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得見他們嗎? 展覽細訴工友故事

樓下的保安叔叔,後樓梯的清潔姐姐,公司的速遞員,每天也會碰面;你總是匆忙地在他身旁擦過,抑或會打個招呼,問他安好?這三個基層工種,默默努力令社會暢順運作,卻一直被大部分人視而不見。有一群藝術家,希望透過創作,讓你具象地重新認識這些最熟悉的陌生人。

oxfam3賴憶南《看見不看見》

我是保安員

記得藝術家程展緯嗎?他是樂施會《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展覽參展人之一,十年前發起「請給保安員椅子運動」,最近又為超級市場收銀員成功爭取座椅。這一切,由觀察和關懷開始。很簡單,卻又很難。

另一位參展人余在思(Jonathan)和他一樣,為了解保安行業,決定考牌入行,成為全港30萬保安員之一。

Jonathan:「近十年,這三類人不斷增加,政府有立例保障或規管,但從沒認真地認識他們。」樂施會報告顯示,2014年在職貧窮人口達64萬,他們就生活在你我身邊。但「在職貧窮」的意義不僅是一堆冰冷數字,而是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是真實的生命。「社會對在職貧窮人士有些刻板印象,我想打破,進而開始願意和他們聊天,重新交往。如此,我們談論剝削、強積金對沖等政策,才有意義。」

保安員一天工作12小時,身體過勞,失去社交生活;這些大家都能想像,但都是空泛的概念。「那12小時是怎樣過的呢?站了四小時後,終於可以break,但可以去哪裡?只能坐在廁格裡,或後樓梯,頗為孤獨。不過很有趣,保安和清潔工通常好friend。還有洗碗的人,同一個姿勢、動作,須維持數小時,這是非人的。而這些不能用文字表達,要用身體去經驗。」他把這一年多的觀察和感受,轉化為書法裝置,希望令觀眾能親歷其境,然後設身處地。

oxfam7余在思《遊魂》

去污名化

在香港,擁有一份工不等於有安穩生活。被剝削的不只是金錢和健康,更是作為一個人的尊嚴。這些勞動性工作沒成就感,沒希望,沒自主性;當一個人的生活大部分時間處身如此環境,十分磨人。但我們鮮有察覺,也別說主動去了解、聆聽。策展人謝至德(Ducky)說,在「保安員」的標籤背後,盡是不同人生故事,不是一句「讀唔成書先要做呢啲工」能形容。「不少保安員以前是紡織廠管理層,待遇不錯,對過往感到自豪,但社會轉型被淘汰。他沒選擇,便來當保安。」又因為相同的時代背景,生出共鳴和友誼。Jonathan:「一team人會肝膽相照,又會相約一起去旅行,分分鐘親過家人。我愈參與,愈發現他們也不是想像中的苦,會看到人在逆境中鑽出新的可能性。」

oxfam2

謝至德找來六位名人化身清潔工、保安和速遞員,再對照真正的基層工友,提醒大家他們也是《有名有姓》的人。

oxfam

擺脫無力感 回歸基本

Ducky的攝影裝置作品《有名有姓》,攝下街上的基層工友,帶出每一位都有獨特臉孔和經歷,以及,重要性。「沒有他們,哪來清潔街道?送件又如此便捷?我們是用家,但很多香港人覺得付了差餉和管理費,替我服務是理所當然。你能說現實就是如此,可沒看到那外判的剝削,那不公平,甚至有點看不起他們。」知道了,又可如何做?藝術家們最希望喚醒觀眾的同理心。「最理想是大家回到生活中,能感同身受,多點關心、支持、尊重。當他們遇到不平等情況時,也敢於站出來,像早前理工大學的保安叔叔。」

在這時代,想要改變的事情太多,我們的力量太小。這展覽想鼓勵大家,重建鄰里關係,關注在職貧窮,不再是空講的口號和虛無的大道理,而是你我皆可實踐於日常的習慣,微小卻意義重大的好習慣。

oxfam4廖家宜《清潔工主題樂園》

 

「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
日期:即日至1月27日

時間:11:00-21:00
地點:石硤尾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1 及 L0 藝廊
Oxfam Hong Kong 樂施會

#538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樂施會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