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樂隊】不開派對的青年


近年竄紅得最快的台灣獨立樂團,非「草東沒有派對」莫屬。這個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樂團名字,是來自四位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學生,平日愛在陽明山上的草東街玩板而來。在punk與油漬grunge之間遊走的重拍節奏,加上一把聲嘶力竭的歌聲,似在訴說著一整代人的鬱悶與憤怒。

成長後,沒有派對

樂團今年二月才正式推出專輯《醜奴兒》,但去年就在Legacy台北開唱並全場爆滿,令不少獨立樂團羨慕不已。他們的歌曲有一種撕心裂肺的愁苦,跟廿三、四歲的年紀豪不相符。樂團雛形「草東街派對」在2012年已形成,但經歷過一些成長難題和無奈的人事變動後,決定更改樂隊名字,曲風也開始轉變,更如此介紹自己:「高台不可望,望遠使人愁。於是青年沒有派對。」

教人直視現實

關於loser(台灣人稱為「魯蛇」)的社會控訴式音樂創作近年不缺,樂團「那我懂你意思了」是近年代表;但「草東沒有派對」與別不同的是歌詞,並不止於同仇敵愾式的表達,也不是文藝掛的;而是日常、直白的,刺中要害後引領聽眾走往更深的反省。大部份歌詞是在設想一個人物角色,或從他的立場發聲(《我先矛盾》及《醜》),或與他對話(《大風吹》),又或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他與自己的對話(《山海》)。他們作品虛無而憂鬱,希望透過思考「魯蛇」何以變成「魯蛇」,帶出社會現狀。
https://youtu.be/j2311FZWoFQ
#504 metro Pop
Text: Lorraine
Photo: 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