXT/RENEE WU PHOTO/WAI、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