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Up
07月26日
奇華工作坊中秋限定課程 Sanrio人氣角色果味乳酪奶皇月餅班
07月19日
設計光譜「壹物——現代設計力」展覽
07月04日
WMA 映香港攝影比賽作品展 - 機遇
07月13日
宮崎駿的德間書店海報展
07月12日
創意媒體學院年度展 2019 — 相變
07月22日
JCCAC 夏日影院
07月22日
Craftholic Kung Fu Run HK 2019
07月19日
T.O.P SUMMER BEER JAM
07月11日
Reebok Instapump Fury Ree-work it! PUMP! 藝術展覽

【文藝‧雙身】自戀與自卑:黃嘉淇&黃嘉瀛


自戀與自卑:黃嘉淇&黃嘉瀛
儘管在外人眼中,姊妹兩人是活在同一圈子裡的,姊姊黃嘉淇(Alice)卻自覺不是太過藝術,她是一板一眼的藝術活動搞手,就跟涉獵不同媒體創作,有攝影有錄像也有畫作的妹妹黃嘉瀛(KY)頗為不同。「其實我們有三姊妹,以前是同一所幼稚園、小學、中學,會考之後,跟我們一樣讀理科的她,本來夠分升讀原校,但還是毅然轉了去另一所有視覺藝術課程的學校讀預科。」黃嘉淇憶述:「如果跟隨我們,我不知道她會變得如何?我想,她應該是不可以在主流的教育體制中生存的。」姊姊客觀地回想,離開主流去讀藝術,對妹妹是有幫助的。黃嘉瀛聞言反駁:「不是呀,我都很主流的,有考A-Level和入大學。」
中大藝術系畢業的黃嘉瀛,創作媒介廣泛,也不乏意識大膽的攝影和繪畫作品,對於姊姊,她直白地形容為一個資深的藝術行政:「以前為劇團工作,統籌過不少本地和海外的藝術活動,現在則主力在Sound Pocket推廣聲音藝術。我不知道她實際上的工作內容,但我知道她是一個策展人。」就像在同一圈子裡的兩個極端。雖然並不具體了解彼此從事的工作細節,但彼此都自覺是理解對方的。黃嘉淇說:「可能後面的細節我沒問太多,但我了解她的整體。」黃嘉瀛也認同:「甚至我覺得她比其他觀眾更理解我的,大家常討論,作品和藝術家是否能割裂去欣賞?畢竟我有個人情感投放在作品上,如果你理解我的過去,對作品會有更多的解讀。很多時我不用解釋,她都知道。」

從事的藝術範疇性質接近,經常都會在工作中見到對方的名字,黃嘉瀛說:「好像上兩星期Basel Week,我們兩個在場內都有各自的Project。」黃嘉淇也承認,是會份外關注妹妹的動向:「第一是基於我本身是策展人,策展人的工作之一就是要知道香港藝術家的近況。第二是因為我是家姐,大家都會問我『黃嘉瀛最近在忙什麼?』雖然我沒有義務一定要答得出,但我是策展人,還是會想告訴對方一些詳情,要讓人知道我是稱職的。」聽她說來,七分公事,也有三分私:「而且都是家姐的特質,如果她做得不好,我真的會鬧她。」黃嘉瀛笑著回應:「不算壓力,反而她對你說的,最信得過。」她們覺得,對自己人才會到肉,說話最真實,也不怕傷害到感情。「總之,在家裡會鬧,但一出門口就不會說。」黃嘉淇如是說。

作為策展人,黃嘉淇(左)坦言做事喜歡按計劃進行。黃嘉瀛(右)則承認自己比較多即興的念頭:「可能因為我是妹妹,我就不太顧人感受,想做就想。」

妹妹眼中的黃嘉淇,有一種專業感覺。黃嘉淇認為這是由於工作上的自己,在策劃、行政部分比創作部分做得更好。姊姊則形容黃嘉瀛有太多Freelance,不算一個全職藝術家。黃嘉瀛則笑著反對,指其他工作只是支持她繼續做藝術。

只有姊妹看得穿 其他人不敢說的弱點,從小到大的好姊妹卻最了解。黃嘉淇想了片刻,忽道:「基於黃嘉瀛有過一些裸照作品,大家往往會覺得她很大膽,但在我看來,並不是這樣的,她內心有一點虛。」黃嘉淇看著妹妹,續指:「有時人愈大聲,愈反映自己自卑的一面。雖然在她的作品中,經常有自己的出現,會有裸露的畫面,別人會認為她是自大、大膽的,但其實她骨子裡是自卑的。」說罷,黃嘉瀛點點頭,沉默了半秒鐘,便爽快承認自己確是這樣一個Attention seeker。至於妹妹眼中的黃嘉淇,她說:「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她是有點強迫症。」黃嘉淇認同:「一個人的優點總是一個人的缺點嘛。」