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7日
Secret Theatre 互動劇場企劃 全新世界巡迴首演
09月07日
我城 ∙我聲
10月06日
《Sip3 時間》
09月22日
「藏木於林」群展
10月12日
「一脈」台灣美學設計展
10月04日
「糖衣包裝」劉瑋珊及葉皓賢聯展
10月10日
「彼岸」貝瑞.麥吉個展
11月04日
柏林藝術節 2019
10月29日
第16屆香港亞洲電影節2019

一抹城市奇景,遍牆街頭海報!


有說懸在上空的招牌是香港奇景,想來,街招不也是?可不止說寄生燈柱和欄杆上小張的那些。走一趟彌敦道就好(尤其夜晚),各式海報默默鋪滿銀行外牆、空舖門閘、工地圍版。好一抹平常但詭秘之光景,令人好奇……

上世紀電影奇招

今時今日,除了地產廣告,街頭海報多是話劇、音樂會等活動宣傳,當然亦時見夜總會、芬蘭浴的。然而那些年,最矚目原來是電影海報,且聽《香港影院搜記:影畫爭鳴》的作者,同是電影迷的黃夏柏娓娓道來。 「現在已少見隨街貼的電影海報了,印象裡九十年代中仍有,想當年鋪天蓋地,大小都有。聽五六十年代在戲院工作的前輩憶舊,他們不其然提到貼街招海報的樂事,基本上就是有招拆招,牆壁有限嘛,見你剛貼好,我便蓋上去,都是一場空間爭奪戰。」 這不足為奇,那年頭看電影已是大眾娛樂,在有限的宣傳渠道中,貼海報成本低,不過法也犯定了,有趣是政府似乎一直「隻眼開隻眼閉」。話說回來,誰負責貼?答案出乎意料。「到八十年代,李居明乃當時新藝城電影公司的宣傳部主管,他說他帶起另一波風潮:召集一班很有心的影迷,周末時幫忙貼電影海報,主要是油麻地和旺角那段彌敦道。」貼著貼著,才啟發一些人的生意頭腦,乾脆把張貼街頭海報,演變成一門生意;電影卻不依賴這方式宣傳了。
六十年代末,灣仔街角一隅。(網上圖片)

現代潛規矩

現在街頭海報的奇異之處,在於入夜後,它們馬上進駐銀行門口那大塊玻璃,無孔不入。何以這樣?筆者曾致電提供街頭海報張貼服務的公司,得到的回覆竟然是:「這都可算香港的傳統,某程度上已得銀行默許,只要在清早把海報撕走就可,是個共識。」說起來毫不忌諱。 那些公司的運作大概如此:客戶付費後(1,000張起跳,$3.5一張,共貼三天,即每天300多張,包印),便會派員在晚上貼海報,散落油尖旺,無須選地方,貼好會拍照透過WhatsApp讓客戶得知實際位置。整個流程非常有系統。 問起法例事宜,對方亦著筆者放心:「費用已包含告票了(告票?)。食環署人員看見我們貼海報會發告票。(常收到嗎?)偶然吧。而且,他們執法只針對貼的人,不會考究是哪機構的海報而作追究,所以不用擔心。」據說,如果海報張貼在私人物業如銀行門口,只要不影響治安,署方基本上不會理;若是公眾地方又另作別論。
不過撕落的痕跡帶來難以言喻的美感。

老外看街頭海報

早就見慣見熟的城市風景,看在外國人眼裡,可是難得的創作靈感。年初,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邀請到著名葡萄牙藝術家Alexandre Farto AKA Vhils來港辦個展。記得南豐紗廠牆外一大幅刻鑿出來的女工肖象嗎?那就是Vhils的大作,他擅長以「減」的方式塗鴉。個展中,Vhils有些作品也正用街頭海報當畫布,想不到這成了他感受香港的一扇窗。
“Scratching the Surface” © Alexandre Farto / Courtesy of HOCA 基金會 m:metro Pop V:Alexandre Farto AKA Vhils

相關文章

m是甚麼啟發你在香港的街頭海報上創作? V: 其實我在不少地方都做過類似作品。各式街招,都是我們走到街上迫著要看的視覺元素,避無可避。我甚至覺得,各處街頭都有這些海報,或多或少削弱了地方特色;唯一不同,可能只是海報上的語言。 m如此說來,你還覺得這些街頭海報,是香港的獨有風貌嗎? V: 還是覺得!雖則很多大城市都有這樣的角落,但香港最特別的是速度。你看,大部分海報沒可能見得多過一天,轉眼便被人撕走,破壞,甚至有新一批掩蓋,實在太令人驚奇。換句話說,這部分的香港街景也瞬息幻變,反映這個城市的性格和步伐,沒有給人足夠時間吸收和適應,然後又變了。所以,我才說自己的作品是一場「城市考古」,從中揭示一處地方的社會、經濟及文化特色。 m創作過程是怎樣的? V: 我會先撕下一些海報,然後在工作室裡弄成一整幅肖像,入夜後再貼在街上。而他們都確有其人,一些我遇見的本地人。 m說到尾,這些街頭海報都是非法張貼的…… V: 我倒沒有太大顧慮,反而覺得把它們化成藝術空間是很有趣的事,其實藝術家以至普通人都可視之為一個表達平台,暢所欲言,反正很快又會被新的海報蓋過,不停流轉。 最高罰款一萬元 根據《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任何人士若未經許可在政府土地及公眾地方張貼街招或海報,即屬違法,違例者最高可被判罰款一萬元。 #512 metro Pop Text:Nicky Photo:Billy、香港當代藝術基金會、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