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10月26日
Big Band Night – All That Swing
10月03日
HONG KONG the way it was展覽
09月30日
程展緯:液化陽光 何兆南:不可抗力 雙個展
10月24日
《病房》
10月01日
破繭——香港新藝術家系列
10月06日
第7屆香港素食嘉年華

任俠 黑白是控訴的利刃


黑白色調在電影中除了是象徵意義外,也關乎營造氣氛及描述處境狀況。同以黑白形式拍攝實驗短片作品《螻蟻》的任俠,將故事設定在未來,題材涉及政治,影像間黑與白的對比強烈,彷如一把利刃,直刺觀眾的心臟。那種無形的壓迫感,是導演想像中絕望未來的寫照。

拍攝黑白是選擇

《螻蟻》的故事跟《十年•浮瓜》一樣,借黑白來反映構想中絕望無色彩的未來。但是《螻蟻》將荒謬感進一步推到極致,滲透著大量高壓監控的情景,人的一舉一動都由機器控制,在黑白影像下更顯冰涼。問及對拍攝黑白電影的取態時,任俠覺得不應因為時代趨勢來限制了自己說故事的模式。「以前人們拍攝黑白電影是侷限,現在拍攝卻是一種選擇。就正如現在有人會穿80年代的衣服,這只是一種如何表達自己個性的選擇,拍攝黑白亦然,看的還是故事是否適合。」

導演任俠表示,為作出控訴絕望未來的效果,色調上使用黑白外,畫面還特意沿用4:3的比例,增強壓迫感。

黑白拍攝節省成本

當年希治閣拍攝《觸目驚心》(Psycho),決定用黑白電影形式,不是基於美學觀點,而是他跟電影公司鬧得不愉快,沒有足夠資金拍攝。任俠拍攝鮮浪潮作品《螻蟻》時,同樣面對資金及資源有限的問題,而決定採用黑白拍攝。「《螻蟻》的故事設定在未來,抽離感很強,若以彩色拍攝,美術上便要營造一個充滿未來感的基調和時空,道具製作也要更精細,所需的金錢是拍攝黑白的數倍。」如此一來,選擇黑白拍攝對於新導演來說,也是一個節省成本的好方法。

除為了節省資源外,劇情設定所需及呼應故事基調也是任俠選擇拍攝黑白的原因。從技術層面來說,拍攝黑白電影與拍攝彩色電影的要求很不一樣。無論是燈光、美術或是攝影的方式,都需要事前作大量的考慮和設計。拍攝前任俠參考了不少過往的黑白電影作品,並運用Film Noir的打光法,讓短片有種難以言喻的抽離感。參考舊時的做法推陳出新,是膽量,亦是創意。任俠相信現代黑白電影的威力,遠超於人們想像。

什麼是Film Noir?

Film Noir,意指黑色電影,是脱胎自「德國表現主義」的高反差黑色影像,多指荷里活犯罪題材的電影。40年代至50年代被稱為Film Noir的經典時期,其特點是運用大量低角度的夜景佈光,利用明暗對比法讓畫面出現大量的陰影,營造壓抑、封閉的感覺。此外,故事場景安排在夜晚,女主角都是性感的蛇蠍美人(femme fatale),大街經常下著雨等情景都是Film Noir常見的元素。

TEXT: SAMMY
PHOTO: BILLY、受訪者提供
#62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