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11月13日
冬日「影」畫館
11月07日
JCCAC 手作市集(12月)
11月01日
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
12月20日
「Banksy: Genius or Vandal」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
10月26日
「純真的渴望」森本由貴子個展
10月23日
「貳頁 - 看好設計」展覽
11月16日
Banana Effect《Game of Life II:你說謊?我淡忘...》
10月12日
《LIFE MART x HKJSA・手帳主題市集》
10月08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海報展最終回

【電影】《七月與安生》:像她們這樣的一對女子


《七月與安生》,內地網絡小說改編電影。
像七月和安生這樣的一對閨蜜,交織一段糾結難懂,愛恨相纏,同時超越一切的友情。女生的世界,那樣微妙,極sophisticated。
導演曾國祥雖為男生,但理解到,投入到,讀完劇本第一感覺反而是:「羨慕她們能找到對方,在茫茫人海。」
(一項補充,電影共入圍金馬六項提名,不簡單。)

唯獨是女生

原著作者是安妮寶貝,在內地很紅,誇到有人在微博「警告」曾國祥不要眼高手低。21頁故事,演變近兩小時的映像版本。
「七月第一次遇見安生,是13歲的時候。」她們自此形影不離,兩生花。後來有個叫家明的男生,搗亂二人關係──「七月明白到,人生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分享。」愛過,恨過,壓抑、爆發過,折磨又傷害過,終究友情比甚麼都穩固。
先旨聲明,不是標榜性別定型,只以此切入討論。導演也沒有用性別(之別)思考故事,但認同換轉是兩男一女,確實兩回事。「女生之間,會計較細微東西,導致爭拗,男生簡單很多;不過到關鍵位,女生又放得較開,可為對方犧牲,男生講原則。」

一個男人,搗亂七月與安生之間的感情,幸好友情終究比甚麼都堅牢。

一內歛,一張狂

弔詭地,即使是演安生的周冬雨,原來都曾感歎「女生的關係這樣啊?」(曾國祥說她「男仔頭」,她說她跟曾國祥是哥兒們)她頓了頓再補充,「她們性格各走極端,互補。」
七月(馬思純飾)的確比較單純,有家庭護蔭,循規蹈矩,追求安定;安生則叛逆一點,極自我,擁抱自由──只是表面上。劇情繼續發展,前者竟又比想像中強悍,後者有鮮為人知的脆弱一面。揣摩二人,請先掰開層層外衣。甚至有人說,七月與安生,根本是一個人的兩面向。
而這樣的角色塑造,以及電影後半好一段(且相當關鍵的)故事脈絡,是編劇改編原著時外加,不得不說效果不俗。

【編劇之一:林詠琛】四個編劇裡,有個熟悉的名字──曾獲倪匡表揚的作家林詠琛。如果話內地年輕一代讀安妮寶貝長大,香港的年輕一代,好些不也是讀林詠琛的小說大嗎?
曾國祥:「監制(陳可辛)收到劇本時已歷經幾次改編,仍未甚滿意。最終找到林詠琛,殿定現版本大部分基礎,再交由內地編劇潤飾。她是這部戲的靈魂人物之一。」

導演必修課

曾國祥不是導演初哥,前作有07年的《戀人絮語》,和尹志文聯導。獨導長片,就真的第一次。但,這也不是他的最大顧慮。
補充一點,安妮寶貝之原著03年出版,被譽為內地80後的集體回憶。「所以部戲要很寫實,我最擔心觀眾看得出是香港人拍,覺得離地。過程中,第一要很相信內地編劇。第二,畢竟故事由九十年代橫跨至今,故跟美術、服裝等必須仔細溝通,那怕只是一件家裡擺設,用的手提電話等小道具,都不能犯駁。」見微知著,看得出導演用心。

拍在青春片氾濫時

但現實也是青春片已然氾濫,《那些年》後遺。
類近題材,錯過黃金時間,不怕觀眾審美疲勞?導演這樣答:「成長的確是電影一大元素,但我由頭到尾都沒覺得這部戲是青春片──它說兩個女生的人生,說友情,說經歷,命題大很多。」
但始終,觀眾賣不賣賬,共鳴還是關鍵。反高潮地問:怕香港觀眾難代入嗎?導演心知,當下香港觀眾,未必情傾內地題材,「但雖然電影很寫實地描述一個在內地發生的故事,箇中要說的,其實任何人都能relate到。這樣看,部戲沒有地域限制。」認同。觀影後,不甚覺有距離感。

陳可辛監、曾國祥導

此監導陣容,怎不令人想起UFO年代,以及陳可辛和曾志偉的情誼?而你或不知道,當年曾國祥,由陳可辛的助理兼公司打雜做起,不被優待。陳可辛說,《七月與安生》是監制過最喜歡的作品,大概也是對曾國祥的一個肯定。
#527 metro Pop
Text: Nicky
Photo: Wai(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