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9月19日
門小雷 「藻與浪與無限」
09月21日
「20/20」周年紀念展覽
09月12日
JCCAC 手作市集 Handicraft Fair
10月05日
第十五屆亞洲當代藝術展
08月30日
今井龍満十周年個人展覽
09月12日
Cine Italiano!—香港意大利電影週
10月09日
香港歌劇院隆重呈獻 威爾第《弄臣》
08月23日
「夾軟糖」藝術展覽
09月15日
「花落。水熊阿蟲爛作品展」畫展 @不貧窮藝術節2019

一念無明



來自鮮浪潮的聲音

近年香港電影冒起了不少新鮮的名字,就像年初的《樹大招風》,由杜琪峯擔任監製,意外起用了許學文、歐文傑和黃偉傑三位新導演,電影口碑不俗,甚至入圍今屆台灣電影金馬獎。同樣入圍的,還有余文樂和曾志偉主演的《一念無明》,導演黃進和編劇陳楚珩都是80後電影工作者,影壇幕後之新血。這群生力軍,有一共通點,皆是從香港短片比賽「鮮浪潮」出身,黃進形容,「鮮浪潮」舉辦了十年,是讓有志者投身電影工業的入場券:「畢竟它成功培育了一群有潛能的人,讓他們得到人脈,進入電影圈。」

與傳統的電影人略有不同,新鮮人鏡頭下的電影世界,包含著新思維,以及一股新的力量。電影不但是娛樂和藝術,也漸成為新一代發聲的方式,陳楚珩認為:「年輕的電影人,想藉著電影去紀錄香港,想說香港的故事,《樹大招風》說的是二十年前的香港,《一念無明》說的是現在,都是一種表達土地情懷的方式。」黃進則補充指:「常會討論到何謂『本土』電影?是否有香港的景?有多少香港的演員?更重要的是,它能否觸及到城市的精神面貌。每個時代的精神面貌都不同,每個時期都有不同氛圍,九七回歸前,就算是喜劇片《表姐你好嘢》,都會清楚看到大眾在當下的集體情緒。」他認為新生代的電影人,實際上是各自分工表述了不同想像下的香港。

《一念無明》故事背後讓人好奇的是,導演和編劇是情侶,也是電影伙伴,這樣的合作關係,是更有默契,還是考驗了彼此感情?「鬧交,鬧得可激烈了。」黃進笑言:「就因為我們是情侶,所以更會經常鬧交,但不鬧交,大家就不會把想法說得那麼清楚。普通的合作伙伴,很多時都以跟對方保持良好關係為前題,但我們之間有另一重私人關係,因此更加了解和信任對方,討論時就會更加直接,去得好盡,隨時都可以『反檯』。」陳楚珩也坦言:「因為我們都相當清楚對方脾性了,當劇本細節需要修改,我還是很放心,我知道它不會毀掉我們的關係。」無獨有偶,他們的合作關係,也正好是《一念無明》想要帶出的訊息:「兩個人要直面對方最差的一面,才能真正了解、溝通。」

限於成本,《一念無明》拍攝時間只有十六天,讓導演和演員都處於繃緊狀態。既是編劇,也是女朋友,原來陳楚珩也會參與拍攝現場的工作。前期創作結束後,身為編劇,就不得不深藏功名,畢竟片場之中,導演最大。雖說於二人感情無損,但訪問途中,編劇冷不防淡淡說了一句:「不過我覺得,導演還是不應該改對白……」導演則假裝沒聽到。牙齒印,也算是種情調。
metro Pop #529
Text : Jerry   Photo : 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