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6月14日
傳與承藝術市集2019
06月23日
《深水埗雀仔日》
08月09日
《地下照相館》糊塗戲班
06月14日
《舊課本:那些美好的風景》展覽
05月23日
西爾維奧·珀爾斯坦藏品展 - 奮鬥不息
06月03日
福井洋傘展覽
05月27日
方由美術 彭劍《柳成蔭》
06月07日
《K11 Art Matsuri 芸術祭》浮世絵調原画展
06月05日
《西班牙超現實大師的狂想曲 – 達利》作品展

二十世紀崛起的唇膏與女性抗爭


十九世紀末,娛樂產業繁榮,明星、女演員們大量使用唇膏,令主流社會又再次接受了女性化妝,而美國更是推廣唇膏的先驅。

1867年,B.Altman百貨公司首次引入化妝品進行銷售,令大眾更易接觸及購買唇膏。

二十世紀時,女權運動領袖Elizabeth Cady Stanton和Charlotte Perkins Gilman經常公開宣揚,擦唇膏是女性的權利,是解放的標誌。

Elizabeth Cady Stanton(左)和Charlotte Perkins Gilman(右)。

而到了1912年,美國爭取婦女選舉權進行大遊行,唇膏更成為該次運動的標誌。

二十世紀時,美國籍歐洲都有大遊行爭取女性選舉權,當時的參與者們都擦著紅唇。

經過以上抗爭,唇膏開始被視為抗爭的標誌,亦是女性過去數千年來備受壓制的代表,亦進一步反應了女性的社會地位。

二戰軍需物

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社會經濟出現大蕭條,然而唇膏的銷量卻逆市劇增。皆因在戰爭時期,政府、傳媒及商家,都在鼓勵及推廣女性們塗唇膏上戰場,一來可鼓勵士氣,二來唇膏的大量需求亦促進了工廠進行生產,間接促進經濟。美國海軍甚至開設化妝課程,教導女兵們如何快速的完成妝容。且明文件規定,女兵們在選擇唇色時,須搭配服裝及帽子的顏色。

二戰時期,政府、傳媒及商家都積極推廣女性使用唇膏。

“If you’re sad, add more lipstick and attack.” — Coco Chanel

從此至今,唇膏再不受社會規範而限制,女士們可以隨心所欲的化妝、擦上任何喜歡的唇色。如此一支小小的唇膏,原來背後承載了女性們從被社會壓制的底層,一步步爭取而來的尊重及權利,你還敢小看唇膏的魅力嗎?

Editor’s Pick

Lancome X’mas Limited Edition L’Absolu Rouge #132 $260

Clarins Joli Rouge #744 Deep Rose $220

GIORGIO ARMANI Ecstasy Shine #400 $285

NARS AUDACIOUS lipstick #LOUISE $275

#587 Beauty Feature

TEXT-CHUCK

PHOTO-網絡圖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