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健力 女生


「不著眼於他人目光,女生也能突破自己去舉重。」

舉重長久以來是男性當道的運動。120多年前的第一屆奧運會,已包含男子舉重項目,反觀女子舉重,則於相隔百年後的2000年方被列入正式項目。現在女性聽見舉重,一般都「耍手擰頭」,怕練得滿身肌肉。健力選手黃敏婷Summer不以為然;既然得來一副好體魄,她想看看潛能會帶她走到多遠。

舉重之路

敏婷小學打乒乓波、中學打籃球、大學修讀體育,現職健身教練,也是一名健力選手。問她有沒有運動以外的興趣,她想一想,笑說道:「我好像從小到大都離不開運動。」敏婷真正進行舉重鍛鍊是大學四年級的事,那時她剛從美國實習回港,「當營地導師需要照顧一群非常活躍的小朋友,不時會抱起他們又或搬運重物,或許因此訓練了肌力。」為充分回復身體狀態,她勤加練習,亦因力量有增,而多作重量訓練。從師兄口中得知,原來香港有團體舉辦健力比賽,加上朋友鼓勵,她報名參加了第一次個人比賽。

健身房中的女生

健身室陽盛陰衰,舉重區更是男性天地,闖入的女生,總被報以奇異目光。敏婷指,「剛開始進健身室,我只停留在跑步機。舉重區都是男人,而且不時嚎叫。遇上不懂操作器械的情況,我也不敢問及投入運動中的他們。」直到讀上一科有關重量訓練的選修科,敏婷才學到更多健身的知識,繼而踏入舉重的世界。耳筒是她的法寶,幫助她專注動作,不因他人目光或言語分心。但避免不了旁人的疑惑:「女仔人家舉重次不怕練到好大隻?不怕沒有男仔鍾意?」專注目標的敏婷表示,這視乎個人追求及心態,相比擁有完美身段,不斷挑戰自己更使她滿足,因此重視運動表現多於別人眼光。

台上幾十秒

敏婷兩年多前首次報名參加健力比賽,至今參與過三次,每次比賽均需花半年至一年時間準備。大學時期,她一星期有六天都在學校健身室,不斷試舉新重量,連場地工作人員也笑說她練習的時間要比自己工時長。而當實習體育老師的階段,她每天下午六時下班,到健身房練習,回家已十時有多,下一天又再早起重複。「報了比賽沒理由不練習。」敏婷把嚴格自律和運動熱情形容得輕描淡寫。健力比賽兩星期前的預賽中,幾次舉重動作均未能及格,挫敗之餘,她因此清楚自己的不足。敏婷說,正式比賽有點像奧運,踏上舉重台,聚光燈之下,全場人定睛只看著她一人。有過預賽的經驗,她相對能從容地面對臨場壓力,專注舉起槓鈴,兩秒內完成了動作。「比賽過程的確一瞬即逝,但為了那個動作練習可久。」敏婷最終成為組別冠軍,更獲最佳舉重選手獎項。


分清舉重與健力
舉重(Weightlifting)包含挺舉、抓舉,動作需求的整體協調性較高,健力(Powerlifting)則分成深蹲、臥推和硬拉三個項目,兩者都講求最大重量的展現。

健力賽,得;障礙跑,亦得

健力比賽重肌肉力量,運動員一般下身、肩背及手臂健壯,以承托龐大重量。一身肌肉的重量大大加重跑步及攀爬的負荷,健力運動員的肌耐力因此鍛鍊較少。敏婷則反其道而行,同時參與重耐力障礙跑比賽,走向跟舉重相反的另一極端。開始時她只以玩樂心態跟朋友一起參加團體賽,過後發現自己表現不俗,便萌生挑戰個人賽的念頭。「現在下身較重,攀爬上來較辛苦;而且向來不是長跑人,心肺功能亦有待改善。不過重量以外,我希望同時鍛鍊耐力,成為更全面的運動員。」敏婷續指,自己還年輕,不希望被框架限制,會多作嘗試。


敏婷工作的地方設有攀爬及障礙練習設施,成了她參與障礙跑的契機之一。

嘗試過,方有放棄的權利

障礙跑比賽兩個月前,敏婷在工作地方意外絆倒扭傷腳部。「當時以為只是『拗柴』,但一直無法走動,只好就醫,發現原來是韌帶二級撕裂,復康需時二、三個月。」她感覺先前練習成果一一付諸流水,非常失落,但一星期後又開始攀爬,鍛鍊無恙的上半身,抱住可作賽的希望,進行有限度運動。不料比賽前的兩星期,手臂又因過度練習,同樣韌帶二級撕裂。大學修讀體育的敏婷明白,肩背勞損,勉強鍛鍊,身體唯有以拉斷韌帶的方式喊停。這方才使她捨棄參賽的念頭,「嘗試過,發現真的沒辦法,才有權利說放棄。」手傷後的一、兩天,她認為下身已康復得七七八八,便恢復鍛鍊,盡量保持身體狀態。


斯巴達障礙賽要求參賽者於跑步途中,攀爬高牆、搬運重物、投擲長矛及在泥濘中爬行,耐力肌力並重。

為自己生活 為自己比賽

敏婷現在是 freelance健身教練,早上完課後,運動練習,晚上再上班。她的大學同學幾乎全部都當上收入及工時穩定的全職老師。「我喜歡教學,但不願犧牲大部分時間,放棄自己想做的,也就是比賽。」敏婷指,當老師也可練習,但限於時間,只能以休閒心態看待運動。現處挑戰重量、挑戰身體的黃金年紀,就算代價是犧牲與家人和朋友相處時間,敏婷也希望把握機會,發揮自身最大潛能。「比賽給我目標,使我向前進發努力,一直進步。」挑戰自己,就是她不斷比賽的意義。

TEXT TIFFANY
PHOTO BILLY
VENUE SASUKE FITNESS
#610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