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三年學成紮舞火龍 廿歲仔:「我只想薪火傳承」


一提到中秋薄扶林村舞火龍,不少年青人聽得一頭濛水,只會聯想到「傳統」、「工藝」、「老師傅」等等。作為香港中秋傳統習俗,除了靠上一代的智慧,亦需要下一代願意接捧。今年20歲的薄扶林村居民陳棟宇(阿宇),對村內習俗本來興趣不大,直至三年前遇上正在獨自紮火龍的吳剛乾師傅,對方一句「後生仔,可否過來幫幫手?」,從此與舞火龍結下不解之緣。

阿宇

對村內文化 由冷淡到上心
眼前帶點木訥的阿宇,說話簡單俐落,唯獨談起火龍,就不禁露起笑容。「以前我對舞火龍無甚麼感情,純粹覺得舞火龍的人好型!」性格慢熱的他,與村民的關係不深,還曾誤以為吳師傅姓朱(因以前經營豬肉舖而被稱朱老闆),但吳師傅非但沒有介意,逐一把龍頭、龍身、捆禾草、紮鐵線技巧教授給他,「師傅話失敗拆過不緊要,最重要不斷試,學到的知識就『袋入自己袋』。」每年如是紮,今年已能獨立紮龍,還親自上陣舞龍,把師傅所傳授的充份發揮出來。

紮火龍主要有數個步驟:

1. 先把竹劈開

2. 再用腳踩竹條改變弧度,做成龍身支架,過程所以要用陰力把握力度,不然會踩斷


3. 蓋上禾草,撮成一團作龍身,重覆數次


4. 用鐵絲紮起禾草後,最後上香完成


紮過火龍後,阿宇會再檢查鐵線,確保不會界手。

禾草邊到黎?

牛奶公司於薄扶林山頭曾經有個大型牧場,裡頭飼養了過千隻乳牛,為全港供應牛奶。當時不少牛奶公司的工人,都選擇遷到薄扶林村居住,方便上班。牛奶公司每天都以禾草餵飼牛隻,故有不少禾草存貨。臨近中秋,牛奶公司會分少量禾草予村民用作紮火龍之用,雖只是不成文規定,但足以感受到村民與牛奶公司的人情味和共存方式。直至1972年,牛奶公司被收購,村民只好選擇從內地來貨,維持至今。

敏感發作 無阻紮龍熱誠
紮火龍離不開數個步驟,唯易學難精,阿宇指最重要「交足學費」,「紮完火龍回家沖涼,忽然感覺痛楚,才發現雙手都損了!第二天同學好奇問我是否自殘。」他最辛苦試過一晚與師傅起好一條火龍,邊紮邊流鼻水,雙手痕癢,「一接觸禾草便會頭重重,像患上重感冒般,始知自己對禾草粉敏感。」師傅著他之後只負責紮龍頭,把龍身交予其他人做,但他不放心,冒住敏感發作,於工作坊亦不時悄悄檢查和協助紮實鐵線。他笑言最大的願望是:「學多點師傅所教,將來再教子女,做到薪火相傳!」表面雖然冷酷,阿宇卻對火龍抱着一股熱腔腔的執著,深信着村內傳統的價值,值得堅守。

火龍的「八字」


火龍主要分為龍頭、龍身和龍尾三部份。龍頭由竹枝架構成,龍身則於舞龍當晚才插上香。而龍頭步驟最為繁複,尤其「龍頭甲字」(用來支撐龍頭的三枝竹,看去上像「甲」字)。阿宇指裝篏竹時,距離要預先計好,相差1cm 都會影響平衝和觀感,故稱為八字,為龍的精粹。


今年中秋前一個月,有不少公眾踴躍報名,為火龍出一份力。


師傅與阿宇感情深厚,他亦不時提點阿宇紮火龍細節。


臨近中秋,他時檢查龍頭配件,細心檢查。


圖為阿宇去年為火龍上香情況。



中秋節,走進薄扶林村及大坑,會發現在一片鑼鼓聲中,眾多村民舞動著火龍在街道上穿梭。舞火龍傳統源於19世紀,居民為求消除瘟疫而起,如今成了香港獨特的風俗,2011年更被列為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八月十四日都有火龍?

舞火龍由薄扶林村火龍會主辦,一般會在八月十五中秋正日晚上舉行,然而由去年開始,薄扶林村於八月十四日亦有舞火龍,尺寸雖比正日細一半,仍深受村民歡迎。細火龍背後的來頭,就由薄扶林村火龍會副主席及主辦人代表蕭昆崙解說。

M: Metropop 蕭:蕭昆崙

M: 舞火龍一般會在中秋正日舉行,為何由去年開始舞火龍亦會於八月十四出現?
蕭: 。因十五的火龍過於大型,未能進入比較偏僻及窄路的地方,不少街坊表示對『只聞其聲,不見其影』而失望。畢竟各位村民對火龍都出錢山力,於是保育小組就決定多舞一天,尺寸亦設計成方便火龍行走,可逐家逐戶讓村民祈福。

M: 為何青一色由年青人負責?
蕭: 過往紮龍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一輩,後來考慮到村內年青人無機會落場做舞火龍,於是靈機一觸,把八月十四日舞火龍重任交予後輩,由他們親手紮再親手舞。龍的尺寸細一點,亦適合十多歲的年青人參與。

M: 是有傳承的意思嗎?
蕭: 當然!傳統重要,但始終需要有下一代接棒傳承嘛!希望鼓勵多點年輕一輩參與,所以我都以身作則,不時都叫7歲兒子落場幫手,不知多積極!

M: 薄扶林村舞火龍不及大坑般對外,為何這數年開始多了讓村外人參與?
蕭: 的確薄扶林村是針對村內需要多點,近十年不時面對拆村疑雲、發展商虎視眈眈,作為住民,不禁反思如何對村的保留作出貢獻。我們可做的不多,唯有邀請多點村外人參與其中,讓更多人了解背後的文化,同時想帶出舊村能否與現代化的都市共存的反思。

一條龍約長15米,近兩年因人手增多,只需四日已可完成紮火龍。

蕭昆崙和兒子正一起紮火龍。


薄扶林村還不時舉辦導賞團和體驗紮火龍,年齡不限,讓小孩更多機會接觸傳統文化。


薄扶林村是香港少有超過二百年歷史的村,故村內人都希望可以保留舞火龍文化,同時保衞家園。

圖為村內紮火龍木棚,內裏掛上不少吳師傅紮火龍的照片。


今年的義工還包括一班港大學生,其中之一的Vincent,坦言對舞火龍認識不深,直至住進宿舍,閒時經過才知悉薄扶林村的存在,「Year1 有次受邀幫手,覺得紮火龍好玩,就年年來做義工,做到今年畢業了。」他還試過造迷你龍頭放在宿舍做推廣,於校內辦薄扶林村文化展覽,他笑說:「這裏已經是我第二個家!」

Vincent

Vincent今年還帶同數位大學朋友來紮火龍,學習傳統工藝。

#575

TEXT: Ellie
PHOTO: Barry、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